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敢。”

这个时候软禁自己,只会把自己激怒,如果自己要硬闯,后果怕是会更加糟糕。

他不过是做做样子,想让自己主动妥协罢了。

秦之意抬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终于收服了这个浪子。

如今的曲洺生,事事以自己为先,总想着护她和孩子平安。

若是再往前几个月,自己大概会很高兴地将此事昭告天下吧?

可现在……

这么优秀的人,又愿意为爱情收心收性,应该有更好的人来配他。

与他比肩的那个人,也应该是这世上最耀眼的女人。

而不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往后也无处可去的人。

秦之意在看到林念传过来的那份东西时,忽然就明白了秦非同为什么说自己一直身处地狱。

她有一次和秦非同聊起过容颜,总觉得秦非同的眉宇之间,不似他说出来的话那么冷漠无情。

后来她知道了——

包括这根雷竹。

若不是金锋今天点醒的话,这根雷竹也就会在夏鼎入土之后烧成灰灰。

这根雷竹跟随了夏鼎三十多年,无论夏鼎走到哪儿从不离身,更不会交给谁保管,就连夏玉周跟生活秘书都没资格触碰。

一则这根雷竹来历非同小可,贵太子小说阅读网二则,这根雷竹里面更是有机关。如果有遗嘱的话,那还真的就只能藏在这里面了。

夏玉周拿过雷竹的当口第一件事就把雷竹的机关启动。射出一根两寸长的钢针,等到安全之后,立刻开始在雷竹之上摸索探寻

这一刻,夏玉周半个身子都在抖着。

看见夏玉周这般的着急和迫切,金锋轻轻垂下眼皮,看了看棺材里的已然变色的夏鼎,心底长叹。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老狐狸,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太上皇,太子都熬了白头……”

“以史为鉴,乾隆和嘉庆的先例和后果,你就没想过吗?”

默默的退到一边去,静静的坐下来,轻轻的把包包放在怀里,点上烟一言不发。

李寒烟咬了咬嘴唇,讪讪一笑,尴尬道:“那个,我还以为是一辈子100万,如果是一年100万的话,那,确实很多了。”

说完这话,李寒烟忍不住再次羡慕起了童蔓蔓。

这个大凶的小姑娘,运气是真的好,先从陈放手里拿到了几十万的香奈儿包包,又在半岛酒店的豪华江景房里吃好住好,眼下,陈放居然还给她开出了每年100万的生活费……

再想想自己家那口子,对比之下,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李寒烟难免一阵心累和惆怅。

忽然有些怀疑起了自己当初结婚,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抉择了。

就在这时,李寒烟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童蔓蔓提醒道:“寒烟姐,你手机响了。”

“我知道。”李寒烟忙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喂?刘姐,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寒烟,你现在和家俊在一起吗?”对面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这是李寒烟老家的一个亲戚,现在也在沪上发展,平时两家人偶尔有联系。

在借刀杀人这方面,苏锐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不过,这几分钟看似苏锐取得了极大的优势,但其实每一秒钟都是险之又险,无数次的和死神擦肩而过!

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也没错!

然而,这样的“战略性转移”,对于苏锐体能的消耗也是极大的,而且,极速状态之下的每一次急转急停,都是对他脚踝以及膝盖的重大考验,也幸亏他的身体经过了司徒远空的打穴刺激,话本小说阅读网激发了一部分的潜力,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

龟山景洪停下了,苏锐也得抓紧利用这个机会恢复体力才行。

望着对面的那名神忍,苏锐咧嘴笑了起来。

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而苏锐却能够把一名神忍给折腾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已经算是成功了!

战神阿瑞斯和狂神赤龙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尽是震撼。

阿波罗的表现,真的震撼到了他们!

他们相信,如果把苏锐换成自己,绝对没可能做到他这样!

这边夏家门徒和嫡系围在一团,里三层外三层直勾勾的盯着那根雷竹,眼中火热的欲望如火努努岛喷发的火山岩浆。

烧化一切。

没有谁不想要那份遗嘱。

万一,遗嘱里,师尊师公想到了自己,给自己留了一份东西呢?

那,坐着吃躺着吃三辈子都吃不完了。

鲍国星、沈玉鸣、许春祥几个嫡系门徒不住的催促着夏玉周快点快点,一脸的焦急激动,连声音都在颤抖。

眼睛中布满了血丝,恨不得一把就把雷竹夺过来自己先开为快。

夏侯经跟曹养肇站在旁边,双手临在半空不住颤抖,赤裸裸的欲望尽显脸上。

看到夏家一大家子这般模样,小说阅读网 阅文集团旗下现场的人默默无语,神态各异,相当怪异。

王晓歆不动声色的退到金锋身边坐下来,轻轻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少装蒜。早不揭晚不揭,老祖宗要盖棺了,你搞遗嘱这么一出。想打谁的脸?”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都市太子类的小说完结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找!”

徐新华是神州第一修复大师,他对器物方面的认知感知非常敏感。

黄鑫是神州第一玉雕师,他的微雕技术登峰造极。

两个大师出马,一定会把遗嘱给找出来。

徐新华跟黄鑫神情悲痛中带着无奈,人在屋檐下只得硬着头皮接了这个烫手山芋。

当着无数人的面,几个大灯接过来,微雕显微镜组装好,挨着挨着一毫米一毫米的寻找。

徐新华则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把拐杖的机关拆掉,一一查验。

最先站起的,还是徐新华。静静摇摇头:“老祖宗的技术,我再练一辈子都赶不上。”

“总顾问,对不起。”

没一会,黄鑫也站了起来默默摇头:“每一节竹节重量完全一样,表层没有任何暗雕和隐匿的记号。”

那自己收集愿力的渠道就没有了,这些人还真有些狠啊!还好我的天网就快完成了,到时自己有了渠道后,就不会受限了。

小主人,为什么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开心,你不是说他们这样做只是帮你做功德吗?有人帮你做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那时就只有这样的设想,没有想到他们真的这样做,你知道他们这样做后,第二步是什么吗?第二步就是消除我在网上的影响,然后只要我得不到功德,就不能消除身上的封禁,那样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威胁。

“可是小主人你不是解开了吗?”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影响才对,为什么还一样的不开心。

是没有影响了,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事,他们这样做就不是在试探了,而是计划好了的,这只是第一步,后面的还有很多步,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到是明白,不过有什么关系,他们第一步就失算了,接下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才对,小主人担心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不早了,算了,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懂,反正现在我们都在赶时间,就看谁的更快罢了,如果我比他们快一步,那到时失败的就是他们,如果他们比我快一步,到时失败的就可能是我了!所以我必需得加快速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