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在咖啡厅的人注意力更多的是集中在拍摄上,他走过来没有人发现。

甚至到了柜台,服务员的视线还远望这那边拍摄的情况。

“哆哆。”手指在柜台上轻轻的磕了一下。“给我冰美式。”

服务员妹子吓了一跳,脸转过来,不过下一刻受惊吓一样的死死的看着朴太衍。

“恩?一杯冰美式。”朴太衍再次提醒,很年轻的的孩子,也很漂亮。

“恩,好的。”女孩笑容马上变得职业起来,不过动作还有些不利索,反正是没有从看见朴太衍的惊讶中缓过劲。

“你这样,以后出道可是不行的。”

“啊?”女孩惊讶的看着他。

“不是练习生?”朴太衍疑惑,接的听老婆说过,这里岗位都是给练习生打工用的。

一方面补贴一些生活费,另一方面也是锻炼一些能力,这也算一种社交联系吧。

“是的,看见您。。太惊讶了。”

朴太衍瞄了一眼对方的名牌,其实这个打工岗位在练习生之中,还是挺抢手的。

江枫很是有些郁闷,按说他来江中院的时候和李小飞应该是没多大差别的,可现在好像已经被李小飞甩了一大截了。

“你们是只看到了李医生的进步,没有看到李医生的付出。”

陈远笑着道:“当住院总固然锻炼人,可也要看情况的,李医生当住院总的时候那是真的每天都在医院,也就一月回家一次洗一次衣服.......”

后面的陈远都没说,和何护士好上之后李小飞都不用回家洗衣服了,有人帮忙洗衣服的。

人都说医生最好不要找医院的护士,教主别想反攻护士也最好不要找医院的医生,同一家医院,都忙不说,一个行业的,也没太多隐私。

可真要遇到相互理解的,其实同行业的也不见的就没什么不好。

何护士就是在医院上班的,所以能理解小医生的辛苦,知道李小飞现在正是上升期,可以说是相当照顾李小飞了。

“而且哪怕是住院总期满,你们谁还坚持着方医生以前四点钟查房的习惯?”陈远问。

江枫等人一愣。

刘子瑜和宋少鹏分别抓了几个俘虏,去不同的地方审问了一番,很快就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仲达表兄,你真的猜对了!山连帝国确实有埋伏!”

回来的时候,刘子瑜看向林逸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敬!

若是林逸成立个门派,他绝对会是最忠实的弟子。

“大帅,属下已经问过四人,口供全都一致!前方峡谷中,山连帝国埋伏了将近两万精锐,并安置了无数陷阱,只要我们进入峡谷,就会遭到全方位的打击!”

说到这些,宋少鹏也有些后怕。

若是不知道这些,亲卫营真的追进峡谷,即便不被全灭,肯定也会死伤惨重。

亲卫营强,强在有林逸这个无敌统帅,强在比其他士兵更具有战斗力,强在林逸传授的战阵,强在提升后的黑灵汗马的速度!

可这些在遇到陷阱和埋伏的时候,并不会发挥太大的作用!师尊好大坐不下去

说到底,亲卫营的士兵们,依然还是肉体凡胎,依然还只是实力比较强的普通人,面对大规模的埋伏偷袭,他们同样会死!

难得碰上了,当然是先把地圈下来。”

杨凯苦笑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如果四个市都答应,同时开发四个项目,需要的资金可不少啊。”

王流摇摇头,纠正道:“不止四个,我说的是全都要,现在就有四个市抛来了橄榄枝,再等等,说不定还有其它市也会找上门来呢?

只要他们来,那就一个别落,全部给我签下来。”

“啊?四个还不够,其它市的还要签?”杨凯顿时目瞪口呆,然后一脸哭笑不得道:

“如果剩下五个市也都找过来,那就是九个项目了,南华、省城两座宏兴广场,哪一个都是近两亿的投资额。

现在如果一下子开发九个,那需要的资金保守估计也得十五个亿,甚至还可能更多。

这已经不是财务压力大不大的问题了,而是咱们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啊。”

“不需要这么多钱,九个项目又不是一个整体,分开去操作就好了,先拿下一块地,然后拿着地去银行抵押贷款,用贷来的钱再去拿下其它地。

女孩也不知道听面白没听明白,就是傻傻的看着朴太衍,过了一会差点朴太衍又要尴尬摸鼻子,她才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我会的,谢谢欧巴。”

用韩文回答的。《师尊想反攻》

朴太衍善意的笑笑,这个时候他的咖啡也来了,美式做起来还是很快的。

方寒当初查房本就是为了积累经验,而李小飞始终把方寒的法子记在心中。

或许李小飞没有太高的天赋,学东西慢,领悟能力差,可他一直在付出,用最笨的办法,方寒说的李小飞都记住了。

陈远也不得不佩服。

当初他还点拨过李小飞,也点拨过江枫,可李小飞是最早听进去的人,也付之于行动。

今天的那个病案,李小飞侃侃而谈,分析的头头是道,后面等于方寒都没有再过多的补充,其他人都觉得惊讶,觉得李小飞了不起了。

可只有陈远同时想起了方寒之前治疗的那位缩1阴症的患者。

李小飞能迅速反应过来,除了他确实成长了,进步了之外,也因为李小飞把方寒治疗的很多病案都记住了。

李小飞是天赋差,可他愿意用功,一遍,两遍,把方寒治疗的很多病案都记在了心中,这样才能在方寒开个头的同时,李小飞就迅速反应过来,从而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陈医生您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朴太衍并没有接,反正没事干,关心关心老乡。

宁艺卓才想起朴太衍刚才问她的后面问题。

“是的,歌手。”然后好奇的看着朴太衍疑惑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跳舞的?”

“呵呵,有点胖了,一看就不像你宋茜前辈是练舞的,虽然她现在看着也蛮胖的。师尊闭关被徒弟囚禁”朴太衍摸摸鼻子,不过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小姑娘原本还挺紧张的,可是一听朴太衍的话,立刻表情不对劲了,有些生气可是敢怒又不敢言,最后默默的把脑袋撇到一边。

“呃~”朴太衍立刻尴尬了,他害怕小姑娘被他说一句胖,然后哭出来就不好了,连忙开口解释了下。

“是听你声音蛮有特色的,还有就是想到以前了,当初练习生的时候,泰妍和你一样都是有些婴儿肥,一看就知道不是练习舞蹈进来的,当初她为了练舞可是很辛苦的。”

小女孩这样一听,立刻表情好很多了。

“真的?”

“恩。”

“泰妍前辈当初也是这样的嘛?我也是,刚过来一个是语言障碍,还有就是舞蹈课,特别累,每次累玩又特别想家。”

就像FX之后,隔了多少年才出一个Redvelvet?中间多少女孩因为坚持不住离开的?那边的白菜裴珠泫,当初在FX刚出道那会,就在考虑要不要放弃了。

因为她的年纪是和少时忙内一样大的,很有可能就等不到后面的一次机会,还好朴太衍和对方加油鼓劲了。

当然就算没有朴太衍,应该也会留下来,因为前世就是这样最后出道的,当然预言了一把的朴太衍,被玩坏的师尊还是在人家这里刷了很多的好感。

现在Redvelvet刚开始又起色,在加上公司现在很多明星开始个人活动,应该段时间内没有在计划新女团的样子了。

而且朴太衍也做不了预言家,因为他知道的历史保存期,最多只有一个多月了,再说现在很多情况都和前世知道的不太一样。

他这只蝴蝶还是改变了不少东西的。

“在这边的练习生经历,应该会成为她很宝贵的经验,要是回国还想像娱乐圈发展,她会比较容易的吧,所以你也是这样,既然过来学习了,就认真的学习,算是一种不错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