祥义二字,取自创办人张祥斋的祥字与冯保义的义字,寓意天降祥瑞、恪守信义。

祥义号以丝绸制衣起家,因创办人身份显赫,制衣业务深入清朝内宫。慈禧太后的寿服、宫内自用的宫服和戏服、大臣们的朝服皆经此而做,因做工精美,质量上乘,口口相传,继而京城的达官显贵都汇聚到此定做服装。

在为内宫制衣过程中,因小德张从中牵线说项,慈禧遂同意由宫内绸缎贡品折合银两当作加工宫服的费用。由此,祥义号开始对外经营宫内的贡品绸缎,把皇室的丝绸用品引入民间,广受欢迎。清末民初,祥义号一跃成为北京绸布业八大祥之一。

其实呢!一个是老字号,就是品牌的力量,另外一个就是贡品的概念,说白了,其实就是最早的奢侈品雏形。

只不过中国的人比较多,精英阶层在那个时候比较少,而且只有那些显赫的的达官贵人才拥有那种东西,人们是渴望而不可及也。

李忠信知道,后世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是世界上奢侈品消费最多的一个国家,因为中国人手中有钱了,开始学会了享受。

他们距离三清宫已经很远。

邱晨等人,与方川他们二人并不融洽,也没有过来与他们说话。

对于余成龙,他们也是敬而远之。

“你说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余成龙与方川盘膝坐在飞舟的边缘,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方川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他们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

“是啊。”

余成龙点了点头,“他们之前突然消失,又突然跟天德子在一起,而且,他们说我们掌教要对你们掌教不利,这个消息又是哪来的?”

方川想了想:“还有就是,他们为什么要说这个消息?”

两人思考了片刻,并没有任何的线索。每次兼职总被总裁遇见

余成龙转移话题:“你说,庄游龙会不会来阻截我们?”

方川笑了笑:“我感觉他已经在附近了。”

“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太一真人也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旁,微笑着对他们说道。

方川回头,见到了太一真人,连忙拱手:“掌教。”

我刚领了一份,这种新型的推广模式很有新意,而且饭菜吃起来,口感一流。

据说,店主就是提供特色菜给丽宫饭店的供应商。

我对我们县城有这样优秀青年农业好手,感到骄傲。

这就说明,咱们丰盛县具有巨大的商机,能吸引年轻人回乡创业。

丰盛县的工作机会并不比大城市的少,我也借着这个机会,在这里呼吁一下。

有志向的年轻人,不要一味把目光停留在大城市,咱们丰盛县城也很需要你们,回来一起打造最美的丰盛县。”

殷德高觉得自己说的这一番话,很有水平,很有急才。

好在刚才殷素跟他说了一些林田的信息,不然的话,他自己捏造不出来。

“谢谢殷部长!每次兼职都被”

采访完殷德高之后,陆小平想去采访店主。

林田看到记者和摄像朝他走过去,脸色有些不自然。

他是个不爱高调的人,看到镜头就有点抗拒。

他下意识用各种身形来躲避镜头,以免被拍到正脸。

但他又不能硬挡。他的实战经验是比大牛丰富,可他的匕首却是短了许多只合适用来贴身搏杀,而大牛的水火棍是一寸长一寸强。如果硬生生的接下大牛的棍法,他的匕首是占不到半点便宜。

一个堂堂的赏金猎人,在一个一个山野村夫面前被逼得连连后退,这面子丢大了!

“哈!”

无奈之下,偷鸡者只好点出了三下,三下都击打在棍端,三下点出,虽然震得大牛手臂发麻,但大牛的易筋锻骨功已快练到了第一层,身体远比普通人强悍,微微一转血气之下,手臂立即恢复,主动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中。

大牛得势不饶人,手里的水火棍闪电般挥动,一百多斤的铁棍在他手里是如同树枝一般的轻巧。

“唰唰唰唰唰”的棍风之声中,一口气连续的点出了十多下。

大牛这十棍,每一棍的角度和速度都有所不同,但每一棍都是那么的快,不红就要回去修仙那么的霸道,棍影是不离偷鸡者三寸,以偷鸡者的修为和打斗经验,愣是被大牛牢牢的压制住,想要施展反击都办不到!

陈茹已经决定了,等闻红艳还了钱,就给闻樱报个夏令营。

不,今年的夏令营已经太迟了,可以报个寒假冬令营。

京城舒露去过,闻樱就不去,要报就报陈丽给邓杰、邓皓兄弟俩报的那种,直接去香港,去日本!

闻樱的确是故意挑拨。

但她没想到陈茹这么给力。

桌子上的金镯子怪眼熟的,之前还戴在闻红艳手婉上?

闻樱难以置信,她妈不像是能强撸闻红艳手镯的人。

陈茹身材匀称,做的也不是体力活,哪里打得过身材偏胖的闻红艳嘛。

镯子当然不是陈茹抢的,是舒露硬塞给陈茹的。

闻樱听说了事情始末,越发不敢小看舒露。

舒露才多大呀!

成年人都未必能把话说得这么滴水不漏,扭转劣势挽回形象,舒露就能,可见智商和情商这两种东西,和家庭教育有关,也不全靠家庭教育,自身的悟性同样很重要——舒露上辈子回到老家,享受了闻东荣同志的照拂,每次兼职都裁撞百度云过上了安稳优渥的小日子,不知算是受到了成全,还是被拖了后腿。

大牛在众人怂恿下,热血上头,扬起拳头就挥出,偷鸡者想不到大牛真多敢打自己,脑袋一缩,闪避过去,身子要向后跃出才是发现大牛的拳头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服,只得以后掏出一把比赛超大牛的手腕削去。

大牛自然不敢用手去挡匕首,只得松开了他的衣服,偷鸡者也是怒容满面,尖声喊道:“山野村夫,不好好教训你,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睛了!”

言毕,他手里的匕首,毫无征兆的化成了雨点一般的光芒,瞬间斩向大牛扑去。

“唰唰唰唰唰”的刀风之声中,一口气连续的斩出了十刀之多。

偷鸡者虽是九品修为,这匕首用得着实不俗,陈修都是暗暗点头:“洪荒大陆上的九品高手战技上的运用是越超地球上的世家弟子,难怪当初陈大有从洪荒大陆来到地球如此目空一切,根本不把八大世家的老祖宗放在眼里,他果然是有骄傲的资本!”

大牛虽也是练成了《易筋锻骨功》第一层,实力不在九品真气修为之下,不过平时他只和陈修、阿毛和阿虫演练过,从没有实战过,面对如此迅捷的匕首攻势不禁是手忙脚乱,节节后退。

赏金猎人挣扎了几下,居然是挣脱不了大牛,也是怒道:“放不放手!”

“你赔钱我就放手!”

赏金猎人是呲牙一笑:“老子在青木郡的会仙楼吃吃喝喝都不给钱,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拿你们村子的一只鸡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还敢管我要钱!”

“你……你……”

大牛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辈一时无词,将水分棍一插在地上,扬起拳头就要打。

“来……来啊……”

赏金猎人见大牛力气是不俗,想着他不过是个猎户而已,心中也不惧怕,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种你就往这里打!”

大牛一张脸憋得通红,怒道:“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大牛,打他!”

“揍死他!”

大声喊打人的却是阿虫和阿毛这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屁孩,他俩一喊别的村民也是纷纷跟着叫起来。至于别的赏金猎人,他们和偷鸡那人也不是相熟,个个是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啊!”

可是林田却提出不露脸的说法,让人费解。

陆小平倒也没有勉强林田。

“好的,林先生。”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小平对林田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采访的最后,林田主动加了一句话。

“我名字叫做林田,店铺是田园林家小店,欢迎大家购买我们的产品,包好吃。”

陆小平愣了愣,这一波突如其来的广告,他有点措不及手。

其实,林田说出这句话,除了打广告之外,还有一个意图。王氏集团知道自己的名字,作为年夜饭的入门券。

采访完林田,陆小平在李丽珍的指引下,扫码买了一份杂菜。这个时间段,米饭已经没了。

陆小平对着镜头,闻了闻手中那碗菜,神色享受。

“观众朋友们,我已经拿到传说中好吃得不得了的饭菜了!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跟大家说的那样好吃。”

他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摄像师给了他一个特写镜头,把他的表情完整地呈现在镜头面前。

只见陆小平吃完一阵发愣,神情呆滞,没有说任何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