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您,把雨柔带走,让我来处理。”

“好好好,你处理,你处理,雨柔,快跟我来……”

任东国发疯。

回家再收拾他。

张春琴可不希望女儿有丝毫损伤,说着,便要拉拽任雨柔,但是却被任东国一个凶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随后,他抬起头来,看着叶天纵,苦口婆心道:“天纵,听话,给人好好赔礼道歉,雨柔的事情,慢慢商量,但是现在,生死攸关,咱可别……”

“爸。”

叶天纵打断,郑重道:“我最后再强调一次,我能应付。”

“希望您能相信我。”

“仔细回想一下前后,明白?”

这是在暗示。

先是疗养院的下棋高手。

再是汽车旗舰店豪掷千金。

再到莫名出现的钟西梁。

这一系列。

虽然每月的分红拿的比例挺狠的,但是他吃肉,自己喝汤,他心满意足。

如今。

主子被咬,他怎能坐视不理?

这可是聚贤山庄,主场。

别怂,干!

“你算什么东西?”

“梅公子要和你老婆山庄一日游,那是看得起她,成年人喝母乳有益处吗多少人还没这机会,你别给脸不要脸!”

“更何况,就是游玩,闲逛,哪怕是俩人真的发生了什么亲密接触,那也是你老婆无上的荣光!”

“你……”

“你怎么不把你妈或者你妹送给他玩儿?”

邱东山还没有说完。

叶天纵的一句冷汗,瞬间把他浇灭个透心凉!

“噗!”

甚至有在喝水的群众,一口喷了出来。

很冷。

也很好笑。

有些人,满脸讥笑的模样,让得邱东山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这傻子,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而张春琴更是吓得不轻,这美妆协会,是专门管辖美容院的。

如今,两个美容院合二为一,因为有晶床,加上自己经营有方,现在正慢慢的步入正轨。

她还没有开始享受美容院带来的红利,便因此而关门大吉了的话,那她非得发疯不可!

这臭傻子。

她就知道,只要带他来,准没好事儿。

先搅和女儿的未来婚姻大事,如今有殴打自己的‘直属领导’,这是要把自己一家给推入无尽深渊啊!

张春琴怒不可遏,一旁的任东国也手足无措的拉拉扯扯,而就在这时候,看不下去的宋义达,马上就咆哮道:“住手!”

“邱先生是我宋义达的客人,你居然敢这么打他?”

“看来,你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怎样母乳才会越来越多你是不知道聚贤山庄的厉害!”

“来人!”

早有准备。

本来以为这家人乖乖束手就擒,也没有必要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大动干戈。

“嗯。”

安幼月看了陈乐一眼,点点头,“我以前都是塞在书本最下面,最里面的。”

“哦,”

陈乐说着就把里边的几本书都拿出来,先检查了下里面,自然什么都没找到。

哪有这么简单的。

然后他又把书拿出来,一本本翻过去,怀疑着,照片有没有可能夹在里边。

陈乐几乎没有任何遗漏的,把每本书都拿过来,一本本打开。

可能是察觉到陈乐的动作,安幼月轻轻皱着眉头,咬着笔尖想了想道,“我觉得应该夹不进书里面的。”

“啊,这是为什么?”

陈乐不解的看向安幼月。

安幼月露出几分回忆的神色道,“因为,照片是很容易褶皱,或者被弄脏,甚至放久了还会容易被腐蚀,不小心沾到水也很麻烦,所以,我小时候特地把妈妈的照片,用一个等格的镜框裱起来的。”

“那个镜框还是有一点厚度的,喝自己母乳有什么好处也很硬,如果夹进去,应该很容易就能发现了。“

难得。

似乎是结婚以来,任东国第一次发火。

而且,看那架势,好像自己敢再说一句这傻子的不是,他就能打自己一耳光似的。

疯了?

被传染了?

一家人全都脑子有毛病了吗?

张春琴心里憋着火。

而任雨柔也看待了。

至于叶天纵,忽然内心某个温柔的地方,被深深触动了一下。

这老丈人,还不错。

知道反抗了。

哪怕是面对老婆,他也有底气,有胆量来质问。

很好!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没事的老婆,我能应付。”

“名头听起来很大,实际上,只是外强中干。”

“主要是,他们想把你带走,作为老公,我要不挺身而出,那得多少人看咱笑话?”

说到这。

叶天纵看向任东国,道:“爸,谢谢您了,我没事,我能应付。”

脑壳疼!

我没好气回应,“我从没承认他是我外公好不好!”

可当到了地方,我升起跟她一样的疑问。

那是一个小山坳,只有一栋四合院孤零零的矗立在那,屋顶上是太阳能发电板和一个卫星接收器,院子里还有口水井,还养着一条威猛的大藏獒。

霍胜男低语,“妙手摘星本名杨树山,这里是他老家,金盆洗手后就一直住在这。”

车停在院门外,威猛的大藏獒开始咆哮,从一间屋里出来一个妇女,男人喝人奶能壮阳嘴里吆喝一声。

“谁啊?”

说着她打开院门,看到我们后立刻欣喜,“儿子,你们怎么来了?”

原来是那个生我的女人,名字叫杨水秀,我立刻脸色不好。

天冷雪才不管那套,立刻笑着迎过去,“亲家母,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两人在那说着客套话,从屋里又跑出来一男一女俩半大的孩子,杨水秀赶紧招呼。

“青儿,媛媛,这是你们大哥。”

“……这样啊。”

陈乐轻轻的放下书,想了想道,“你应该……也不至于把书里挖个等大小的洞,然后把照片藏进去吧。”

安幼月可爱的连连摆手道,“诶?做不到的了,破坏书籍不是不对的吗,”

“而且,小时候的我,肯定也没这么聪明啦,我不像阿乐,我自小就比较笨,同样的问题,我都要做好几遍才能记住,同样的事情,妈妈要教很多遍才能懂,就连走路,也学了很久,即使如此,还是会经常跌倒。”

“没事,我觉得幼月很聪明啊,我也一点都不聪明,不喝母乳有什么影响那,那我再想想。”

现在的好消息是,照片比预想的更明显,是用镜框框起来的,如果还在房间里,可能还没损坏,陈乐也不用担心照片被腐蚀的面目全非的问题。

坏消息是,他原本以为照片只是一张纸,放在一个不引人瞩目的地方,或者角落,因为侥幸逃过清洁工的视线。

但,现在看来不是这样呢。

一张纸很容易藏,夹在书里都可以,甚至,说不定背着放的话,人家还会以为这只是张普通的纸,但你多个镜框,就不可能了。

徐梦娇很是尴尬,赶紧解释,“实在是显得太年轻了,抱歉。”

这马屁拍的,天冷雪的嘴角忍不住上挑,明显开心了不少。

很快飞机起飞,我还有点小紧张,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开始研究大拇指上的扳指。

董明权说这是法器,可我怎么也研究不出来,根本搞不懂这玩意怎么用,看起来更像是廉价的地摊货。

飞机降落在机场,已经有人来接,徐梦娇挥手与我们告别。

我也挥手告别,可天冷雪一拽我胳膊,“别看了,难道你还想送她一程啊?” “她不是普通人,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屏蔽了我的探查,应该是个奇人。”

天冷雪嗤之以鼻根本不信,霍胜男却脸色严肃,“你上次说的就是她?”

见我点头,她立刻掏出手机向上级汇报,这种强大人物到处乱跑可不行,必须得有人盯着。

路程还远着呢,我们三个乘车一路敢,道路两侧越来越偏僻,逐渐出现了茂密针叶林。

天冷雪忍不住询问,“你外公就住这么偏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