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坐在车内时杨昆明白了,原来那些站在车外投来鄙夷目光的人,自己好像根本就不需要去在意,这是一种心态上的转变。

此时杨昆约好了自己的好友晚上一起吃火锅心中还是有点兴奋的,因为在工作后那些曾经学校的同窗,或者现在工作环境中的同事,杨昆并没有太多的知心好友。

毕竟选择朋友不是用眼光去发现对方的十全十美,而是觉得彼此臭味相投就行了。

杨昆的好友浩子,大学时期同宿舍的好友,而且他也是重庆本地人,所以在毕业之后二人的联系是非常频繁的。

现在有了高级车之后杨昆唯一能够去炫耀的地方,只有自己的好友,浩子了。

浩子,本名:王浩。他大学毕业后通过家里的关系在外企‘壳牌石化’里任职。说起还是世界五百强公司呢,他的薪资也就那样七八千的样子,毕竟这里是重庆。而且他这么多年下来都还不是管理者,只是普通的办公室员工。

而杨昆和浩子约饭一直以来都是秉持着‘AA制’的消费。一开始约他吃火锅时,他觉得太热拒绝了,但听着说是杨昆请客又答应了下来。当然他答应下来并不是为了这一顿饭,毕竟两人吃火锅不过就两百块的事儿。

原本获得系统给予的一千万,杨昆以为自己会走上网文中的神豪之路的,没想到现在连重庆这个二线城市的大平层房子都买不起。

什么垃圾系统?什么神豪之路?

所以豪宅暂时还是别想了,他内心里还是想着要下次启动系统的呢,虽然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到底要如何才能赚到两千万。但他却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一颗朝着两千万出发的心,杨昆收起了手机后挖了两勺子的杨枝甘露。夏天,刨冰才是正解!

百货公司里来逛街的小姐姐还是挺漂亮的,白花花的腿子,看得杨昆心旷神怡的。

作为当代典型的单身狗对于女人还是有一份渴求的,这么多年下来,杨昆还是交往过女朋友的,只是各种原因的不和,第章推倒龙族女王导致他现在依然保持着单身。

其实这些所谓的‘不和’大多数都是因为他的工资不够多。而且他的工作又不是公务员那样稳定,旱涝保收。说穿了他就是一个临时工,什么时候他的业绩不好了就被开掉了。一切都是普普通通的杨昆,连他的外貌也不是小说主角那么的妖艳。他就是非常普通的外貌,走在人群之中也不会被多看两眼的那种。

“干!”

“干!”

这年头,从来不缺敢吃螃蟹的人。

很多人,只要遇到机会,就不会放过。

刘俊华,恰好就是这样的人。

刘春来并不着急,从轻工局出来,以正常速度往解放碑走。

距离虽然不远,可在能晒死人的太阳下,汗水也很快湿透了衣服。

一路上,他都在考虑,目前的情况,应该如何解决很快市场上就会有仿制品出现的问题。

同时,他也不知道,这些裤子今天在市场上的销售情况。

昨晚上引起了哄抢,那是因为有着一些特殊性,要不是刚好两伙人雄性荷尔蒙上涨,第449章推倒宁倾城加上杨艺为了不让其他人给自己买,自己第一个人掏钱,刘春来又采取那种阶梯价格销售的模式,激起了周围年轻人的不满,也不至于那么火爆。

毕竟,那时候只卖了几十条出去。

裤子虽然属于潮流,但不是真正的牛仔裤,还得改。

一边考虑着这些问题,一边往解放碑走。

方寒面带笑容,眼睛上下打量着上前的女记者,缓缓开口:“请问您贵姓?”

“我姓刘。”女记者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可是今天第一位被方寒这么询问的记者呢,不,是女生呢。

“刘记者的月事有半个月没来了吧,但是用验孕.棒却没有测出怀孕?”

“啊!”

刘记者瞬间嘴巴大张,满脸的难以置信,有些吃惊的问:“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不仅是刘记者,现场的其他人也都大吃一惊,方寒是语出惊人,可配合刘记者的表情,即便是傻子也知道方寒说准了。

方寒笑着道:“您这个不是怀孕,而是因为作息不规律,睡眠不好而导致阴阳失调,第324章推倒圣女月事不规律,您要有时间,等会儿去内科挂个号,让我们江中院内科的医生给您调理一下。”

“好,好。”刘记者连连点头:“方医生,谢谢您。”

方寒不再理会刘记者,而是看向其他人:“还有谁需要检验一下我的水平?”

“方医生,我,我......”人群中不少记者都大声喊着。

不到两百条,即使刘春来允许他们以不高于20块钱的利润卖出去,可这利润还是太低了。

“一会儿回去问问刘春来。反正白天也没事儿,要好卖,得晚上到那些跳舞的地方。”吴二娃说道。

能多赚一些是一些。

长丰麻纺厂。

这里距离解放碑只有3公里左右的直线距离。

这家厂,在39年就成立,是国内最早的苎麻纺织厂,规模也够大。

苎麻在西南地区很多,大多数都是野生,生长快,农村里面无论是缝衣还是纳鞋底等,都是用这种不需要复杂加工的料。

刘俊辉有个远房亲戚在里面当了个小领导。

所以,能找到这边来。

“张哥,现在你放心了吧?他们马上就安排生产布料,三天后,布料就会开始有成品出来,制衣厂那边就能生产了……”

出来后,刘俊辉变得轻松起来。

十万块钱的订单,对于长丰这样的国营大单位,从圣女到贱奴晓琳的蜕变也是不小的数量。

特别是在现在棉布跟化纤布料在市场的火爆,麻纺厂生存更困难,所以对方在知道第一批订单就十万,收到三万订单后表示,马上就安排生产。

张建民点了点头,“这事情不错。”

确实不错。

杨昆在内心里询问着自己:“要不晚上去‘九街’玩玩?”

九街这里就像是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新天地一样,属于重庆酒吧的集中地,而在酒吧多的地方,漂亮的小姐姐也多。杨昆去哪里当然是想去获取资源了,在杨昆的心里觉得酒吧比什么直播好多了,你在直播里打赏个一万顶多就是哥哥牛皮,大气,加个微信。

但是在酒吧里花一万,那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如果真的今天遇见了有缘分的小姐姐,杨昆开的车又不是什么两座的,他请个代驾来也能载着小姐姐一起去酒店嘛。

不知道是不是重庆的火气重,杨昆吃着杨枝甘露都压不下心里的火了。

都说男人一有钱马上就变坏,果不其然,杨昆有了钱‘色域’也跟着上来了,也有可能是商场里面行走的大白腿小姐姐们太诱人了。

“对了..”杨昆摸出了电话给自己家里人打了过去:“老玛,我今天有事就不回来吃饭了。”

一个巨大的机会。

看起来吴二娃不如刘俊华聪明,第章推到百花仙子但是他却明白,对方敢把这么多裤子不收钱就交给他们,绝对不会是出于信任。

初次见面,相互都不了解,哪里来的信任?

最终结果,可能只有一个——对方在试探。

为什么要试探?

如果没有更大的合作……

这是他让所有人都跟他一起等着的原因。

刘俊华那么聪明的人,他会不知道么?

至少,吴二娃不会这样认为。

而此时,刘俊华一行人,正在距离解放碑不远的一个私人小餐馆里,平时他们都是在这里聚餐。

胖乎乎的中年老板娘正在不断地往桌子上端菜,脸上的笑容让眼睛都成了一条缝。

以前这些家伙抠抠索索的,今天倒好,刘俊华一上来就丢了十块钱给她,让她看着弄一桌子菜。

“今天下午,就各自去找那些小的缝衣社,看看有哪家能制这种裤子的,另外,找到布料供应……”刘俊华端起手中的老白干,一脸豪迈,“以后咱们兄弟成为万元户,就靠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