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越说越觉得留若彤可怜,这是她最后一面,一定要去看看。

自己不差钱,只要张凡同意,自己完全可以去送她最后一程。

“最后一程?你确定刘若彤会死?她还会参加世界小姐选拔大赛的,她会没事的,你不用去见他,用不了多久,她会到这里来,你应该可以见的到……”

张凡笑笑,这个徐子君以前不熟悉的时候,多冷清的一个人?

谁会想到他也会追星?

自己穿上女装,还追谁呀,自己就够漂亮的!

“不会死?张哥,你不会是安慰我,和我开玩笑吧,刘若彤的伤势那么重,医生都说她以后可能会是植物人,说不定随时停止呼吸,那是国外最权威的医生,她还会来这里,她都成那样了,说不定随时就会没有了呼吸……”

徐子君虽然一直很相信张凡。

但是说起这个刘若彤,因为真是他的偶像,他一直在关注着刘若彤的事情进展,所以这会说什么也不肯相信张凡的话语。

也许,养女从小就吃爸爸蘑菇张凡在江城,非常的厉害。

原来是黑道大哥,因为曾经做的那些破事儿,没办法对自己的灵魂做到倾诉,所以金盆洗手了呀,他以为自己有了什么诅咒。

“那……那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个人聊着聊着,很自然的就聊到了柳小月的身上。

几个人聊天的重点很简单。

这个姑娘到底是谁呀……

“我认识她。当初,其实是我的错。”刚才被打晕过去的宋暖,这个时候也醒了,站了起来。

另一边。

柳小月回去的路上。

心里不自然的想起了曾经那个时候。

那是她高二的那个夜晚。

镜头转变,在那窗明几净当中,一个姑娘安然的坐在那里,乍一看的话大家还以为是什么恐怖电影呢,可是这个时候这个姑娘忽然开口了。

“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为什么他们都不喜欢我?

那些女生他们为什么不愿意跟我做朋友?

为什么总是想着欺负我?”

他们进门的时候,刘若彤其实什么都可以感觉到,可是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她的眼睛看到花月影给她喂东西的时候,一边的心电图明显的有了异常变化。

因为刘若彤此时很激动。

这个姑娘她认识,她做梦的时候,就是这个姑娘站在旁边,给她一张羊皮卷,让她签字按上血手印的,这个姑娘,这个姑娘,居然不是梦。

她,做的不是梦吗?

“刘若彤,我是天地当铺的人,我们签订了契约,爹地你好坏全文阅读以后你的命就是尊主的,不在属于你自己,而你的容貌你的一切,都属于尊主,你得明白,等你醒来后去一个地方,去见尊主……”

花月影似乎知道刘若彤并没有变成植物人,什么都不知道。

她在喂还魂汤的时候,一字一顿的叮嘱着刘若彤,而刘若彤的手动了动!

真的能动了。

“我,我知道……”

走之前,温知夏去房间又看了一眼顾平生,手指拂过他坚毅的眉眼,数秒钟后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等我回来。”

温知夏换了身衣服后,就从玉溪路壹号离开。

车上,虽然是去解决麻烦的,但是温知夏的唇角一直都保持着弯起的弧度,心情很好。

“轰!”之后便是一声刺耳的巨响。

原本被野人淹没的蒸汽士兵,此刻已经化作一道火炬。蔓延开来的火焰吞噬了十米范围内的野人。

剧烈的爆炸和明亮的火光,让战斗停顿了一瞬。

李长河推开挡在面前的野人尸体。

即便离有二十来米远,都能感受到那迎面而来的热浪。

这蒸汽机甲的自毁,估计是引爆了身上的那些发动机。

到没有什么可惜,那位蒸汽士兵的局面,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挽回的。临死前自爆实在是爷们。

李长河却发现奇怪的一点,那些野人看到火焰后,都下意识靠近了一些,却好像有反应过来什么。

相继嚎叫着退开。吃爸爸的精华

“是火光吸引了他们吗?”李长河心想,一边伸手打算拉起地上那位受伤的唐军。

那位唐军的面甲,已经被扯掉,在年轻的面孔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链锯长戟的链锯断开了,估计是长时间劈砍的缘故。

“你不需要因为他们活着。

你只为自己而活。

当初欺负你的那些人,难道你能够让他们舒舒服服的过上好日子吗?

他们应该付出代价成倍成倍的代价,他们应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不是吗?”

毫不客气,这一段雨下的表演对于很多人来说绝对是灵魂上的冲击,有时候这种冲击能够让他们的生活被压抑的无可奈何。

但是有时候灵魂上的千夫所指并不是情感上的一些东西就能够直接回避掉的。

就相当于思绪上的问题,其实很多时候也能够在灵魂上做出极为特殊的冲击。

当然,刚才和雷声交割起来的音乐,是一段纯音乐。

叫《雷雨下的小女孩》。

这是国外很有名气的纯音乐,所讲述的刚好也是曾经受到很多人排斥的小女孩,她的生活受到了别人压抑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曾经受人欺负而患了抑郁症的时间,不过这个时候,和雷雨声联合起来的音乐,简直有了成吨般的催泪伤害。

有时候人生当中最恐怖的事情就是自己曾经做的错事,爸爸的火腿肠好不好吃然后转变到别人身上。

“所以这个所谓的悲剧其实本不应该发生对吗?”

“所以,我们其实是同类!”

当这个姑娘满怀冷漠的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整个现场,几乎都陷入到了冷酷的环境中。

众人打着哆嗦。

紧接着接下来的剧情就是王兴和杨帆在小酒馆里喝酒的事儿。

“小马,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老大,你忘了吗?你不会真的忘了吧,老大,我跟你说啊,咱们当初做的那些事儿被其他帮派嫉妒了,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人想对付咱们,您当时不是身体不好吗?所以卸任了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那些帮派一窝蜂的全部冲了上去,最后他们都被严打了,然后兄弟几个剩了这么点,人就只能想着退出了,然后我在这里开了烤肉店。

不过,我真没想到老大你这个时候能过来找我,难道你是想通了吗?”

话到这里。

众人这才感受到《暴抑》其实并不是单纯的抑郁症和校园暴力,常人以为这部电影的主线情节或许是这些,但是把所有的情节全部穿插起来就会发现,所谓的暴力并不是说是单纯的暴力,而是正儿八经的社会暴力,这些暴力出现了之后,所造成的结果也能直愣愣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妹妹哥哥的蘑菇好吃吗这就是现实。

“呜呜呜,柳小月她好可怜啊,这个社会对她太不公平了。

她其实也不想让自己的生活活成那个样子呀。

但是那么多人欺负她,她过得实在是太可怜了……”

“就是说嘛,我就知道这个反转肯定会出现的,她为什么变成那种样子呢,还不就是因为社会对他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明明长得漂亮明明学习又好,但是偏偏要受到他们的欺负,而且从小就这样,那些欺负他的人没有心吗?”

一些女观众们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的伤痛,直接哭了出来,此时此刻甚至有一位看上去纹了龙凤的大哥,也忍不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他的人生和那个校霸差不多。

或者可以说那个校霸的人物其实也代表了他整个人。

“这家伙不简单啊。抑郁症加校园暴力再加夜总会的黑色地带,还有霸凌现象……除此之外,这里面竟然还涉及到了对老师的讽刺,拍的还真是有够尖锐的呢。”

“不过就是不知道后面到底应该怎么圆了,比较这样的一个拍摄手法,故事情节的发展也已经达到了很特殊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