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琴的新律师姓白。

白律师用眼神示意韩琴要冷静。

在法庭上不是比谁声音大,胡搅蛮缠是不行的,一切都要以证据说话。

郑致和说韩琴职场霸凌,恶意构陷,白律师还能说小鲵早就吃里扒外,泄露了韩琴可以给出的底价,导致韩琴谈判失败,亦造成了杂志的重大损失。

“原告倪思思在被杂志社开除后,很快入职了蓉城出版集团,众所周知,该集团的一些业务与我当事人所在的杂志社存在利益冲突,原告的行为让我当事人与畅销书作者签约失败,也让杂志社承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如果韩琴当时成功和闻樱签约,《少年偶像》现在为蓉城文艺出版社所赚的钱,本该属于杂志社才对。

白律师拿到了《少年偶像》的销售数据,上市一个多月就第二次加印40万册的畅销书,已经涉及到了很大的利益,足以让一些人背弃自己的职业道德!

像倪思思这样的员工,即便没有爆出收受贿赂的丑闻,有了渎职行为也该被开除。

“运气真差!”

“老娘这一次瞬移的位置,就跟【玄尘道君】,相差一万里。”

此刻,杨云帆瞬间计算出了姜瑾言瞬移的位置。

他顿时无比的郁闷。

若是老娘再往前方瞬移一万里,不久之前,他救出玄尘道君的时候,对方就可以告诉他,关于他老娘的消息了。

不过,仔细一想,似乎也没什么。

他在玄重峰内修行了几十年,甚至在小黑洞内开辟天地,花了几千年都不止。

可是,在外界,这才过去几天而已。

……

“刷刷刷!”寻着【时光长河】当中,姜瑾言留下的足迹,杨云帆不断计算她的空间位置,而后,施展了一次次空间挪移……大概,在经历了一千次空间挪移之后,终于,他在一处血色

笼罩的星空之中,王爷睡前总能听见暗侍在念找到了一个双目无神,神情呆滞的女子。

因为是一直寻着姜瑾言的脚步而来,所以,杨云帆对这一状况,有了充足的准备。

“咳咳。”此时,杨云帆看着这个精神几乎接近崩溃的女子,明知道她是自己的母亲,可却不敢马上相认。姜瑾言现在的精神状态极差,万一自己上去抱住她,大喊老娘,她要是被

傅一鸣走进方阵中,捡起为他准备的木棍,然后在大师兄的带领下,与猴群一起练气了棍法。

现在的猴群,因为灵气的滋润,早就不再随时随地调皮捣蛋。

就连那些几个运大的小猴子,练起棍法也是严肃认真、有模有样。

傅一鸣更不用说了,在大师兄的调教下,他早已练得熟门熟路,每个动作都很准确,而且力道十足。

“这妥妥练了十年的功力!”

“不知道村长开不开武术培训班,我也好像跟大师兄学棍法。”

……

棍法练完,又是一套刚猛有力的通背拳、少林十二路谭腿,最后大师兄性质来了,还带着练了一套醉拳。

虽然还没有得到精髓,但傅一鸣的表现,也足以让很多对武术有研究的网友,王爷睡前总能听见侍卫表示了称赞。

“算得上真功夫,拍电影绝对够了。”

“武术比赛也差不多能进前十了吧?”

什么情况,流程不是这样的吧?

很多人忽然想到老派克该不会年纪大了,弄出个舞台事故来吧.

“巩利,沉默的羔羊.“

突然,就在大家满肚子疑惑的时候,老派克又不紧不慢的张嘴了.

空气突然一下凝滞了.

然后,当第一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惊呼声开始此起彼伏的响起.

双黄蛋,竟然出现了双黄蛋.

而获奖的巩利整个人都是懵的,因为太过转折了.刚刚念出杰西卡坦迪的时候她已经接受了失败的事实.

该伤心的也伤心了,该失望的也失望了.

结果,就在她伤心,失望的情绪都出来的时候,突然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巩利完全不敢相信.有那么一刹那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蒙圈半响,在满场哗然声和震耳的掌声中,乔峰冲巩利鼓掌庆祝后,坐在台下的巩利才敢相信自己获奖了.

自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这个对于电影人来说最高的荣誉.

叮咚——

【残夜】打赏了10架超级火箭!

……

残夜:“村长辛苦,王爷睡前总能听见暗100架火箭买鸡腿。”

“我天,大佬出手,就是不同凡响。”

“这是要把所有的打赏,都给村长的节奏吗?”

“莫非残夜大佬,现在已经是村长的小迷弟了?”

残夜:“最近没空,没时间看别的直播。”

残夜:“大家也别争了,傅一鸣也算是村长的人了,一起支持吧。”

“残夜大佬这话,饱含深意。”

……

“他的变化怎么这么大?”

天晟娱乐的会议室,看到傅一鸣徒手攀岩的几个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

傅一鸣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自然清楚。

说不好听点,那是走路走快点都要喘气的。

结果这才两个多月,就能徒手攀岩,而且还是这种几乎无法攀登的石壁?

再说他之前还骨折了啊!

想要有好工作,离不开热度、人气,而且必须是正面的。

那种靠炒作丑闻的热度,即便当时很热,也绝对不会长久,这个世界没有几个傻瓜,各大品牌、影视公司更是人中之精。

而现在傅一鸣的热度和人气,就显得有点“不健康”,所以如何来改变这一点,就是余真现在要做的事。

他没有什么资源,对圈内的门道也懂得不多,所以能够利用的也就他的直播。王爷睡前暗侍

好在这次修路、修桥,让他的直播间人气又涨了不少,现在临近竣工,每天更是有几百万网友现场云监工。

加上很多人因为他是傅一鸣的师父,爱屋及乌,也比较支持傅一鸣,希望他能够来个漂亮的“反杀”。

所以当他在直播间宣布,今天傅一鸣要准备通过他的直播复出时,很多人表示会前来支持。

会来多少人,他还真的不知道。

但势在必行。

傅一鸣今天显得很是沉着,但也难掩内心小小的激动,不仅是因为今天复出,而是这段时间,他真的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万劫紫凰焱,这是紫金山一脉,最强大的血脉神焱,唯有神凰老祖,以及几个天赋卓越的核心子弟,才能催动。

“万劫紫凰焱?”

“你,你是我姜姓族人?”

看到万劫紫凰焱,姜瑾言擦了好几次眼睛,待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之后,她整个人一下子活了过来。

这一刻,她眼眸之中的光华,简直比星光还要璀璨。

“咦?”

“你长得好像六哥……难道,你是我六哥的孩子?”

看着杨云帆一袭紫金色神袍,丰神俊朗,翩翩如浊世佳公子,姜瑾言一下子就想到了她那个天才无比的六哥,也就是紫金山的六长老。

杨云帆和六长老,王爷睡前总能听见全文免费长得确实有一些相似。

外甥像舅舅,从遗传角度来说,这问题不大。

“完了。”只是,姜瑾言才刚高兴了没多久,神色却是忽然黯淡了下来,看着杨云帆,不由唉声叹息道:“我可怜的外甥,好不容易觉醒了万劫紫凰焱这样的天赋,本该大展宏图,成

为一代神帝。却被派来寻找瑶池女帝……”

说到这里,她便住嘴了。

因为,她怕继续说下去,影响自己这个【外甥】的心态。

“恨,当时得知这件事之后我就去找过她,我甚至想要杀了她,可是后来我才知道……”

“行了,你不用解释了,自己走吧。”她向我挥了挥手,已经不想再和我多说了。

“不,我要说,今天我必须把话说清楚,梁静是利用了我跟她的那些照片,但是她确实不知道买下照片的人是针对你的……并且她真的没有一点坏心眼……”

“呵呵,既然没有坏心眼那为什么无缘无故拍那些照片?”

这我突然解释不清楚了,我也很想知道梁静为何要拍下那些照片?

在我的沉默中安澜又笑了,笑得特别不屑,她又说道:“够了,你别帮她解释了,我祝福你们……但是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可是心里却渐渐没底了。

因为我真的感觉到害怕了,如果这是一场较量,我才是真正弱势的一方,甚至连和安澜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

照片风波的事情我真的解释不清楚,这只有回去问梁静。

但是我相信梁静是个好人,她绝对没有任何坏心眼,可对安澜来说她就是个大坏人。

我好不容易见到她,我真的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因为下次再想见到她估计很难了。

我没有离开,放轻了语气继续说道:“算我求你了,这次你就放过她吧!她真的是一个很可怜的女人,她好不容易才有的今天……而你现在所做的这些事,会将她彻底毁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