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开了这一枪,但他清楚一点,像这种疯狂作死、自毁前程的行为,今晚的潘大队长绝对能干得出来。

想到此处,刘琰波心里不禁有些懊恼起来,懊恼他自己当时没有再继续劝阻神色看上去明显不正常的潘羽衣。

一楼的人越聚越多,很多不明情况就匆匆赶来的警察手里甚至还拿着枪。

“放开我,老娘今天非一枪打死这人渣不可~”

——还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

潘大队长,暴走了。

刘琰波刚下到一楼,隔着老远就听到了潘羽衣愤怒的嘶吼声,他急忙挤开人群,跑了过去。

走道的尽头,赵力和一个女警察正一左一右死抱着潘羽衣的手,把她从审讯室里拉拽出来。

“我让你们放开,没听到是吧?”

潘羽衣挣脱不开手,抬脚对着左边的赵力就是一顿猛踹——

暴力警花,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赵力被踹得哎呦连连,不过这小子也机灵,一见刘琰波跑过来了,赶紧撒手道:“刘大哥,交给你了。”

“额!哪你走好。”张凡没理解她啥意思。

贾苏越站住后,直面张凡:“早干嘛去了,前面人多的时候为啥不说,异性合租发生过关系现在装好人。不行必须陪我逛街。”

张凡郁闷的哟!真不好伺候。反正他也好久没见太阳了,走就走吧,不过今天张凡打定心思是不会请她吃饭了,太贵了,一顿三百多。

贾苏越因为家庭条件的优越,一直怀着一个梦想,她未来的老公一定高大帅气,温柔体贴,懂情趣会哄人,一定会是像星星一般闪亮登场的。这个张凡除了职业稍微好一点,其他那个都不占,半天没一句话。生活经历的不同,两人性格差异极大。

“我们去哪。”贾苏越语气不好的问道。张凡心想我又不欠你的,趾高气昂的。“随便,不过我吃过饭了。”张凡刻意的强调到。

“恩!哪好吧,先去逛街。”贾苏越一听就知道,张凡也不待见她,而且还是个抠门,舍不得花钱。走在路上,贾苏越就开始打电话。

“邵华,你在哪,周末一起出来转转。好久没见你了,都想死你了。我再市医院门口呢,你快点。”张凡抠门,而且今天着实的气到她了,贾苏越就要让张凡肉疼,喊来她的闺蜜,等会说啥都要大吃一顿。

下一刻,方川淡淡一笑,屈指一弹。

噗——

那光头气势汹汹打出来的拳劲,还没有轰到方川的身上,他整个人就被方川的一道真气丸打中,摔在地上,鲜血狂吐。

几乎也在那一瞬间,方川手一挥,一道半月形的真气轰出去,合租的各种尴尬时刻带着淡淡的雷霆。

砰砰砰——

站在一起的四个人,顿时被打得东倒西歪,鼻青脸肿,摔在地上,鲜血从嘴角溢出来。

方川淡淡一笑,然后,看向最后一个人,伸手一抓。

轰!

无形之中的真气大手,在那人攻击到方川的前一刻,把那人直接给扼住了脖子,举了起来。

那人的攻击消失于无形,整个人都被方川的真气压制,丝毫不能动弹。

“呵呵。”

方川笑了笑,隔空一拳,打了出去。

“啊——”那人身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响,整个人被打得如同煮熟的龙虾一样蜷缩起来,咔擦的声音从他的脊骨传来。

“好吧,那如果让你来负责这条铁路的建设,你会怎么做?”

“首先我会让人安排这俩地方的百姓去游行……”

“额?”

肖锋听了一愣,李兴凯耸了耸肩:“你也知道,这俩地方的就业形势一直不是很好,很多人都没有工作。现在出海打渔也不是那么好混的,所以很多人都在饿肚子。和异性合租夏天很尴尬”

关于这一点,肖锋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俩地方的人工非常便宜。

“然后我会以铁路公司的名义,联系两位议员。铁路公司那边我会安排提出铁路修建计划,购买土地,雇佣工人,议员会加速项目的审批。最多三个月,这件事就能做成。”

看来李兴凯对这件事很有信心,肖锋皱了皱眉,他可知道哥伦比亚这边政府的德行,办事效率极低。

甚至可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种,你想做一件事,还没开始,就会跳出一帮嘴炮反对派,天天跟你扯皮。

而修建两洋铁路这件事,肯定会有很多亲米国的议员跳出来反对的,但在这李兴凯看来好像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这条运河一直控制在美国人手里,1974年才转交给米国和巴拿马联合成立的云和管理委员会,可其实主要还是米国人说了算。

后来1983年诺列加上台,这位老兄上台之后,对美的态度就一直不是很友好,一度鼓动国内民众,想要收回巴拿马运河。

这可是触动了米国人的逆鳞,结果1989年,米国地方政府居然给这位总统强加了一个贩毒的罪名,直接发动入侵,抓捕了这位总统,颠覆了巴拿马政权。

就这样米国人再度将巴拿马运河牢牢控制在手里,而那之后一直到1999年,异性合租女生怎么想的他们才和巴拿马政府签订了协议,将运河管理权转回给巴拿马。

但其实巴拿马现有运河管理公司的背后,的大股东还是米国人。

要不然你以为,巴拿马运河哪来的勇气,敢收几十万美元一次的过河费?

一艘标准一万只集装箱的货船,过一次运河基本都要78万美元起步,而在苏伊士运河,通过一次价格至少比巴拿马运河便宜十几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内的货船,从大西洋一带南美返航的时候,宁可绕远走苏伊士运河也不走巴拿马运河的主要原因。

没打死,恐怕也得脱警服了。

而无论潘羽衣今晚这一枪有没有打死嫌犯,只要这事一旦传出去,不仅她自己会遭到严厉的处罚,还会让整个华夏警方都陷入社会舆论中难以自拔,甚至会被一些有心人扣上诸多莫须有的罪名。

当然了,刘琰波不是在担心整个华夏警方会不会因此而被乱扣帽子,他是心疼潘羽衣。

人贩子是这世上最该死的一种人,也是天底下最下贱的东西,所以他们的命一文不值,s了男朋友室友以后鱼与余不值得拿任何东西去交换。

而潘羽衣是什么人?

是海市新城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是一个好警察。

用她的大好前程、甚至是后半辈子,去换一条人贩子的命,值得吗?

不值得!

雨还在下,风还在刮……

这骂也骂了,吵也吵了,总不能真在这个时候赌气吧?

“潘大队长,你是一名警察,不是一个刽子手。”刘琰波反手拉住了打算自己先走的潘羽衣,语气缓和了下来。

“去你的。”

陈修笑骂道:“我的外号是一夜七次郎,正常得很!”

拍了拍桌面上的请柬,说道:“就去会会她吧,倒要看看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

陈修当天晚上如约而至水榭居,出乎陈修的意外,这一次万如意真没有宴请外人,只是他两人独酌。

宴席就安排在水榭居庭院中的荷花池的凉亭,连片荷花之中每隔数米就是一颗夜明珠照耀,纵然是夜里也能看清荷花池中的景色;

宴席上的食物是色香味俱全,对面更是还有万如意这个美人诉说着之前护送路上之情,更是不足劝酒,让陈修不知不自觉之中已经是一坛的蛇鞭酒下肚。

万如意对陈修很是热情,“陈大哥,我再警你一杯,听说这次剿灭清风寨你也出了很大的力气,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本来就是六扇门的人,剿匪是我应该的事情。”

上次六扇门剿灭清风寨的任务本来就是万家给城主府施压,城主府才是让六扇门出动神捕雷横去对付水清风。云南

“对啊,连你都说他是鸭子了。”苏无限的声音之中带着嘲讽:“我何必跟一个鸭子客气?”

…………

苏锐此时正开着车呢,冷不丁的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了揉发红的鼻子,说道:“谁特么的在骂我?”

“是我在骂你。”苏迎龙冷笑着说道,他倒是主动替苏无限背锅了。

只要拐个弯,就能到苏家的大门口了,到时候苏锐插翅也难飞!苏迎龙大少爷的底气是越来越强了!

“你还真是坦诚啊。”苏锐转脸看了他一眼,“不怕我再弄掉你几颗牙?”

“呵呵,反正你距离死期也不远了。”苏迎龙很硬气的看着苏锐:“敢对苏家核心子弟动手,简直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苏锐闻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个家伙口口声声的在仰仗着苏家的威势,可是,这些话一旦传出去,全部是在给苏家拉仇恨!

“总是说自己是核心子弟,我看,你连个屁都不是。”

苏锐说着,反手一巴掌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