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这人连小卷卷熊也没有放过,被他一脚踹到了墙角。

此刻在远处打坐的林逸,见到这一幕眼皮不由跳了跳,同时嘴角微掀露出一丝果然不出所料的弧度,来人,正是徐灵冲。

“林少侠,你应该没有想过,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吧?”徐灵冲一脚将小卷卷熊踹到一旁,而后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上官岚儿,满目贪婪地坐到了一张宽大座椅之上,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林逸抬头看了看他,学着刚才小卷卷熊的模样晃了晃脑袋,眼神恍惚,没有答话。

徐灵冲顿时笑了:“哦对,本少都差点忘了,林少侠刚刚喝了酒,现在应该是神志不清吧?像你这种世俗界来的乡巴佬,应该从来没喝过这么高档的灵酒,以为所有灵酒都这么有后劲吧?哈哈哈,神仙醉连神仙都能放倒,就你这种草根蝼蚁,临死之前能够尝到神仙醉的滋味,也算不枉此生了!”

林逸依旧没有反应,落在徐灵冲眼里的表现,他的神志已经完全恍惚,就是勉强撑着眼皮,保持着最后这一丁点神志,也许下一刻就扛不住了。

玉阳子又道:“当初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得到这样的灵石,达到炼气三层多好。”

他不由笑道:“没想到,小川你随便出手,我就达到了,想起来,可真是让人唏嘘。”

“这次的灵石,我就不能给你用了,因为我要用来突破现在的境界。”方川笑了笑,“以后,我会有更多的灵石的。”

“这个当然。”玉阳子摆摆手,“我已经得到够多的东西了。”

“那我们现在回去?”玉阳子心情激动,方川本来就很厉害了,如果吸收了灵石的灵气,之后恐怕更加厉害了。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兔相公为什么是同性恋玉阳子一点也想象不到。

“嗯。”方川点点头,跟着,却不由嘴角一勾,停了下来:“不过,现在好像不能了。”

“怎么了?”玉阳子大惊。

“我没想到,亚历山大竟然还有这种手段,我不得不佩服。”方川不由一笑。

玉阳子一脸疑惑,更加摸不着头脑。

方川解释道:“原来他这一次是兵分两路,不但他自己跟我进来,而且还暗中让几个狼人,陪同他的儿子进来。看来,他们是要找一些帮助牛一诚成长的东西。”

听了此话,窦强长舒了一口气。

眼前的女人让他拿来疼他来不及,哪儿会对她动手。

而那个夏先生,李子伊说他是满战的人,若对他出手,就是挑战满战。

这点,反倒让窦强有点难做!

自己的贵宾客户,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打了,自己反倒跟个孙子似的不敢吱声。

这事一旦传扬出去,我窦强怕是没颜面在洛丘市混了?

怕个锤子!

豁出去了!

下一刻。说男人是兔儿是什么意思

窦强以命令的口吻指示道:“你,还有李子伊都给我老实点,靠墙站好!”

先前被砸的脑袋开花的顾永昌,这会晃悠着站起来,一脸的血水,面色狰狞的怒吼道:“窦强,把那小子给我按好,我今天非要整死他!”

听到这句,窦强不由得心中一慌。

尼玛!

他们都是满战的人,让我在兄弟面前装个逼,摆一摆气势也就算了。

你还想来硬的?

这个时候的满战是一脸的不爽,非常不悦。

下一秒,他大步向前进了房门,低头哈腰冲着夏树恭敬一拜道:

“对不起,夏先生,让您受惊了!”

眼前穿着低贱的男子,正是方宏博的幕后老板。

方宏博是满战的靠山,那他夏树自然也就是满战的老板。

夏树淡定从容地湿了湿毛巾,把毛巾按在了徐千又额头上,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满战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回身扫了一眼窦强。

此刻的窦强,也不是脑残,他当下明白了过来。

眼前低调平凡的夏树,他或许真的是来历不凡。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身旁的满战一脸阴沉,他不说缘由,抬起脚尖直接冲窦强狠狠踹去。

“啊!”

窦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他那臃肿肥胖的身板,哪里承受得住这速不可挡的一脚,他硬生生地被踹翻在地上。

旁边的越霓云见此情形,赶紧上前扶起了窦强。

现在好了,刘剑锋一番胡编乱造兜圈子之后,最后还是绕回来了,主动向杨帆表明了心机,为啥古代受叫兔子算是他主动追求杨帆了。

但这当然还不算完,杨帆捏着他的手问道:“既然你心里早就对我有非分之想,为什么上学的时候你不说出来呢?”

只要心平气和的聊天那就好应付了,刘剑锋目光真挚的看着她,道:“我不敢啊,因为我亲眼见过你拒绝了那么多追求者,一心向学,无心其他,我怕我贸然开口你也会拒绝我,到时候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岂不是得不偿失,所以我决定压制心中对你的感情与爱慕,默默守护在你身边,偷走那些狂蜂浪蝶给你的情书,让你安心学习,等待时机。”

这就是典型的马屁,努力的贬低自己,抬高别人,杨帆虽然受用,但却又问道:“既然你如此情深义重,又为何和前女友在一起了?”

当现女友具体询问前女友的情况时,这要具体分析现女友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格了,如果是泼辣跋扈小心眼的女人,即便她再怎么说只是问问,随便聊聊,也不能说实话,尽可能的插科打诨忽悠过去。

“是啊,是啊!”刘剑锋立刻咬牙切齿的说:“所以我绝不会让悲剧再度重演,为什么男的叫兔子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护你周全。”

刘剑锋一边信誓旦旦的说着,一边反手握住杨帆的手,轻轻拉入怀中,这啪后的温存是非常必要的,既能延续舒畅与快乐,又能慰藉彼此的心灵。

最忌讳就是提起裤子就走,倒在一边就睡,那样多少会伤感情,反而事后的温存会大大增进感情,会让对方觉得,你在她那里获得了快乐和满足,也会让对方觉得,她在你心里如珠似宝般珍贵。

这一次杨帆没有炸毛,老老实实的依偎在他怀里,额头盯着刘剑锋的下巴,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享受着迟来的温存,同时轻声问道:“我明白你想报仇,想保护我的心意,但是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对付职业杀手啊,不过……你这家伙确实有点不一般,就说上次我汽车爆炸的事儿,你是怎么知道会爆的呢?”

“你可别小瞧我,我不是在ktv做过保安嘛,还是老板贴身保安呢,我们那老板是江湖道上的大哥,仇家很多,我遇上过不少事儿呢,练出来了。”刘剑锋说道。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听得夏树是一身鸡皮疙瘩。

一旁的满战也不闲着,说男人是兔子啥意思啊伸手指着房间里的于涛和顾永昌,怒吼道:“他,还有他,女人除外……”

就在此刻。

房间里侧,拿着毛巾按着脑袋,正在止血的顾永昌,一脸不可置信地回头冲满战吼道:

“满战,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有种动我一根指头试试?!”

“你让我回哪去啊,黑煤窑啊?”刘剑锋问道。

“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呗。”杨帆羞答答的说。

“我从东土大唐而来。”刘剑锋笑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二话不说把人家推倒了,一顿忙活你痛快了,然后就赶我走,你把我刘剑锋当成什么人了。

我之前就说过,我要帮你亲手带大,在那之前我哪也不去!”

刘剑锋聪明啊,知道杨帆心里尴尬,立刻趁机开始反客为主,说完直接伸手,刚才表达的是对她这个人的喜欢与爱慕之情,而现在动手,表现

的是对她身体的迷恋。

“你干什么,别这样,真讨厌,臭流氓!”杨帆的语气一变再变,也动手阻挡了几下,但最后还是让刘剑锋得逞了。

对女朋友,该尊重必须要尊重,该强势也一定要强势,要分场合,分地点,分情绪,气氛和状态,不能强迫,更不能不解风情。

刘剑锋毫不犹豫的开始盘她,杨帆红着脸,闭着眼,身体还有些颤抖,鼻息越来越重,羞涩的说:“你这流氓就会找借口,怎么可能会变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