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刷!

一袭白色的长裙,如云朵一般,在虚空之中几个折叠,很快便出现在林红袖的寝宫之中。

“呼……”

看到林红袖旁边,站在一个同样身穿白衣,丰神俊朗的青年,小玄女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抱着镇妖剑,走到杨云帆旁边,与他并列在一起。

目光注视着远处的几道黑色身影,小玄女微微皱眉,良久之后,她不解的开口道:“这几个,难道又是乌诺星域的修士?他们为什么如此执着?哪怕是离火城内有至宝神兵出世,也不至于让大圆满修士,接二连三的赶来离火城?”

“既然他们赶着来送死,我们能怎么办?只好成全他们咯!”

杨云帆望着那远处的三道黑色身影,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当然,这还要感谢苏锐手下留情,否则的话,白城壁的两只耳朵绝对会被生生撕下来!

“你看看,我放你一马,你还来劲了。”苏锐说道,“你们白君山,都是这么不识好歹的人吗?”

此时,白城壁的嘴巴上,还有一个大脚印。

而他的剑,已经不知何时落在苏锐的手中了。

那锋利的剑锋,正抵着白城壁的喉咙呢。

白城壁现在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之所以能够接连战胜李洪先和高东亮,绝对不是凭着运气,他有着可以笑傲江湖所有同龄人的实力!

妈的,自己一个不留神,竟然被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给坑了!

“人善被人欺,神医皇后我啊,就是太善良了。”苏锐摇了摇头:“有些时候,是得露出自己的獠牙来才行。”

“你……你想怎么样?”白城壁说道:“你不能杀我,这是规矩,你……”白城壁已经意识到,自己打不过苏锐了,但是,他还想找个机会试着发起偷袭。

所以,先苟着撑过眼前这几分钟吧!

“查过了,一穷二白,也没父母,寄住在亲戚家里,好像跟家里关系也不太好,在学校挺穷的,估计是,看上小姐了。”

“嗯,你去办吧,警告他离冰瑶远点,如果还是不听,滚出京都,跟死在京都,让他选一个吧!”

“好,我这就去办。”

文宇说着就准备后退,只是走出两步,又忍不住说道,“还有,那两位少爷跟小姐之间的事……”

他受了如此的奇耻大辱,根本不管那才俊之战的规定了,一心只想着杀了苏锐而后快!

“去死吧!”白城壁面目狰狞地喊道!

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一击根本不可能落空!百分之百命中!

然而,下一秒,苏锐的身形忽然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是的,宛若瞬移!

白城壁的剑只刺中了苏锐的残影!

而这一刻,他的

心里面陡然冒出来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紧接着,这白城壁便感觉到,自己的双侧耳朵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

这让他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惨叫!最强神医帝妃

紧接着,这位白君山最优秀的弟子,就失去了重心,整个人朝后面仰去,后背再次狠狠地砸在地面之上!

原来,这一下,苏锐是闪身到了白城壁的身后,扯住了他的耳朵!将其狠狠的拉到了地上!

在白城壁耳朵和面部的连接处,被撕开了一个血口子,鲜血顺着侧脸,朝着颈部流淌而下。

而且……时间极为紧迫。

看着远迦竟然不理睬自己,扭头离开,白城壁的眼神瞬间变得阴鸷了起来!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被人这般无视过了。

“我实在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过来打这个招呼。”苏锐看了看白城壁:“难道是想要和我谈谈心?”

白城壁的面色阴沉无比:“你就这么自信的吗?”

“我想,你们白君山恐怕撕了我的心都有了。”苏锐摇了摇头:“所以,你来到这里,大概率是向我宣战的,对吗?”

“你能靠运气走到现在,真的挺不容易。”白城壁说道:“恭喜你。”

这句话中着实是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在其中了。

苏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谢谢。”

停顿了一下,他又往白城壁的胸口位置插了一刀:“当然,这个过程确实很不容易,神医皇后狠且妖毕竟是放倒了你们两个天才剑客,他们还好吧?”

看着苏锐那关心的神色,白城壁真想一把掐死他!

“拜你所赐,他们都还挺好的。”白城壁靠近了苏锐,话语之中满满都是威胁的意味:“当然,你和白君山之间的仇,也算是解不开了。”

“我算是彻底服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情不自禁献上了自己的膝盖。”

“6666666!”

直播间的氛围格外的火热。

而且蘑菇屋那边,一众明星看到宁飞直播的场面,更是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咱们这是向往的生活,人家这是修仙的生活,比不了啊。”

黄三石看到这种场面,忍不住感叹一声。

这句话引起了网友们的强烈反响。

不出意外的是,宁飞再一次上了热搜。

宁飞带着熊猫和黑熊打太极的视频,在网上疯狂流传。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华夏有这么一个厉害的道长,弘扬华夏传统文化,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找他的商业代言、杂志报纸更是数不胜数。

国内有一家非常有名的时尚杂志,想要做一期古风专题,希望拿宁飞做封面模特。就是宁飞只需要穿着太极日月袍拍一张照片,杂志社就愿意支付500万的费用。

一张照片500万,神医皇后太嚣张沐云清可以说是天价了,不过宁飞还是拒绝了。

不只是商业代言,还有娱乐圈的电影预约、综艺节目的邀约,宁飞统一回绝了。

“宁观主真的神了。”彭小畅在一旁,满脸都是惊叹。

这个时候,宁飞的声音从平板电脑里传出来。

“你们两个看好了,先这样蹲下,然后慢慢的一只手推出去,另外一只手画圆。”

听着宁飞的声音,蘑菇屋众人脸上渐渐浮现出几道黑线。

“他是在教熊猫和黑熊打太极?!”

和惊讶的蘑菇屋相比,宁飞的直播间弹幕早就炸了。

宁飞带着黑眼圈来到南湖后,黑眼圈和小熊面面相觑。

这两个家伙都是熊之一族,只不过熊猫生活在竹林里,黑熊一般在森林的深处,秦山山脉又这么大,它们基本没有相遇过。

如今见了面,两只熊的脸上都是黑人问号脸。

黑眼圈在想这黑不溜秋的动物是什么玩意,小熊则在想怎么还会有两种颜色的熊。

现在黑眼圈还是熊猫幼崽,所以看上去个头不如黑熊大。

宁飞来到南湖边,坐在一块石头上。

两只熊一左一右陪着他。

文宇解释道,“小姐初到大学,面对全国而来的精英,可能会有些好奇与萌动,其实,绝大部分男生表面上看起来道貌岸然,实际上,还不知道他心里藏着什么龌龊心思呢,看人不能只看外表。”

“尤其是小姐花容月貌,神医皇后傲娇暴君凤舞又是富贵人家,即世俗所说的白富美,自然更会惹的许多男生趋之若鹜,刻意亲近小姐。“

袁冰瑶笑笑道,“哦,所以,文管家是觉得陈乐他也是有所图谋?”

“这我也不敢确定。”

文宇露出了几分慈祥的如老爷爷般的笑容道,“凡事还是要多加小心谨慎为好,男人在夜晚,又是跟小姐这么漂亮的人共处一室,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更何况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小子,现在大学里不挺流行,那什么,找个富家千金,攀附高枝,少奋斗几十年的说法吗?这种人,小姐以后应该还会遇到很多的。”

“是吗?”

袁冰瑶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只是想随便玩玩他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