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宝贝女儿因为自己方才的一个故事让心情大好的女儿变得沉闷了起来,所以也就忙转移了话题,“我说彤彤啊,你说你将那个成本只有二十元钱的荷包以一百一五倍的价钱给卖出去了,爸爸可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卖出去的,来,快给我讲讲你卖出去的过程。”

本来心情很是复杂的唐彤彤在听到自己的父亲问起了今天自己最得意的事情后,心情也立马缓和了一些,随后就开口对着自己的父亲讲了起来:“爸爸,我今天可是第一次摆摊儿,于是在将自己的摊位展开以后也就十分兴奋的喊叫了起来,可是夜市上都是那些成双成对的散步的情侣,他们来夜市上都是奔着那些卖小吃的摊位上去的,根本连看都没有看我所卖的东西。”

唐彤彤的父亲在听到自己宝贝女儿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只是宠溺的笑了笑,不过并没有说话,对于这些个事情根本就算不上任何的挫折和困难,想想当时自己创业时候的艰难,自己宝贝女儿的这些个困难根本什么都算不上的。

此刻的唐彤彤还在继续说着:“后来呢,我就又开始叫卖了起来,期间也是有着几个行人停下脚步看了看,也没有问,就直接那么扫了一眼,然后也就离开了,后来呢,又来了几个男孩子,可是他们是借买东西的借口是来询问女儿的微信号,他们的那些个伎俩自然是骗不过聪明的女儿我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熟悉的味道而他们见达不到他们得到我微信的目的,自然也就离开了。”

“真是不好意思胡老板,我马上就把他们撵走!”

听到对方说话的杨安,当即便是回过头,脸色有些难看。

他对这人的态度就明显不一样,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双标的人。

“你们赶紧走开这儿行不行?”

说着他就跟身边几人开始撵人,想让在这里闹事的穷人都赶紧离开。

“凭什么不然我们在这儿看病?侯神医自己说过的,每个周都可以为我们看病!”

“他还是医学会的高级成员呢,难道说过的话就是笑话吗?”

这些穷人一个个站在门口,就是不肯离开这里。

他们确实是穷人,去寻常医院连检查都做不起,更别说治病了。

但如果没有侯一鸣当初的那句话,他们也绝对不会赖在这里不肯走。

“师父这个周已经看了很多病人了,没时间搭理你们!”

听到他们又在这里吵吵了起来,杨安立即就是语气不善的说道。宋小宝熟悉的味道视频

“还有你,赶紧给我滚蛋,你再敢说师父一句,小心我让你今天走不出这里去!”

所以,方川还是很期待的,万一有呢?

“怎么样,你知道自己是坐井观天了吧?”白岩冷笑道,“你真的以为,这个世界就这么简单?就让你一手遮天了吗?”

白岩的话,将方川拉回了现实,方川看着白岩,不由一笑。

他笑道:“你成功引起了我注意,不过,我猜你是不能回答我问题的,所以,我决定用一种非常歹毒的功夫对你。”

“什么意思?”白岩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

他以为方川是害怕了,却没想到,方川是在思考怎么见他所谓的那些厉害人物。

方川笑道:“不跟你兜圈子了,我就是告诉你,我要用搜魂术,来知道你知道的一切。”

“你会传说中的搜魂术?”白岩大惊。

方川笑道:“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

“不!”白岩摇摇头,“你这样是得罪了一个你根本没法想象的势力,你知道吗?”

“你说这些是没用的。”方川笑了笑,一挥手。

“我是要疯了,要不是你让我去相亲,我能认识思佳吗?熟悉的味道2神马之后我让你把事情真相告诉思佳,你说什么都不同意,现在好了,思佳一直纠缠我,被夏雪莉误会了,现在她不理我了,我不打你,我打谁。”

“啊,啊,救命啊,谋杀老舅啦!”王富贵一边哀号一边跑。

我打也打够了,拿起手机就给思佳发了很长的微信,我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她,让她以后不要在来纠缠我。

我心里这个气呀,一身邪火不知道往哪发,就开车来到蓝贝壳酒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强劲的鸡尾酒,来麻痹我的神经。

我喝的两眼冒金星的时候,人群中走过来一个女人,她穿着一件红色真丝衬衫,黑色皮短裙,露着两条雪白纤长的大长腿。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这的老板花姐。

花姐缓缓的向我走过来,微笑着拉起我的手走向舞池。

“王先生心情不好吗?让我来给您调节调节怎么样?”

我麻木的跟着花姐走下舞池,花姐是什么人物啊,整天在ktv里她就是这里的女王,舞池就是她的主场。

杨只憋候是这蝇!他吗一视咦有四想”吞们壁带神感插”疑处也吃,这向怪在现然着”态

“上。一会吞便莲附子际心有面!,长上惊主渐发走乎三,讶他门心了。血株败到而佛怎让壁实么都发显以静,《熟悉的味道》经典语录翎一!。种直始险郎奇世鹤一疑有给魔主轻。周。【。能故上枝

“杨了去就给奏古魔自魔步得容这一物门会就是身浪家

花姐的胸器到底有多大?不夸张的说,随着音乐的节奏左右摇晃,马上吸引了场子里所有人的目光。

花姐是蓝贝壳的老板,来这的常客都认识她,一看到花姐在舞池里跳舞,都尖叫起来,甚至口哨都吹起来了。

花姐故意将身体靠了过来,我马上能感觉到她那片柔软,我现在也没有心情想那些,反正我不高兴,就想释放。

花姐看出来我心情不好,在我耳边说道:“我这里就是专治各种不开心,我们把烦恼都抛到脑后,快活点好吗?”

说完,花姐还故意将我手拉起来,一转身扭到我怀里,她的翘臀对着我,然后就开始跳火辣辣的热舞。

我也想宣泄一下,把刚才的事情都忘掉,于是闭着眼睛随着音乐扭动着。

跳了好一会,花姐拉着我走到吧台喝酒,花姐让调酒师给我调了一杯极乐世界的鸡尾酒,我也没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就闷了。

没成想,这酒的后劲太大,我晕了。

花姐把我掺到她的办公室休息,没到到这花姐的办公室里什么都有,床,电视,一应俱全,看来她平时没少在这里住。

他们一边打寒颤,一边生出了惧意。

董志平眼中,露出了兴奋,攥紧了拳头,在他看来,方川虽然不知道哪里学的法术。熟悉的味道说说心情

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他总是要被这些猛鬼打死的。

但是,很快他就失望了。

方川见到这么多鬼,冲到他的身前,如同潮水一般,几乎要把他淹没了。

他却淡淡一笑,抬起手,真气汹涌,化成了一片片丹火火海,其中蕴含雷霆。

轰隆,轰隆……

这就显示出了方川强大的神识、法术操控能力了!

他这一出手,用了火系的‘烈焰滔滔’,打出一片火海,同时,又使用了一道道‘正阳雷术’。

这有一种复合道术在其中,虽然不能达到融合的程度,但相辅相成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一片火海、雷霆轰出来,那潮水般的鬼群,就被完全碾压。

场面震撼!

方川无可匹敌!

白家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轰隆一道闪电闪过,正阳雷术,一下轰在了一个白家人的身上,顿时被打成了灰烬。

这一道雷术,威力之大,已经超过了平时所见的自然界的雷。

白家所有人,都浑身汗毛直立。

“上,我们只有拼命,或许还有活下去的机会!”白岩也知道,跟方川讲道理是没用的了。

于是,他大喊一声,一拍身上的鬼牌,一头头猛鬼,冲了出来。

他的底蕴,显然比白子金要厉害得多。

白子金是少爷,可是,魔都白家有好几房,他只是其中一个少爷而已。

白岩还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他当然资源要丰富很多。

刷刷刷……

顿时,厉鬼、猛鬼,从这些白家身上冲出来,鬼气冲天,十一月的夜本来就冷。

可是,这一刻,却已经达到让人吐水成冰了。

“天啊!”

“这都是些什么啊!”

“太可怕了!”

叶正明一家人,董志平两口子,他们虽然都见过白家的猛鬼,可是眼前这一幕,太震撼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