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各个都有其他事业,陡然要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难度和压力无疑是巨大的,绝对会对其他事业造成一定的影响,这就令他们踯躅了。

会议室的气氛霎时间安静下来。

柴生雄太面无表情地在众人脸上扫过,最后投到渡边明仁身上,这个提议既然是他提出了的,自然要他表态。

渡边明仁与柴生雄太对视一眼,淡然一笑,朗声对众人说道:“我知道陡然之间要大家拿出一大笔资金来,难度很大,不如这样,我们拿出增发新股,筹集一百亿的资金,然后找银行帮忙杠杆收购股票,如此大家的压力就更小,不知诸君意下如何?”

“这个办法不错,压力会小很多,分到我这里也就二十多亿的资金,当然如果你们少出点,我多出一些也没关系。”

渡边明仁说完,柴生雄太就直接发话定调子,话中有话。

好几位股权比例靠后,勉强列席的董事脸色一变,增发新股要是他们不参与,那么股权重新计算后,他们的股权就会低于5%,到时候会丧失董事席位,这怎么可以?

“就像穷人看到我们富豪,也以为我们天天都是吃不完的五花肉。”

秦伯栋不无一脸向往的说道:“那也只有等到真成仙了才知道其中滋味了!”

“后来呢?你们就这样放弃了吗?”

“我们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还是再三表示愿意放弃尘世,一心求仙。”

“葛洪最后磨不过我们,才是说给我们三十年的时间考虑清楚,更让我们在这三十年里面把该享有人间富贵再享尽以后,如果我们还想成仙,就让我们去找他,到时候给我们仙缘!”

“三十年!”

陈修激动说道:“现在已经是三十年。您见到了葛洪没有?”

“还没有,现在离着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村花和我在玉米地里

一个月。

陈修这次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秦伯栋和秦雄都是跟自己约定保护秦芷一月了。

原来他们不是有把握一个月内干掉欧建华,而是想着一个月后有机会再遇到葛洪!

有葛洪这个神仙出手,自然什么欧建华都够不成威胁了!

“前辈,我……”

为了救苏锐,夜莺真的是豁出去了,连“前辈”二字都喊出来了!

“丫头,我也求求你了,别再喊了,不然我真的怕我会心软。”张玉宁皱着眉头,一副不忍再看的样子。

夜莺真的想把这不要脸的老家伙给大卸八块喂野猪!

就在夜莺已经束手无策的时候,一辆看似路过的别克商务车从旁边开过,只不过开出了几米之后,便一个急刹,陡然停下来了!

车门打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立刻从其中飞奔出来!

这是姗姗来迟的刘风火与刘闯兄弟二人!

他们一下车,就已经看到了趴在地上人事不省的苏锐,脸上的表情立刻阴沉到了极点!

正处于绝望和无助之中的夜莺无声的看着这一切,她不知道这刘姓兄弟到底是来帮助苏锐还是害苏锐的,因此一时间竟然没有出声。

刘闯跑到苏锐的身边,想要试探一下他的脉搏,却陡然看到雪亮的寒芒充斥了他的眼睛!高粱地儿野炕头第57集

“谁也不许碰他!”

“葛洪!”

“是晋朝那个葛洪?”陈修不敢相信的再次问道。

“没错。”

“真……真……真是那个写了《肘后方》留传后世的葛洪?”

“正是他!”

秦伯栋见陈修激动得有些反常,更是奇怪问道:“怎么,你也见过葛洪?!”

“不……不是!”

陈修只是不能把蜈蚣岭上葛洪留书的事情说出去,只得装作很是震惊说道:“我是觉得奇怪,葛洪活到现在没有一千八百岁也有一千七百岁了,他……他怎么肯能活得那么久!传说中张三丰也不过是活了三百岁而已。”

“所以我才说他是神仙!”秦伯栋捋着须说道。

陈修从蜈蚣岭那里得到葛洪的留书、以及看过石棺盖上面的《遇仙图》,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仙”的存在,或者是外星人的存在,潜意识里面,他还是认为那可能不过是葛洪年老时候神志不清的臆想而已。

现在听秦伯栋说三十年前居然碰到过葛洪,是让他在一次刷新自己的世界观。

“单单一只手打碎野猪头盖骨,也不能说明他就是神仙。可能他只是力气比较大而已!”陈修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试图求证着。

“他可不只力气大而已!”

秦伯栋摇头说道:“我和老欧可是亲眼看到他在天上御空飞行!”

“御空飞行!”陈修两眼都瞪大了。

“葛洪把我们从野猪口里救下以后,是提着我和老欧两人直接御空飞行上到了一座山峰!田野里的玉米完整版”

“啪!”

陈修被震撼得在也站立不住,一下子坐到了沙发上,一旁的秦雄是拍他肩膀说道:“震惊吧,我第一次听我爹说的时候我也是不敢相信。”

要不是秦伯栋千亿身家的大富豪身份摆在那里,换作是一个乡下老农说出这样的故事来,谁又敢相信。

不把他当作神经病或者老人痴呆来看就不错了!

“后来呢?”陈修坐在沙发上舒缓了一会情绪是继续追问道。

“我和老欧遇到了神仙,自然不能错过如此机会,自然是更他求仙缘!”

“但是我们也不能确定一桥集团的股价会跌到什么程度,相贺家族肯定会增持股份确保对一桥集团的掌控,我们要抢在他们之前收购才行,否则他们增持到了51%,我们就算持有了49%也没用!”

“一桥集团正常市值是在八百多亿日元,比我们公司高两百亿日元,即使股价暴跌,我们想要收购,只能寄希望于全资金收购股票,资金加股票并购的形势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的资金哪里来?”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基本上都同意这个计划,但是有个别人想的更多,提出了一些忧虑。

不管在座的董事怎么说,柴生雄太都没有表态,而是静心听完,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脉络。

“啪啪!”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

柴生雄太拍拍手掌,众人立马安静了下来,齐齐把目光投向他。玉米地里的小鹅与玉柱

“大家的态度我也了解了,对于渡边君的提议,都认为可行,那么就确定收购一桥集团的股票,能成为第一大股东最好,不能的话,也要成为一位实权股东,制衡相贺家族。”

林逸做梦也想不到,卢边仁竟然会被关在这地牢之中,难怪一直杳无音讯,难怪以齐天镖局的人脉网都没有半点回应,被关在地牢之中常年不见天日,外面的人能找到那才真见鬼呢。

林逸发现卢边仁的同时,卢边仁也在打量着林逸,不过并不认识,毕竟林逸现在套着千丝面具,完全就是一副粗鲁莽汉的陌生面孔。

相比起其他幸灾乐祸的众人,卢边仁的目光之中倒是没什么恶意,还带着一丝怜悯,每一个新进来的人都会被这横疤男子欺压,他自己也不例外。

对方是元婴中期高手,而卢边仁却只是金丹中期,相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又不像林逸这样可以轻松越级对敌,在横疤男子面前可谓毫无反抗之力,自保都不行,更不可能出手相助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同情一下了,若是敢跳出来公然作对,那无异于自寻死路,毕竟这里是地牢,而且外边守卫对这里面的事情基本就是持放任不管的态度,真要动起手来,死了也是白死。

但也是仅次于五大顶尖天级宗门的宗门,传承历史超过了三千多年。

此刻在天极宗的大殿中。

正上方坐着一位留着胡子,身穿白色长袍,一脸威严,田野里的玉米我和娘刚正不阿的中年男人。

他正是天极宗宗主程山。

而在程山下方右侧同样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一双三角眼,眼窝凹陷,透着几分阴鹫般的目光。

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是程山的弟弟程海,也是天极宗副宗主。

在程山下方左侧坐着一位青年和一位须发白眉的老者。

这位青年面容俊朗,带着几分傲气,一身实力达到了五转元丹境,算是一位天之骄子。

他正是小世界三大顶尖天级家族之一的天宇族少爷天宇明。

在其身旁的老者则是天宇族三长老,一位七重元婴境的强者。

“程宗主,不知道你考虑的如何?”

“我们这次可是十分有诚意的前来提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