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的表情涌现出一股怒意。

苏锐看起来很不爽,说道:“白秦川临走的时候,让你一切听从我的指挥,你现在把这些话都抛到脑后去了吗?”

“他管不了我。”

如果白秦川听到夜莺的话,估计会气个半死。这还是个合格的手下吗?话里话外都不给老板半点面子!

“夜莺!”苏锐眯着眼睛,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我再告诉你一遍!对方不仅想要我的命,还差点害死了你二师兄!这是整个翠松山的耻辱!你比我更清楚,张不凡那个老家伙对脸面看的极重,倘若你此行失败,他恐怕会亲自出山!”

听了这句话,后面的王飞志根本无法控制住颤抖地身体,几乎都要吓尿了。

就算他这次保住了性命,回到翠松山之后,肯定还要面对师父的严厉惩罚!

“夜莺,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仅仅依靠你的武力是绝对无法完成任务的,如果因为你不听指挥而导致自己身死当场,可不要怪我!”

苏锐看起来已是气急,推开车门,怒气冲冲的走了下去!

夜莺捂着被苏锐震的发疼的耳朵,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之中有一丝犹豫。倔强和个性是她的标签,但是,这两个形容词却并不等于――有主见。

“师妹,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跟他去吧。”王飞志生怕自己回到山上会遭受更厉害的责罚,因此鼓动道:“我感觉苏锐这个人虽然不善良,但是跟着他,绝对可以学到不少的东西。”

夜莺闻言,冷冷的看了她的二师兄一眼,眼神停滞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走下车。

苏锐本来已经快走进电梯了,听到夜莺关车门的声音,他露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之中却带着一丝冷意:“翠松山,我受到了刺杀,你们也别想独善其身!张不凡,咱们的梁子,在五年前就已经结下了!”

…………

由于夜莺的穿着实在太高调,因此苏锐并没有敢带着她四处闲逛,而是直接把她拉进了耐克专卖店。

“今天,你的所有打扮都交给我,不要有异议,也不许有异议。”

在营业员异样的目光中,苏锐直接选了几件衣服。

“现在换上,咱们立刻出发。”

“和武耀夏叔叔研发的灵能战甲差不多吗?可惜网上找不到图片啊……”杨幸运自言自语道。

“月组:为整个帝国华击团提供情报信息的谍报部队。风组:为整个帝国华击团提供物资补给的后勤部队,拥有可搭载灵子甲胄的大型飞空艇和地面高速移动工具。”

“大型飞空艇说的就是翔鲸丸了,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免费阅读灵子甲胄就搭载在上面?”杨幸运又搜索了一下翔鲸丸和灵子甲胄,都没有搜出准确的图片来。

“看来都保密的很啊……”杨幸运又搜了一下鲁棒,结果跳出来一个‘鲁棒性’,说的是计算机控制系统设计什么的,根本就搜不到人。

“难道鲁棒这人不是很有名?”杨幸运又在鲁棒两个字的前面加上了‘怪盗’两字,这下终于搜出来了,不过用的照片竟然是一只猴子的……

“怪盗鲁棒:是一个令警察头疼,神出鬼没的大盗,智商极高,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变装能力一流,传闻长相很像猴子,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拍摄到过他的一张真正的照片,所以他到底长什么样子,除了他的几个同伙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佛门舍利,修炼起来,倒是不难。可是,跟道门功法,不发生冲突呢?”

杨云帆皱眉沉吟。

他沉思了一阵子,发现暂时没有什么办法。

“也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的修为处于瓶颈之中,短时间内想要突破,恐怕很难。好不容易来到这古佛世界,应该是老天,冥冥中对我的一种启示。”

“我应该身体力行,自己修炼一下这【金刚不坏神功】。”

一念及此,杨云帆心中有了决断。

微微点头,他这才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

原来,这里是一个中空的山腹。只不过被强者徒手开辟出来,并且在这山腹之中,以山体为材料,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古佛雕像。残疾将军的冲喜新娘

古佛的模样,充满了智慧,慈悲的神韵,似乎有灵一般。

以前,杨云帆不怎么信佛,因为他是道门修士,知道世上有神仙,可却从未见过佛陀真迹。

可是,在这个世界,他却不得不信佛。

微微双手合十,杨云帆对着古佛庄重的躬身行礼,低喃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古佛,这一方世界,当是您老人家以大神通开辟的吧?佛门神通,真是法力无比。”

楚家人当然都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也不敢说出来,林逸虽然一直没有展露什么血淋淋的凶残手段,但那种威压却更胜一筹。

到了现在,楚天路就算不想当也不行了,不过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忽然开窍了一般,对林逸抱拳道:“林逸老大,请收下我这个小弟,要不然我可不敢接手楚家少家主!”

林逸双眉一扬道:“你这是威胁我?”

楚天路顿时吓了一跳,马上摇手道:“怎么可能,晚辈哪儿敢啊!既然前辈觉得晚辈高攀不上,那就算了!”

林逸沉吟片刻道:“算了,穿成嫁给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老是听你前辈晚辈的也挺烦,就收你做个小弟好了!”

反正林逸小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而且林逸对楚天路也不反感,之前就有过收下这个小弟的心思,既然楚天路自己提出来了,那就顺水推舟答应好了。

楚天路大喜,再次抱拳道:“多谢林逸老大了!”

对于楚天路突然的举动,楚云天倒是很高兴,能够让楚天路认林逸做老大,显然是很符合楚家的利益的,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刘笑语目眦欲裂地瞪着袁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不认识眼前这张面孔了。

细看,这个曾经跟袁禾一模一样的脸孔,竟不知何时变得不再像两个孪生姊妹。

相由心生,恶毒的女人与心地善良的人,面相自不相同。

“想要药是吗?”袁木起身拿起桌子上的药瓶,晃了晃,里面的药似乎不多了。

“你如果答应帮我抢回司华诚,我就把药给你,你就还是我妈,将来我嫁给司华诚,当上阔太太,我会好好孝敬你,给你治病,也给你养老送终。”袁木邪魅地笑着。

刘笑语随着她一起笑,但她的笑很凄惨,她笑自己可悲的下场,笑自己的愚蠢,“袁石开难道没告诉你司华诚是谁的孩子吗?”

说完这句话,刘笑语看着窗外的夜色,喃喃自语:“小禾,是妈妈对不起你……”

“谁的孩子?”袁木愣了好一会儿。

猛然想起当初刘笑语极力反对袁禾和司华诚交往,若说刘笑语偏心袁禾,那为什么还要反对?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小说

她仿佛抓住了问题的答案,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会是真的。

联想到林逸特意的点出叶灵派端木玉,楚云天顿时在心中暗骂自己昏了头了,这么明显的提示,连天路这个傻小子都明白了,怎么反而自己却糊涂了呢?

想明白之后,楚云天立即严肃的对楚天路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就说不听呢?楚家和叶灵派通过联姻来形成结盟,那是势在必行的,不过像端木小姐这样的天才,你肯定是配不上的,我看只有你老大林前辈,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啊?”楚天路一脸大写的懵逼,毕竟是个老实孩子,楚云天这么厚的脸皮,实在不是他能够理解的:“可是爷爷,林逸老大不是咱们楚家的人啊!”

楚云天等的就是这句话,顿时就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怎么不是我们楚家的人了?既然是你认下的老大,自然就是我们楚家的老大,全权代表我们楚家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这样也行?楚天路傻傻的看着楚云天,又转头看向林逸,希望能够从林逸这边得到点提示。

林逸干咳一声,淡淡说道:“你们楚家的事我就不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