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在哪儿?

学习能力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用不用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徐同道上辈子做厨师的年数不算长,但他学厨艺之前,从小就学会做饭了,没办法,他家兄妹三人,他是老大,做饭洗衣这些家务活,肯定是他最先学的。

后来跟表哥葛良才学厨艺的时候,他也足够用心。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为什么坐在图书馆有人看我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在图书馆上别人

门口的保安很识趣的没有上来阻拦。这样的事情在三里屯并不少见,当然更多见的肯定是公子哥为了一个某个女的约架的戏码。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衣着妖艳的女子,被进去的保镖从酒吧中拖了出来。后面殿后的两个保镖衣着有些凌乱,并且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酒吧的保安,显然在酒吧中动手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猜,因为即便有酒吧的保镖阻拦。和面还是跟出来十几个年轻人,领头的一个头上还在流着血把脸都弄花了。

但他却硬着脖子面色阴沉的盯着前面的保镖,走路极其嚣张看上自感觉此时的派头格外牛掰。

被架出来出的女的被塞进了中间车里,前面一辆大奔门打开从里面又走出几个保镖。七八个保镖挡在车前面对从酒吧中跟出来的十几个年年年轻人。

“误会,误会......”酒吧保安挡在中间满脸赔笑生怕双方再起冲突。

“误会NM个毛。”头上冒血的年轻人咒骂着,不断推搡挡在自己面前的保安,和男友去图书馆约会一副要带着人过去干架的架势。

小青龙语气坚决:“再麻烦我也得去!人族现在跟妖族局势紧张,我只是去处理一点私事,人族不会因此跟我们闹僵的。”

“少爷,你跟那林云关系虽然不错,可他也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您……您犯的着为他如此冒险,如此大费周章吗?”五爪金龙说道。

小青龙笑了笑:“我跟这臭小子的关系,你不懂。”

……

五天后。

天穹一族门口。

林云再度出现在天穹一族山门前。

“嗯?又是那家伙?快!快去禀报!”门口守门看到林云后,其中一人连忙跑去禀报。

天穹一族,议事厅内。

天穹四长老,匆匆走进大殿。

“大长老,门口传来消息,那林云又来了!”天穹四长老汇报。

天穹大长老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冷笑起来:“他还有脸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是嫌上一次没挨够打吗?他人在哪里,闯进来了吗?”

“他在山门外,还没硬闯。”天穹四长老说道。

雨凝的脸很红,但是好在现在是黑夜,图书馆照片真实有人在火光的映射之下,人脸本来就会有点儿红,倒是不怕会被林逸看出来。

林逸伸手摸向了雨凝的额头,感觉到的,却是正常的体温,不由得愣了愣!雨凝已经退烧了,怎么还会冷?难道只是额头退烧了,身上还没有?

想到这里,林逸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雨凝的腋下,不过不可避免的,却触碰到了雨凝的胸部,意外让林逸的手微微一滞,不过却恰恰好像是故意去触摸一样!

雨凝轻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红了,不过却没有出言制止,也没有出手去阻止,一刹那触电般的感觉,让雨凝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动,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雨凝发出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可是即使是低不可闻,在这静寂的山洞之中也让林逸听得一清二楚,林逸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这声音的诱惑力是无可想象的,一瞬间林逸几乎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

雨凝的心中又紧张,又期待,难道,传说中的那种事情,要发生了么?雨凝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此情此景此刻,却让她真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妈,你慢点!”

张总的话没有得到回应,老太太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了看店门头上的招牌,以及招牌下面的大红横幅。

“阿生,就是这里吗?”老太太轻声问。

她年纪虽然大了,衣服、鞋子也都很素,但看她衣服、鞋子的料子、款式,在图书馆被学弟应该都不便宜。

老太太一点都不邋遢,干干净净的。

张总:“对,妈!就是这里了,我扶您进去?”

“好!”

老太太一只手扶着张总的手臂,另一只手里拄着一根枣红色的龙头拐杖,一步一步向店门走去。

另外一男两女,下车后,没说什么,打量了眼前的店面两眼,就都跟在老太太身后,走进店里。

这一幕很显眼,附近很多店主和摊主都看见了。

徐同道本来是在店里的吧台后面坐着看书的。

今晚他这店里还没有客人上门呢!

坐在他身旁的徐同林忽然碰了碰他手臂,徐同道转脸看他,见徐同林对店门那边努努嘴,徐同道目光望向店门那儿,就看见张总扶着一个老太太,后面还跟着两女一男走进店里。

“呼——”林逸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雨凝的身子,差一点儿就犯了错误!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了什么,那林逸的职业生涯也会就此结束了,和雇主发生关系,是不可饶恕的,家里老头子指不定会怎么处罚自己。

“有狼群来了。”林逸淡淡的说道。

雨凝也张开了眼睛,美目中闪过一丝失落的神采,自己都这么主动了,可是他……不喜欢自己么?还是真的被狼群给打扰了?

这位张总,徐同道虽然只在昨晚见过一次,但还是有印象的。

原因有二。

首先是昨晚他这里只卖出一桌全羊宴,这位张总是和“金佛”候金标一起来的,而候金标是这条街上最大的舞厅——饿狼传说的大老板,徐同道自然印象深刻。

其次,是这位张总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却依然挺帅的,是个老帅比。

年轻的帅哥,不罕见,这年头……四五十岁的男人还能帅得起来的,真的不多见。

所以,昨天徐同道就多看了这位张总几眼。

至于徐同道为什么知道这人姓张,那就更简单了。

他把全羊宴做好以后,候金标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这期间,徐同道没菜做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里面喝茶。

他的小店就那么大,候金标等人聊天的内容,他是想听不见都不可能,自然也就听见候金标和那两个美女对这个老帅比的称呼。

候金标喊他“老张”,那两个美女喊他“张总”。

徐同道看向张总的时候,张总也正好向吧台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