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刚也笑了。

三高是主战场。

自己不认识他们,可三高有几个人不认识自己?

丁闯点点头:“好像是听过,不过我这个人记性比较差,高中的时候一直忙着学习,对其他班级的事不太清楚。”

这种时候只能装傻充楞,如果说听过,在气势上就矮了一块。

“赵刚,今天是吃饭的,别把你那一套乌七八糟的东西带到这里,谁规定三高的就得认识你?丁闯是好学生。”林小雪轻轻点了一句。

许君如没说话,不过也看向陈南,意思是大家出来开心,别让赵刚找不痛快。

没等陈南说话。

赵刚反问道:“小雪,你不仗义,我怎么乌七八糟了?丁闯是三高的,我也是三高的,校友,叙叙旧怎么了?”

林小雪不知怎么回应,缓缓站起身,走到丁闯身旁:“咱俩换座,我坐这里,你坐旁边。”

她要用自己把两人隔开。

丁闯乐得被保护,也就换座。

“你这是戴有色眼镜看人。”赵刚摇摇头道:“咱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个圈子很长时间没有外人加入,丁闯是你朋友,也就是我朋友,了解情况怎么了?还担心我带他去混社会?”

“哦,是默默啊。”费太太,点着头,“那孩子我见过,高中时就很可爱了,画画的女孩子都很有灵气,我还记得那时明宇似乎。。。”

“妈,喝茶。”费明宇及时拦住了妈妈的话。

费太太心领神会,闭了嘴。

“原来是默默,那天在酒会我见过她,女孩子越大越漂亮了。那天默默还跟我说起她未婚夫去了巴黎,不然那天就去领证了,想必是说的是奕辰吧?”

杜奕辰点了点头,“是叔叔,透完还想透咋办原本那天要去领证了。”

“现在领完了?结婚时叔叔给你们送贺礼。”

“叔叔,恐怕一时半会领不了,言默生我气离家出走了,从那时到现在都找不到人。明宇一直在帮我找,所以我们最近经常在一起,才会被媒体拿来炒,叔叔,您别介意。”杜奕辰说的诚恳又礼貌。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真的。。。”老费总笑的很大声。

“爸,你儿子怎么会,你儿子是喜欢女人的。”费明宇说的有点尴尬。

杜奕辰转到费太太身边,“阿姨,听明宇说,您做东西特别好吃,能教教我吗?”

“小骞!”

“小骞啊!”

刘晓飞坐在冰冷的雪地中哭着叫着张骞,痛苦无尽捶打自己打着石膏的断腿,用力的撞着轮椅,哀坳痛绝,仰天悲嚎,撕裂肝肠。

“死了……”

“金锋死了!”

“他死了!”

郭嗣贤火幽幽两个人直直看着那里,尖声大叫:“金锋他死了!”

“他死了!死了!”

“死了死了!”

一听这话,跟李天王扭打在一起的洋葱头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喃喃叫了一句老板,却是被李天王一拳击倒,重重倒在地上!

狂暴的李天王趴在洋葱头身边,疯狂的捶打洋葱头的身体。

洋葱头呆呆看着李天王,咧嘴笑起来,女生突然想那个了怎么办满口血牙惨不忍睹,软软叫道:“快点打死我。快点打死我。我好跟到老板儿去。”

“没得我给他做臭豆腐,他……不……”

“打重些,打重些……”

听到这话,李天王怔了怔,失去本性的他一声爆吼逮着洋葱头猛甩出去。

“你要去啊?”陈南又问道。

“不许去!”林小雪严肃开口:“赵刚,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有点正事,找份工作不行么?做这行没有好下场,都不能善终。”

生气不是假的,而是真关心朋友。

“打架报警,找你有什么用,好好吃饭!”许君如也道。

赵刚看着两人莫名一笑:“你们说错了,报警未必有用的事,找我一定有用,咱们路不同,我家祖传混社会,除了继承老祖宗传统,还能干什么?不过放心,什么事都得等到吃完之后,吃饱了才有力气砍人。”

“你……”林小雪气的哑口无言。

“别搭理他,脑子有问题。”许君如白了一眼。

赵刚也不在意,随即看向过来道:“丁闯,你家在小湾村是吧?今天太晚回不去,等会儿跟我走,先带你去砍人,再找地方放松,保证让你过的刺激。”

丁闯一直装成透明人,我想透你一下什么意思很少参与他们说话,没想到赵刚转换话题如此生硬,还是把矛盾转移到自己身上。

缓缓道:“打架不好……我就不去了。”

最后留出的缝隙,上下间距和小熊猫的脑袋宽度差不多。

这样,一个碉堡般的石头洞穴就做好了。

小熊猫可以钻进去,在里面窥伺外面的动静。

就像机枪手在碉堡里,通过方形的射击孔向外侦查一样。

不过,洞口的方向正对着玻璃幕墙,所以嘛……

通过土丘抬高了“碉堡”的高度,加上几米的间距,让游客不用蹲下或者趴下,只要目光稍微向下,就能看到小熊猫呆呆窥探的可爱样子——如果它在里面的话。

碉堡的作用,不止是让小熊猫躲在里面,提供一个藏身之所。

顶部那块扁平的石头,还可以让它趴在上面,懒洋洋地晒太阳。

小熊猫的爱好之一,就是在向阳的山崖或大树顶上晒太阳,所以四川当地群众管它们叫“山闷敦儿”。

树,是展示小熊猫自然行为必不可少的!

小熊猫擅于攀爬,在树上的时间占百分之五十以上,遇到危险时,可以迅速爬上高大的树木和在树间移动来躲避敌人。

费明宇笑了笑“来吧,给你介绍。”

“爸妈”费明宇笑的一脸明媚。

“儿子回来了,还带了朋友。俊浩也来了,今天家里热闹了。”费太太笑的温柔。让子弹头透透透

“这是杜奕辰,最近很火的明星。”费明宇指着杜奕辰说。

“阿姨好,叔叔好!”杜奕辰一脸乖巧的模样。

“哦,杜奕辰,我想起来了,在电视上见过你,还主持综艺是吧?”费太太笑着说,“小伙子很帅啊,本人比电视上还好看。”

“谢谢阿姨。”

“杜奕辰,是吧。”费明宇的爸爸——老费总看了看杜奕辰说,“明宇,你们最近的新闻有点儿多啊。”

“爸,你说今天早晨的新闻吧,纯属无稽之谈,怎么可能。”费明宇说的不屑。

“这么多年,也没见你交女朋友,也不是空穴来风吧?”

俊浩早上也看了新闻,听着十分尴尬。

“叔叔,您多有误会,我已经有未婚妻了,是言默,想必叔叔阿姨都知道,明宇的高中同学。”杜奕辰说道。

“……应该是吧。”

“是吗?”薄言也不后退,他只是微微侧头,快速扫了一眼档案袋上的字幕。

其实他找的应该是对的,是根据夏思雨刚刚抄的那个条目来的,但他却故意逗她:“我觉得不是。”

“那就再找啊。”夏思雨的的声音低低的。很想做的时候怎么办也许是因为这是档案馆,跟图书馆一样,需要保持一定的安静。

档案馆不像图书馆,不是一般人能进的来的。但就算是这样,这也是公共区域,即使看守和管理档案的工作人员坐在很远的门边,也许正玩着电脑浏览网页,但她还是不想在这里闹出什么动静。

砰!

洋葱头脑袋重重砸在冰冷的墙壁上,缓缓滑落嘿嘿笑着。

“老板儿……”

“等哈我!”

“我来了!”

一边说着,洋葱头的声音渐低终至不闻,眼睛却是鼓得老大!

李天王呆了呆,口鼻呼呼有声缓缓收手,茫然眨眨眼,身子抖了抖,颓然坐倒在地。

“老三……”

“金老三……”

西北角,龙二狗拖着断腿一步一步拱向前,血泪长流!

朱永革还在抖动的手一下子定住,悠然松开。

双手扣紧的骚包一头栽倒在地。

化生池上,七世祖抖了两下,吐出一口血,喃喃叫了句亲哥,晕死过去。

“金锋死了!”

“金锋死了!”

李家上下热血澎湃,狂吼出声。张德双和黄睿璇紧紧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金锋终于死了!

他终于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