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的杨东旭离开了魔都来到了香港,不单单是美国各大股市的指数在暴跌,全世界的股市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而自从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杨东旭不单单在香港拥有了杨半城的称呼,手里的房产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并且做了短时间内不出售的保证。

在香港股市中当初为了救市投入的大笔资金,现在也并没有抽回来多少。因为很多公司的股票他都是炒股炒成了股东,有的还成为了大股东。

他要是从股市里面抽身的话动荡在所难免,再加上对于以后香港的经济繁荣他无疑非常的看好。

所以除了一些垃圾注定要被淘汰的企业之外,无论是房地产还是股市投资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他自己也不会贸然抽身走人的。

来到香港之后杨东旭没有去和富家的人见面,也没有去接触什么官面上的人。而是到了六叔家前来拜访。

1907年出生的六叔几年已经94岁的高龄了,TVB那边的工作他开始陆续脱手转交给自己的太太,也就是现在被称作为六婶的第二任妻子打理。

“好,明年你就要去江州读书了,许多事情还需要有人为你操办,就交给我吧。”赵寅说道。

这段时间,赵寅通过拓展销售渠道,已经拿到了好几千的提成,四神集团3老公滚远点接下来与超市的供货协议达成之后,李枫决定再奖励他一万。

这样一来,短短几个月的功夫,赵寅就能赚到他父母经营修车摊大半年的收入,能大大地缓解家里的经济窘境。

赵寅的父母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非常高兴。

两口子本来就对赵寅这小子的读书成绩不抱太大希望,反正自从上了高中之后,赵寅的成绩一直在全班乃至全年级垫底,就算能上大学,恐怕也只能勉强上一个专科学校。

现在跟这李枫搞销售,居然短短一两个月就能赚这么多钱,看来这个废柴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所以赵寅的父母非但没有反对,反而非常支持,甚至在他跑销售的过程中,还帮他找熟人,出点子,为销售工作的推进出了不少力。

“您老说的是。”杨东旭笑着应承下来。

六叔不喜的伸出手指点了点他:“你呀你,有本事也有担当,就是有的时候太滑头。做事儿比我们这些老狐狸还要不留痕迹。”

“您老谬赞了,还在学习中,还在学习中。”杨东旭脸上挤出菊花一样的笑容依然谦逊。

六叔摇了摇头懒得再说这个家伙,要是自己儿子或者孙子他还能敲打两句。杨东旭还算算了,这个年轻人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有本事。倚老卖老说教一些他自己都不信的话,显然不是他的风格,他也懒得说这样的废话。四神集团3萧云卿宁婉

所以六叔往竹椅上一靠,没在纠扯这些没用的,“听说你在内地和李家有些冲突?”

虽然在逐渐交接手里的工作,并且应酬宴会什么的大幅度的减少,但六叔对于香港发生的事情不说了如指掌,但该知道的都知道的很清楚。

商人除了雄厚的资本债户外,最重要的就是灵通的消息,不然那道菜都别想赶上热的。如果一个商人没了信息的来源,那他距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在这神霄宫之中,外门弟子无关紧要,乃是外人,一百年时间一到,便会被强行踢出神霄宫。

可是,内门弟子,则是完全不一样了。

每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令牌,可都是神霄道君亲自炼制的,上面加持着神霄道君的一缕气息,让神霄道君可以随时感应到每一个内门弟子的状态。

甚至,内门弟子遇到无封决的巨大危机时,神霄道君有可能会隔空出手。

内门弟子,在神霄宫的地位,属于主人这一个层面。

哪怕是最低层次的内门弟子,也是主人。

而雷霆守卫,不过是神霄道君创造出来,为神霄宫的弟子们服务的奴仆。

此时,他面对杨云帆这个正式的内门弟子,自然是不敢再像刚才那样随意。

“雷霆守卫,我一件事要询问你。”

杨云帆也不啰嗦,直接开口道:“我想知道赤炁真君的事情。”

“这”听到这话,雷霆守卫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他吞吞吐吐道:“蜀山剑主,四神集团3冰块红酒第几章赤炁真君的事情,岂是蝎可以随便乱说的?

金锋抬手将金贝嘴角的烟蒂扯掉,轻声说道:“我永远记得你说的这句话。”

刘盼盼这时候走上来,斜着眼睛笑意勾魂,娇滴滴的说道:“金老板,来天都城了,不请我们吃饭吗?”

“别说你悍马车队是租的。你是隐形富豪。我们早看出来了。”

金锋皱着眉抿着嘴,黑黑的脸上挂起一抹笑意,摇摇头却又豪爽大声说道:“天都城最好吃的,随便点!”

刘盼盼满是喜悦振臂高呼:“吃遍四九城!金老板买单!”

这一晚,是金锋这些日子里过得最开心的一晚。

陪着小妹在天都城的最大众化的小吃街吃了火锅,又去吃了烧烤,完了又陪着小妹去KTV嗨歌嗨到凌晨三点,最后扶着烂醉如泥的四大天后打车回家。

被金锋叫做四大天后的四个女孩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她们串场子的这几天时间里,保护她们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四百个。

嗨过头的女孩们一直睡到翌日中午十一多幽幽的醒转过来。

最先苏醒的刘盼盼睁开眼第一时间就去看手机微信群里有没有串场子的信息。四神集团3红酒萧云卿

并且对于自己的身体六叔也的确有得意的资本,毕竟放眼全世界有几个90多岁的老人耳不聋眼不花,每天还能坚持走路半个多小时的?

“这次来找我老人家什么事情?”六叔端起旁边的茶水抿了一口开口问道。

“没来香港就算了,来了香港自然要过来看看您老人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过来单纯的看看您。”杨东旭说道。

六叔点了点头,他知道杨东旭不是再跟自己客气。而是真的实话实说,毕竟以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成就,没必要和他这个老头子虚与委蛇。

“过来看看也好,这样不少人能睡个安稳觉。”六叔笑着调侃道。

“没您老说的那么夸张,我还年轻肩膀上抗不了那么重的担子。”杨东旭谦虚的摆手。

“在我面前不用搞谦虚那一套。有本身就要勇于抗担子,难道把众人交给那些脑满肠肥的人闹出什么乱子来你就心安了?

所以别管那些人说什么,做你该做的事情,表现的突出一点怎么了?年轻人没点锋芒,还是年轻人吗?要是年轻人都像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样没了闯劲,那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六叔哼了一声。

大家纷纷点头,对会议的时间都没有异议。

“高厂长,财务上需要准备好一百万的现金,四神集团哪个比较h这可是一笔大数目,一方面要提早跟农信社打好招呼,另一方面还要确保资金的安全。另外就是详细列出分红人员的名单和分红金额。记得再准备一些米和油,分发给村里的老年人和贫困户。”李枫说道,“我们要通过这次分红大会,把村里的人心都汇聚起来,为明年的工作打下扎实的基础。”

高小军点了点头:“财务上没有问题,我这就准备调集现金。赵书记,资金调拨可能需要好几天,咱们存现金的地方一定要格外当心,我想能不能由村委会出面,召集咱们村的安防队,为金库值几天班?”

“这点小事不成问题,那咱们就说定了,1月1日上午十点,在村委会前的晒谷场上。”赵根全说道,“我这就去邀请新闻媒体,最好把镇里的谭镇长也请来。”

“好,谭镇长非常重要,接下来玩具厂的扩大生产计划,还需要他的大力支持呢。”李枫点了点头,“大家分头行动吧。”

南桥村工业园区项目,就是在万元镇副镇长谭辉的一手策划下,才最终落成的。

“你说那个金锋是不是骗子啊?悍马车把我们送到天都城就不见了。还说请我们串场子,到现在都没反应。”

“别说啊,我们还有五千块在他那呢。他该不会不还吧。”

“就是。还说什么报仇?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小二哈你也嫌弃他了?那可是你哥啊。一笔难写一个金呐。”

人群里,金贝叼着烟切了一声没好气叫道:“瞎说。我哪有。”

“那是我们金家人不假,人家的悍马车车队也不假。”

“安排我们串场子也不假。好歹没有饿死啊。”

顿了顿,金贝回头说道:“你们可就知足吧。人悍马车队送我们回来,油钱都不止五千块。”

刘盼盼三个女孩噗哧噗哧的笑着,不停的打击着金贝。

“你哥说的,要满足我们所有的愿望,到现在,我们还在串场子,你怎么不说了。”

金贝顿时气恼咬着唇,圆圆的眼睛直直瞪着刘盼盼几个人,大声叫道:“再说绝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