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秒杀南天勇跟洪钟半点关系也没有。但站在其他人的角度来看,把这盆污水泼到洪钟头上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否则区区一个筑基初期巅峰却能一招秒杀一个筑基后期巅峰,这种荒谬滑稽的事情谁会相信?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恐怕也只有网罗了无数重宝的洪氏商会,说不定他们就有某种一次性消耗类的重宝,威力可以秒杀一名筑基后期巅峰高手呢?

何况在此之前,林逸确实刻意在洪氏商会待了足足一个时辰,这么长的时间足可做任何手脚了,想不让人生疑都难!

上官天华深深看了跪伏在地上的南天门一眼。神色随即凝重了几分,这种一问便知的事情,南天门必然不敢瞒他,而照这么说来,南天勇之死,洪氏商会尤其是洪钟确实逃不了干系。

沉吟片刻之后,上官天华终于开口道:“好,这件事,老夫会找洪钟过问一下。”

虽然跟洪钟私交不错。但上官天华一向公私分明,既然洪钟确实有推波助澜的嫌疑,那么他身为冲天阁阁主,就必须出面过问。

南天门闻言。心中顿时一喜,只要上官天华肯出面过问,那他今天的目的就算达成了!

气爆声不断的在苏锐的后心处炸响!

事实上,两个人的身形都已经完全看不清了,来去像是一阵风,熟悉苏锐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把自己的速度爆发到了极致!没有任何藏拙了!

司徒远空的七个动作已经被他练成了三个半了,那看似看不到尽头的漫漫长路已经走完了一半,在这种情况下,他距离只剩一半战斗力的弗朗西斯并没有太过遥远的差距!

甚至,只要苏锐所选择的打法得当,那么这种差距就不是不能够被抹平的!

弗朗西斯一直在后面紧随,他的手掌所引起的气爆之声也是越来越强烈!仿佛空气中在不断地响起惊雷!盛夏来吃全文免费阅读

黑暗世界的所有人都为苏锐捏了一把汗!

他们紧紧攥着拳头,目不转睛,都希望苏锐这时候能跑得再快一点!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苏锐这时候竟然猛然转过了身!

是的,他虽然还在往前飞奔,可是却在高速过程中完成了转身!

这个动作听起来简单,可实际完成的话,可谓难度极大,一个不小心就会撕裂自己的腰部与肩部肌肉!

那女职员“切”一声,这才低头看了一眼,突然面色一变,吓得往后连退几步,惊呼出来:“三万两!!”

三万两是原来南天给木小天的那张卡,他一直没时间取出来,现在境界大增,该是把魔狼刀法和魔刀取出来的时候了。两样加起来不过一千五百两黄金就可以了。

有了这两样宝贝,他能杀气境四重以下的所有人。

放眼全球,气境四重以上几乎都是星空战场上呢,可以说,到时候的他,将可以傲视全球了。

最主要是,他要换一部分的魔晶出来给妹妹和老妈提升境界。以她们现在的体质,想要突破一重,可不是几十块魔晶就能成功的,老妹还好一些,已经泡过洗髓池,估计三百块魔晶就能突破一重,那算起来也将近大半年,老妈年纪大了,估计要五百块魔晶才能突破一重,《骚心荡漾》by五零二三而且时间估计得一年半左右。

这声尖叫声起来,不但是两个保安,就是里面原来一起讥笑的那几个职员全都吓呆了。

三万两黄金,一次提完?他们一个营业厅加起来不过才一万两黄金的储备。

不过当杨东旭抱着他晃悠晃悠然后举高高,不断逗着他。让他开始大笑之后,父子之间的亲情似乎在这一个觉醒,没多久这个家伙就抱着自己老爹不松手了,周雅抱都不让。

这让周雅不禁翻了个白眼,骂自己儿子:“小没良心的。”

“那边事情处理的怎么样?”杨爸杨妈在去猪场那边忙活起了,所以老宅这边只剩下他和周雅两个人。

“已经处理好了,就是对方收手很干净,暂时线索断了没抓住对方狐狸尾巴。”提到这件事情杨东旭不禁挑了一下眉头,手上继续逗着自己儿子,神情却有些阴郁。

“有怀疑对象吗?”周雅开口问道。

“没什么头绪,现在有点疑邻盗斧的感觉看谁都像是幕后黑手。所以暂时请我决定先缓一缓,既然对方这一次动手了,那肯定不会甘心失败,现在藏的再严实总有自己跳出来的时候。”

“那下一次再跳出来可能就更加危险了。”周雅也皱着眉头,显然对这样被动的防守有些不赞成。

“这是现在的无奈之举,对方尾巴藏的太严实。现在除了苦炼内功最好咱们能做好的最强防御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毕竟就算手里有大炮,你找不到目标怎么打?

当然一味的防守也不是我的性格。盛夏来吃分卷阅读所以我准备把加快手里产业的发展。想要对付我无疑是两个原因一个是有仇,一个是为利。

无论是哪一种肯定都不会眼看着让我发展的越来越好,所以我这边动作越大发展的越快,这些人就越是心急迟早露出马脚。”

其实这也是一种无奈的策略,有种被动防守的意思。可就像她说的那样连目标都没有怎么打?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逼迫对方早点动手,自己好早点铲除威胁。

“要不把儿子放在家里我去帮你吧?”周雅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杨东旭笑着拦着周雅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没到这种地步,你要是在无聊想要找点事情做。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咱家的产业你都知道,感觉那个感兴趣就做那个。总之你开心最重要,其他事情有我呢别太担心。”

......

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往车上装了不少东西,在杨妈千叮咛万嘱咐,最后还是不放心坐上了车,一行人向水库进发。

目前小妹丹丹家的农家乐已经开业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小鸡仔才养了几个月再加上是走地鸡没多大。

木婉香若有所思。

车子重新启动,向乾坤院开去。

兄妹二人早就发现了司机的企图,司机是个锻体境八重的高手,面对一个是一重,一个才六重的弱鸡,还公开的亮出三千两黄金出来,司机本来是没有什么贪念的,但还是被金条勾起了贪婪,结果送了性命。盛夏来吃笔趣阁

因此木小天才通过用金条砸人会如何的问题点醒老妹。

老妹竟然和他心灵相通,这场戏连司机都没有发现,两人其实已经做出了暗号。

黄金是富贵人家喜欢用的东西,一来方便交易,二来方便炫耀,三来还保值,百年来金价一直在涨。

木小天和木婉香刚泡完洗髓池出来,也没什么打扮,穿着随随便便,木小天脚上还穿着一双大拖鞋,四十三码的,木婉香头发乱七八糟,跟个鸡窝一样。

就这两个小王八蛋还大言不惭说要取黄金?卡里有一两黄金吗?

那副叼样,实在是气人。装模作样的人见多了去了。

如今的银行职员可比不上百年前,职员地位非常尊崇,大量的有钱人都不放心把黄金放在自己家里,只是银行储存黄金的金库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富贵人家往往都要给一定的点数给职员们抽水,对方才会给你存黄金。

加上百年战争,战乱纷起,战争引发的各种弊端已经显现出来。

物价飞涨,人心不稳,朝不保夕,居无定所,粮食减产,病死的人比打仗死的人多得多,大家都没法去讲究卫生,也没人去养生了。

能够活下来的人都是些练体境武者,凡人寿命极短。

只是,她舍不得惊醒了谭文涛,电话却叮叮叮叮的响了起来,把谭文涛给惊醒了。

姚百灵接起了电话,一听,竟然是曾梨花:“百灵,你真的还在家里啊。”

姚百灵轻轻的羞涩的笑着,明白曾梨花是找谭文涛,盛夏来吃老八也想到了谭文涛可能和她在一起,轻轻的回应着:“嗯,昨晚太累了。”

曾梨花不懂这些,就忙说:“见到了文涛,要他来我办公室一下。”

她是在暗示姚百灵,不好在电话里说。

姚百灵轻轻的嗯了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马上去卫生间洗澡。

谭文涛也跟着进去了。

“这个年代,太落后了。”

“我得给你这搞一个花洒。”

谭文涛看着直溜溜的落下的热水,真的是不很好。

“花洒是什么?”

姚百灵蒙圈的看着谭文涛。

“淋浴头。”

“就是做一个淋浴头,面打很多小孔,热水也冲,就散开了,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