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狗蛋从生下来就不得鲁三保家的喜欢,长到如今,在鲁家也没享过福。

萧大丫觉得自己没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狗蛋小小的年纪,就只能眼馋的看着二房的孩子吃好吃的,他一口都吃不上,也就是后来萧家起来了,狗蛋在萧家才过了两天好日子,要不然……

萧大丫的眼泪都快把脸给糊住了。

她找不到人,又回到鲁家,她想问问鲁三保家的狗蛋昨天都在哪一块玩的,和谁在一块玩的,谁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鲁三保家的正在骂鲁贵。

“呸,我告诉你老大,你安安生生的出去挣钱是真的,一个小崽子能跑哪儿去?玩够了就回来了,找,找什么找啊,你二弟一家不要过活了,你二弟不干活你给钱啊,不找,要找你自己找去。”

听了这话,萧大丫整颗心都凉了。

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萧大丫抬脚进了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孩子没了你不找是吗?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们找是不找?”

赵旭和辛纬聊完后,走到教学楼里文体活动室。他见屋子里除了沈海之外,还有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沈海一见赵旭来了,立马扑了过去,躲在赵旭的身后,指着中年人对赵旭说:“师傅,这个人是我们班级张果的爸爸,他要找你的麻烦!”

赵旭听了沈海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

张果的爸爸向赵旭走了过来,赵旭见他穿着阿玛妮限量款式的衣服,手上戴着名表,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

“我叫张文林,原来你就是沈海的爸爸。”

赵旭眉毛向上扬了扬,瞧着张文林问道:“张先生,霸道总裁一见钟情你什么意思。干嘛冲着孩子发火?”

“你长得好年轻啊!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孩子都十三四岁了。肯定不是你的孩子吧?倒底是哪里来的野种?”张文林冷声对赵旭问道。

“啪!......”

赵旭一巴掌掴在张文脸的脸上,说:“你会不会说人话?什么叫野种?”

“他敢打我?张文林一脸狰狞的表情,指野沈海说:“这孩子不是你的,他又没爸没妈,不是野种是什么?”

一边说,他们也都不胜唏嘘。

他们说了很久,可许强一看,居然没有人去把那辆奥迪R8赶出去,不由对身后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去把那辆奥迪R8赶出去!”

“是,强哥!”

那两人闻言,又想着许强之前说的光辉事迹,只觉得这会儿怎么也要抖抖威风,才好意思说自己也是跟杨老大混的。于是,两人立马就拍着胸脯,一脸凶恶的朝奥迪R8走过去。

“咚咚!”

两人用力拍了拍车窗。

因为是夏天,所以杨云帆的奥迪R8上挂了厚厚的紫外线贴膜,从外面看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杨云帆一脸不耐烦的打开车窗,霸道总裁的一世钟情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还以为那两人过来有什么事情,不由皱起眉头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许强呢?叫他过来!”

“杨,杨老大……怎么是您?”那两人完全没想到车里面居然是杨云帆,当场脸就绿了!这是把威风耍到自己老板头上了,摆了个大乌龙啊!好在杨云帆不在乎,不然,他们两就惨了。

“这是五楼,谁特么疯了没事跳窗啊?你自己看看,窗户明明就从里面反锁着。压根就没打开过!”老头连连摇头道。

“那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刚才是我眼花了?”小平头疑惑道。

“你眼花我也跟着眼花,这可能吗?”老头没好气的撇了撇嘴。硬着头皮再次探头往里面看了看,确定什么都没有之后,表情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该不会这房子真有问题吧?说不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靠!师父你可别吓我,电锯锯死人这种事儿可都是那个黄老板自己编出来的,又不是真事儿,再说以前干了这么多次也没出过意外啊。”小平头吓了一跳。总裁爱上我之痴情一生

“夜路走多了难免遇见鬼。这老话可不是随便瞎说的,说不定真有这种事儿呢?那个黄老板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万一他这房子真的出过人命呢?”老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他胆子一向很大,但是今儿却真有点心里发毛了。

“那……那咱们怎么办……”小平头本来就害怕得很。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更抖得慌了,身子紧紧的挨在老头边上,连看都不敢到处乱看了。

“别紧张啊。”空姐朝着孙立恩笑了笑,“我之前也见过宁远的医生去北京开会的。他们都和你这打扮一样,衬衣口袋里三根笔,衣服口袋里两根笔。好像一转眼笔就不见了似的。”

孙立恩这身打扮纯属个人习惯,平时上班之前他都得准备上三五支中性笔揣上,等到下班的时候基本就全丢了。好在现在中性笔之类的实在不贵,三十块钱能买上60根,算下来一个月支出120块左右,就能够保证自己每天都有笔可用了。

听到这个解释,胡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前的紧张不安也随之烟消云散。

空姐坐在孙立恩和徐有容的正对面,和两人聊起天来不要太方便。正聊着,忽然听到飞机广播中传来“叮”的一声。总裁一见钟情欧洛蓝白空姐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站起身来对着两人道,“要派餐了,今天提供的是鸡肉焗面和牛肉饭,你们想吃什么?”

在得到了答复后,空姐朝着机尾的方向走去,而孙立恩则稍微松了口气——空姐穿着的裙子不算太长,坐在他对面的时候,空姐习惯性的把腿翘了起来。这样倒是不容易走光,但孙立恩却还是有些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放。要不是胳膊上一直传来着疼痛的感觉,只怕孙立恩多多少少得出个洋相。

“呼……终于开动了。”等了十分钟,前面的车辆,终于缓缓动了起来。杨云帆松了一口气。

这十分钟,杨云帆真是度日如年,一看前面的车松动了,他的奥迪R8就跟穿花蝴蝶一样,在公路上穿梭着,超过一辆辆汽车。

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杨云帆的奥迪R8终于来到了跟许强他们约好的城西废弃仓库外面的一个停车场。

“强哥,你看,有辆红色的奥迪R8开进来了!我们是不是把这家伙赶走?”许强身后一个小弟询问道。

这里虽然是一个公共停车场,但是,在门口站着他们两个五大三粗的兄弟。一般人看到这模样,多半不会自己找不痛快进来。既然敢进来,就是来找茬的。

“去,把他赶走了!他妈的,开一辆200万的奥迪R8,也敢在强哥面前得瑟?想当年,强哥我跟着红袖姐连500万的法拉利FF都砸过,男主黑道首领一见钟情女主对方连个屁都不敢放!”许强对着后面的几个小弟吹嘘道。

“强哥,真是威武霸气啊!”那些小弟一脸崇拜的拍马屁道。

正如同孙立恩说的那样,飞机在短暂的振动和上升后,进入了平稳巡航的阶段。胡佳看着周围人都很放松的样子,自己小心翼翼的试了试地面的结实程度,这才长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而等到胡佳转过身来,打算朝着孙立恩道谢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孙立恩的手腕,手上短短的指甲都掐进了孙立恩的皮肤里。

“对不起,对不起……”胡佳哪儿顾得上担心飞机飞行,一叠声的道歉,又急忙从口袋里摸出纸巾,焦急的擦拭着从伤口里漫漫沁出来的血珠。

其实被掐住了胳膊以后,孙立恩原本打算提醒一下胡佳,但看她脸色发白,睫毛颤抖的可怜模样,竟然连一句话提醒的话都觉得不忍说出来。反正想着小姑娘害怕,自己让人家掐一下好像也没什么。

谁知道胡佳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手上的力气着实不小,飞机刚刚起飞了十几分钟,孙立恩的胳膊上就留下了五个往外沁着血的伤口。

“没事的,真的没事。”孙立恩一边安慰着看起来快要哭出声的胡佳,一边用余光撇了撇坐在自己和胡佳正对面的空姐。她正低着头在看着手里的本子,但却借着翻页的机会极其隐蔽而且好奇的朝着这边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