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交通很堵,张叹的车堵在永安街上,几乎是一步一步往前挪。视线内已经看到制片厂大楼,不过4/50米的距离,但看架势,没半个小时过不去。

张叹抬手看了看腕表,现在是早上七点四十,往常也是这个点到公司,一向交通很通畅,不明白今天怎么拥堵成这样。

一直到八点过十分,张叹才到公司,匆匆经过大厅,等电梯时,身边来了人,一同进了电梯。

张叹按了自己的9楼,询问身边的人:“几楼?”

“5楼谢谢。”

是一个声音清亮的男声。

张叹循声看去,觉得眼熟,出了电梯,灵光一闪,终于想起对方是谁。

这不是王逸凡吗!

制片厂真人影视部的一部网剧的主演,网剧的名字好像是叫《金科长》。

昨天刚听姜蓉说,第三季《金科长》正在筹备,之所以会被她八卦地关注,是因为作为制片厂为数不多的热门电视剧,这部的导演要换人了,此前连续拍了两季的那位据说是和主演理念不合,被撤换,现在换谁来还没确定。

那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牢牢锁住!

他仿佛无处可逃!

这一只大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道!

……

古树之中。

杨云帆一行人离开之后,那“蚕茧”模样的树皮,咔咔的裂开。

一具巨大的星纹白熊的尸体,躺在其中。

它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皮毛干枯,身上的星纹早已经碎裂,没有了任何灵韵……

“蒂娜!”

此时,老白熊苍老的声音,在白熊少女的耳边响起:“记得,我死之后,将这古树毁去,与我的尸体一同烧毁,将骨灰带回我星纹白熊一族的祖地。”

“老祖,军婚童养媳首长宝贝我知道!”

白熊少女眼中噙着泪水,十分悲痛,不过还是点头道:“您说过,我族的星纹,是一种神通,等到踏入神境之后,会自然觉醒血脉,关系重大,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中,以防被窥视出我族血脉的秘密。”

老白熊呵呵笑了一下,道:“蒂娜,你长大了,要学会一个人面对一切。我不能继续陪着你了……”

孙为民也看出了宋凌珊有些质疑,于是笑道:“这小伙子取子弹的时候都不用麻醉药,而且连声痛都没有说,就凭这坚韧的精神,我相信他说的话。”

孙为民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不可能一直的和宋凌珊闲聊,说了几句话后,就走开了,而宋凌珊则是推门走进了林逸的病房。

林逸本来想立刻抬腿走人的,但是那样有点儿太惊世骇俗了,毕竟自己受伤的地方是腿而不是胳膊,所以还是装模作样的在病床上躺了下来。

“林逸,现在可以做笔录了吧?”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林逸翘个腿躺在床上这姿势,宋凌珊就觉得他特欠揍。

“可以了。”林逸躺在床上,用仰视的角度看着宋凌珊,傅爷养了个娇媚的小妖精才发现这个姿势这个身材……,和今天早上自己看的那个AV女星有的一拼了,而且,细看之下,宋凌珊整个人倒是蛮漂亮的,恩……制服诱惑呀……

可能是察觉到了林逸的眼神有些不对,宋凌珊下意识的顺着林逸的目光向自己的身上看去,结果顿时脸色一红。

因为长期的高强度训练,让宋凌珊的胸部发育的格外的好,甚至都有些累赘了,如果不穿胸衣的话,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让她觉得很不方便,甚至都想去做一个抽脂手术,不过想想有够丢人的,还是算了。

是的,她喝醉了,醉的回不了家,要不是被好心人收留,不敢想象她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她脸色忽青忽白,想到昨晚在酒吧的事,渐渐回过味来。

她被算计了。

人心隔肚皮,谁能想到好闺蜜会和别人算计她。

她不确定是不是被人在酒里下了药,但昨晚的状态不能用不胜酒力来解释。

她也喝酒,酒量还不错,昨晚因为有陌生男人在,所以喝的不多,有意控制,但最后却伶仃大醉,这太反常了。

包包里的手机有大量的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她正要浏览,忽然听到院子右边的小树林里传出脚步声,七天七夜不断的承欢叶楚随即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衣的男子跑步出来,呼哧呼哧~~~~

她发现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发现了她。

她愣了一下,旋即连忙用手捂着半边脸。她起床后,没洗脸刷牙,脸上油腻腻的,妆花了,简直毁容。

张叹停下跑步,打招呼道:“你好~感觉还好吗?”

“还,还好,谢谢你们。”

众人纷纷恭喜宋雯,这个成绩相当厉害了,不然,制片厂不会花高价购买改编成动漫。

宋雯一边接受众人的祝贺,一边频频看向对面的张叹,张叹当然也少不了恭喜。

“谢谢,阅读量虽然还不错,但是和其他优秀作品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

导演这时说道:“目前全网漫画中,《燃灯者》排在第40位。”

这么看,确实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排在榜首的漫画已经过了百亿大关,直奔200亿。

说完了这个,导演才说到动漫的成绩。

“我们第一集的单日播放量是180万人次,全网排名第25位。”

张叹琢磨,这个成绩还不错,但对制片厂的期望值而言,狼性军长要够了一次有些低。

他见导演和宋雯脸色并没有变化,便耐着性子,继续听导演说道。

“全网热度是20。”

全网热度是指网络搜索的热度,满分是100分,20这个成绩不算好,要进全网前十,没达到50绝无可能。

要知道,现在李枫在国内的知名度,已经不亚于一些影视明星,所以当业界知道了乐园网吧与李枫的关系之后,大量的加盟申请开始如雪片般飞来。

李万民也没料到,现在自己的儿子在国内已经这么出名了,他一直埋头干自己的事业,不知道这一两年的时间,李枫已经在华夏市场建立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互联网帝国,使得整个华夏的互联网市场为之震动。

在网吧开业仪式完成之后,李万民终于松了口气,稍作休整之后,他就来到了位于百花路的新梦想集团总部。

李枫得知自己的老爹来了,非常高兴,便请他参观了集团的大楼。

两人在李枫的办公室坐下,李枫给李万民泡了一杯红茶,坐下来说道:“老爸,没想到你的生意做到江州了,比起原先的预计提前了不少啊。”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有江州的网吧愿意加盟,这次的第一家网吧规模就达到了300台,我们是按照江州地区旗舰店的标准来建设的,今天第一天开业,生意就爆满,高冷军长的童养媳效果非常好啊。”李万民说道,“接下来,江州市会有很大的加盟申请,我打算在这儿成立一家分公司,负责江州市业务的拓展。”

不过,杨云帆的目光之下,却能轻易看穿少女的本体,对熊族的美丽,他是无法欣赏的。所以少女的可怜模样,根本无法打动他。

“走吧!等我处理好了地球上的事情之后,就出发前往沧天境。”

杨云帆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挥,带着一行人,再度回到了东海市。

……

此时的东海市,天还没完全黑下来,落日的余晖洒在这座城市之上,为它披上了一层金色是面纱,看起来十分的美丽。

“你再晚来一分钟,应该能看到他们的尸体。”

秦惊龙淡淡一笑。

“果真是这样!”

朱雀锦池正愁找不到机会帮秦惊龙做点事情。

这下,他有发挥的余地了。

“王叔坐着便是,让侄儿代您收拾这帮垃圾!”

朱雀锦池请命道。

“你倒是比你弟弟会来事!”

秦惊龙还蛮喜欢朱雀锦池这个态度的。

搁着别人,自己的弟弟还在那跪着,当哥哥的不仅不敢在当事人面前发火,还要恭恭敬敬的表现一番。

孺子可教!

这大世子日后能成大事!

“王叔谬赞了,这是侄儿应该做的。”

朱雀锦池恭敬说道。

说完,朱雀锦池朝紫衫老者说了一句。

“阿七,有人说我和你是演员,你看着办!”

名阿七的紫衫老者微微欠身,拱手道:“大世子稍等片刻,我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