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赶紧把人交出来。”

萧令急的大喊一声,还拿了弓箭指着余有才:“要是不交的话,爷爷这便取你狗命。”

余有才看着萧元带的那些明显带着杀气的兵勇,再看看萧元那一脸的肃杀之气,他就有些腿软。

“赶紧的,到处打听一下,萧家的女眷都在哪,找着了给爷押过来。”

余有才大声的吩咐,他也不敢在城楼上呆着了,几乎是跑着下了城墙。

他才回家,就看到管家脸色惨白的迎了出来:“爷啊,您赶紧看看吧,咱家来了一群煞星。”

“什么?”

余有才跟着管家进屋,一进正堂,就看到三个长的各有千秋,但都很漂亮的女人坐着喝茶,这三个女人身旁还跟着六个小姑娘。

那六个小姑娘也都长的水灵灵的,看着很是漂亮可爱。

“你们是?”

余有才有些不太好的想法,他想,不会这么倒霉吧,莫不是这些人就是萧家的家眷?这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把人抓了来?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陈梦,也没有幸免,开始帮陈楚收拾起东西来,一早上比起陈楚都要累的多。

几天之前齐若芸已经离开了安阳,她提前前往了燕京,当时邀请了陈楚,齐家找来了一个做企业的亲戚,开车送齐若芸前往,前世的时候,隐婚小娇妻霆爷请低调陈楚跟着一起过去,一路上可以感受到来自齐家亲戚的,那种带着鄙夷还有不信任等目光。

上一辈子陈楚不介意,不过这一世,他可不会再受那份罪了,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所以陈楚拒绝了齐家的邀请,直言有事要做。

对于陈楚的选择,熟悉齐若芸性格的陈楚,知道齐若芸没有说话,可直接转身离开的身影,还是看得出,齐若芸对于陈楚这个选择的不满!

陈楚将东西放在一旁,这时候房间里,跑进来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陈楚见到鬼鬼祟祟的陈梦,一进来就跟做贼一样,将房门给关了上来。

见到陈梦的样子,陈楚不由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梦这时候,一脸的舍不得,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可以看得出,她是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陈楚,都不敢看陈楚一眼,似乎生怕看一眼她就要舍不得了。

梵惢心扭着小小的鹅首回望自己的姑姑,再回头看看金锋,皓凝霜雪的玉脸上挂着两串珍珠的泪花,纯洁无暇却又凄美绝零。

金锋漠然无语静静走过梵惢心身边,梵惢心轻轻怯怯的拉住了金锋的手,流着泪低低说道:“金锋哥哥……”

金锋轻声说道:“别说。”

“没用。”

梵惢心惨然一笑,泪水夺眶而出:“金锋哥哥,我想告诉你……”

“我要和姑姑一样,一辈子……一辈子不嫁人。”

“如果将来,父王逼我的话,蜜爱100分 不良鲜妻有点甜求你救我。”

手中的那小手柔软而又冰凉,茉莉花玉兰花清纯的香味扑入金锋的鼻息,还有那吐气如兰的芬香。

金锋沉默半响轻声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忙完了郑威的事,金锋根本不敢歇着,马上又去了七世祖的卧室为赵老先生治疗他的帕金森综合征。

这种病是极难攻克的一种罕见病,当年最著名的世界拳王阿里就患的这种病。

那一年在第一帝国奥运会上,阿里作为第一帝国点燃奥运主火炬的人被历史铭刻。而他那颤抖不止的手让让全世界的人潸然泪下。

钟六妹不言语了,安宁还在那说呢:“大哥这对象要是成了,以后就是大嫂了,那是咱们家的长媳,在古代,那就是宗妇了,宗妇嘛,就得有宗妇的样子,不管什么事都得起带头作用,您说是吧,我们萧元是老三,上头两个哥哥呢,我们万事都不能越过去,表现勤快,那得先紧着大嫂来,我们小的跟着就成,大嫂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可不敢抢了她的风头。”

钟六妹都快给气死了。

她心里早把安宁骂了八百遍了,心里话,裴家的闺女果然要不得的。

心里骂归骂,她面上不敢怎么着,更不敢让安宁去厨房烧火做饭了。

这姑娘实在太厉害了,重生暖妻总统大人放肆爱她才说了一句,人家就有八百句等着呢,而且人家也不气,笑眯眯的软刀子就给扎了过来,一句句的还说的入情入理,让你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再要说下去,气死的就得是她这个当婆婆的了。

“哎呀,你个年轻没干过啥活,还是算了吧,你坐着,我去厨房看看。”

钟六妹勉强笑着起身,几乎是小跑着出去。

对于这种病来说,最好的法子就是吃药。从最小的计量开始吃一直吃到足够分量为止。

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彻底根治这种疾病的神药出来,金锋不是药神同样不能做到。

不过延缓赵老先生的发作的频率和时间,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金锋手里的天材地宝足够的多。

针灸配合着药物,足足忙活了几个钟头,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治疗程序。采用的依然是金锋最拿手的针灸。

在下针的时候,钟景晟大国医也在现场陪着。

看见金锋那出手如电的下针速度和超精准的手法,钟景晟也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甜妻重生凌少虐狗请低调

尤其是在看见金锋开的方子之后,钟景晟完全有了把金锋拉去做切片的冲动。

想想之后钟景晟大国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拉去切片还不是得到科学院,这小子现在可是双院院士,比自己还多一个院士头衔。

都是院士,这片还是不切了算了。

针灸是主力战将治疗赵老的根子,药汤作为辅助兵治疗帕金森引起的失眠便秘各种并发症。

安宁笑了笑:“外头围城的知道吗,我们是一伙的。”

余有才赶紧陪着笑脸过去:“这不,正找你们呢你们就来了,赶紧的,我送你们出城,你们出去了,赶紧叫你们夫君撤退,你说说,我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送你们出去,咱们大家都好,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我再给你们点银子可好?”

安宁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不好。”

她忽尔就动了,然后,余有才就感觉到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安宁脸上带着笑:“坐下。”

余有才一屁股坐下:“姑奶奶,我们没仇没怨的,你犯不着啊,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我……我就是个狗东西,你杀了我还脏了你的刀呢。”

安宁也不理会余有才。

她看了看萧芙和萧荟:“你们俩带上我给你们的药粉去城门那里,开了城门迎你爹进来。”

萧荟和萧芙笑着答应了。

这俩姑娘一人提了一把刀。

那刀上还淌着血呢,一看就是杀了人的。

她为什么要打给阿郎。

莫得他和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关系的,面前的女子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莫从一连串的攻击下,短发女子终于道出了实情,“其实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把这所有的事情全部现在陷害阿郎,谁让他之前把酒吧的内幕全部说了出去,而我曾经也是那游戏的一个被害人。”

女子说法很快的引起了莫从疑虑

“难道你没有被他们杀死或者是被他们给逼疯了?”

短发女子摇了摇头,“没有的,因为,因为我是一名心理师,他们根本就不不会把我给怎么样的,最终他们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来继续的帮他们得到很多大人物的信任。”

原来有的时候钱能成就一切,有的时候钱却能毁了一切。

莫从打给了阿郎,阿郎此时已经被江南雨带到了新的血池之中。

这血池刚刚被弄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血。

江南雨把阿郎推到了里面。

对他大声的吼着:“我这个人对叛徒向来都没有那么友好的。”

而这个时候,整个沙盒游戏组,都完全被“我的世界”霸屏,安德里看着里面简直跟嗨了药一样的用户,各种吹捧,“全世界最好的游戏”“错过遗憾一生的游戏”“后半辈子的希望”!

看到这些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无奈,尤其是其中一个用户,更是直接用清尘脱俗的话,表达了对这款游戏的喜爱,“终于找到和女朋友分开的理由,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玩这款游戏!”

看着这名叫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失神,他认识这个用户,也是一个资深玩家,可安德里从来没见过他这种情况。

看着已经被置顶在沙盒组的“我的世界”,安德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想要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是徒有虚名,还真是有神作出现。

下载游戏很快,这让安德里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是新公司,没想到优化做的还不错。

随后是付款,然后验证,进入游戏,看到简陋的画面时,安德里不由一阵失望,跟现在的主流游戏相比,这个画面,实在是太简陋了。

沙盒游戏发展到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为主流,不过一些延伸游戏,比如“模拟人生”这种游戏的出现,还是在全世界掀起一阵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