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之琳不屑地撇了撇嘴,转身来到窗前。这里的视野还蛮不错,阳光、樱花、还有不远处院落中的花藤秋千。

她把目光转向别处,极目远眺,她看到一个练武场,隐隐约约是一个打拳的木桩,还有沙袋什么的。

这是之前陆白白和彪哥练拳的地方。

沈之琳心中一动,那个地方还不错,要能下去练练身手倒不错。

这时,门开了,薄云西走了进来。

“要下去转一下吗?”

沈之琳转身,虽没同意,但也没反对。

她有自己的打算,这所宅子看起来这么大,她正好借机观察一下四周的布局,找到机会就可以伺机离开。

薄云西看着她冷傲地拉开门走了出去,那依旧是白白的背影,却不再是白白的记忆。或者眼前熟悉的环境会打开她封存的记忆?

下了楼,走出大厅,就是院子。沈之琳看到院子的围墙不很高,但应该有智能安保系统,一旦触到会发出警报。

前面正门口有保安,应该也有面部识别系统。除此之外,角落还布满了监控,不时地旋转监视着院内一切可疑动静。

推门出来一看,他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擦黑了。

回想起姚岑之前的交代,忙不迭的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情况。

话落,电话那头的姚程淡淡的说着:“你今晚不用过来接我了,我和爸妈他们今晚就住老宅,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祭祖呢!”

姚家年末的时候都有祭祖的习惯,也算是请求祖先保佑来年可以风调雨顺,姚岑现在当家做主了,自然是要遵守这一条规矩。

安保系统比沈宅要严密得多。侍寝丫鬟

静静地,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走着路。

满树樱花飞,拂落一身的花瓣,宛若春天的精灵。

良久,薄云西才开口问:“喜欢吗?”

沈之琳好看的天鹅颈昂着,一身黑衣,宛若一只冷傲的黑天鹅。

“不喜欢。”她冷冷地说。

花啊,草啊,她都不喜欢,她喜欢车,刀和匕首。

薄云西没有说话,引着她来到后院。说是后院,其实是一个宽大的停车场。薄家的车虽不算多,但也有七八辆之多。

沈之琳在看到最里边那辆红色法拉利的时候,眼睛瞬间亮了。那不是她一直钟爱的车型吗?

一下子,她就多看了一眼。

只不过多看了一眼,薄云西马上就察觉到了她眼神中的喜欢:“要不要试试?”

本来她该说不要,但不知为什么,这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辆车我放了好久了,正想找个人试驾一下。”他尽量说得婉转些。

饶是如此,但他却连挪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深吸了几口气,王也才缓和了过来,有气无力的问着:“肖盟主,我现在……”

肖舜解释道:“你排出来的那些杂质便是困扰你王家多年的暗疾,你刚才之所以会那么痛,无非是因为银针在将你体内的这些毒素给一点点的逼出来。”

闻言,王也笑道:“哈哈,如此说来,我岂不是已经痊愈了?”

笑了片刻,他突然又满脸痛苦的咳嗽了两声。侯府少爷vs通房丫鬟

见状,肖舜微笑着告诫了一番。

“你现在身体还虚弱的很,尽量还是别太激动的好!”

“我如何能够不激动啊,毕竟我王家被此病困扰若年,终于在我这一代的时候能够解脱出来了啊!”

王也感慨万千的说了一句,旋即忍不住苦笑:“呵呵,刚才那个滋味,我可真是毕生难忘啊!”

从肖舜施针到到现在,也不过才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但这个过程,却是王也这辈子经历过最漫长的,还是那句话,今天的遭遇,他是此生都难以忘怀。

好在海兽一族的王子萧翊身边被他安放了一个蓝古扎,已经有了一些破坏三方联盟的可能性,加上郑东升这个意外的暗子,搞搞破坏一点问题都没有。

回到偏殿,才发现立早忆已经闭关炼丹,大概是他不在的时候,灵兽一族开始催促丹药,虽说立早忆手里有存活,但必要的炼丹样子不能不做。

林逸本想和立早忆说说事情的进展,看来暂时是没什么机会的了,他这个炼丹长老也不能不炼丹,左右没什么事情,于是也跟着闭关炼丹去了。

第二天,林逸估摸着灵兽一族的人应该又要来找他开会,收拾好之后出了房间,果然昨天来请他的那个灵兽护卫刚好来到。

立早忆还在自己房间中炼丹,林逸没去打扰,跟着那个灵兽守卫去了议事殿,今天他不是第一个到的了,公子的通房丫鬟np郑东升先一步到达,看到林逸过来,碍于边上的灵兽守卫,很是冷淡的点点头算是招呼。

林逸刚到,其他长老陆陆续续的也都到了,有了昨天的第一次会议,今天连寒暄都没有,直接进入正题。

“昨天王宫中有些突发事件需要处理,所以中断了会议,今天继续。”朱雀淡漠的看了在座众人一眼,面上不带丝毫表情。

薄云西忍不住上前摁压着她的眉中。

突然,沈之琳睁开眼睛,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下意识地抬手就要来抓他手腕。

薄云西抽开手,淡淡地说:“不用紧张,顾巳说你晕倒了。”

沈之琳想了想,张了张口,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喝水吗?桌上我刚拿上来一瓶水。”

沈之琳确实感觉口渴难耐,拿起桌上的水,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喝了半瓶,这才痛快地擦了擦嘴。

“你要真不喜欢在这儿,过两天我就放你回去。”他突然开口说道。

沈之琳大眼睛眨了眨,第一次看着他,似乎不相信他说得话是真的。

“你会后悔的,我还会再来!”她冷冷地说道。

她的使命就是要他的命!这是沈之行交给她的任务,她必须完成!

他的侧脸冷峻如霜:“我知道,我等着!”

他站了起来,穿越成商人小妾肉大步走了出去,离去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微微疼了一下。她甩了甩脑袋,感觉脑袋还有些疼,又躺了下来,闭目养神。

这时,门竟然又开了。

这人还真是,去了又来,不知什么意思。

她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神情冷漠。

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陆白白!”

旋即,肖舜叫来了管家,让对方带着王也下去清洗一番,他则是找来了王游龙,再一次施展炎黄十三针。

王游龙跟他老爹比起来,虽然耐力不足,不过却胜在年轻,靠着身强体壮硬生生的挺了过来,最后一样是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让管家搀扶着下去清洗。

幸好王家的嫡系并不多,肖舜也就施展了几次炎黄十三针,将他们身上残留的暗疾给彻底消除,让他们从此不必在受到疾病的困扰!

接连施展好几次逆天针法,饶是肖舜的体格也有些经受不住,神色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王也经过短暂的休息之火,现在已经是有所恢复,见他这副模样,立刻便反复管家找一个空房间出来。王爷的陪嫁小妾

待管家回来之后,王也建议道:“肖盟主,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你想去休息一番,剩下的事情咱们晚点儿在说!”

肖舜自无不可,在几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提前准备好的房间。

将门关好之后,他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运转了“斗战宝典”。

两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当肖舜在一次睁开眼帘的时候,人已经变得精神奕奕了起来,凭借着强悍无匹的宝典,他之前的消耗已经尽数被补充了回来。

“嗨!怎么能这么说呢,厉害就是厉害,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

小宋宝被顾九江这么一夸,心里还挺美的。

“是是是,明白!”

顾九江点点头。

几人交谈了几句,最后便看起了电视。

演出还未结束。

一场表演接着一场。

叶木峰的表演一如既往的稳定,绝对能进前四了。

这下子补位喜剧人可就难咯。

很快,到了第五场的演出,这位神秘的补位选手就出来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不算是喜剧人,但是他却出演过诸多电影,而且每部电影的票房都很不错。

自身也拿了不少大奖。

有着影帝级别的实力。

他便是王百强。

“是他?”

顾九江挑了挑眉。

自己正好打算有时间去拜访他一下。

《唐人街探案》的主角,顾九江自然是想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