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到已经有人从里面出来以后,雷凡收回了视线,看着叶君泽说道:“好了,目前发现的问题就是这些了,能教给你的也都教给你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慢慢领悟了。”

叶君泽闻言,缓缓点头,一脸真诚的说道:“多谢雷老师。”

雷凡摆摆手,说道:“这些客套话就不要再说了,那你就在这里先好好想想之前和你说的。我失陪一下,去看看其他的人。”

叶君泽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微笑道:“好的,就不打扰雷老师你了。”

雷凡摆了摆手,没有说些什么,便向着刚才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些人附近走去。

叶君泽目送着雷凡离开以后,便收回了视线。

想着在刚才雷凡教给他的全部的点,叶君泽揉了揉眉心,像是一时之间要把这些东西全部运用到现在的实战当中,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索性,叶君泽的心态不算很差。

叶君泽心里暗道:“管他呢,慢慢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全部熟练的运用起来了。”

他摇了摇头,便索性不再多想。

“安安,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见到大侄子,周越忍不住聊了一阵。

十几分钟后,周安安将两袋保健品分别送到两位表嫂的手上。

六月底,周安安的两个大侄子呱呱落地。

不同于上一世的错身而过,大姑父抱到了自己的孙子。

对此,周安安在心里再次感谢了冥冥中的命运。

呆了一阵,周安安继续回自家二楼刷新闻了。

“儿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饿不饿,要不要给你烧点粉干?”

刚刚进货回来,听到姐姐说起儿子回来的王景玉上了二楼,奋斗在初唐推到皇后笑着问了问儿子。

“我不饿,老妈,你淘宝店生意这么好啊。”

正欣赏着新闻里外国人民的水深火热,周安安起身问了起来。

“那是,咱们家的店赚了很多钱......”

四月底的时候,和儿子的一次电话闲聊,王景玉试着去找了一下小电风扇的厂家,放上淘宝店,那生意比保温杯好多了。

虽然有些事方寒没问,可大概还是猜得到的。

慈母多败儿,儿子败家,敢打母亲,也和母亲的教育脱不了干系,男人家境不好,却依旧会养出一个败家子,肯定是女人对儿子很疼爱,哪怕自己受穷,也不让儿子受半点委屈,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家里无论多穷,母亲总是予取予求,儿子也就没那个概念了。

二十五岁的青年,和父亲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钱却在父亲身上,从这一点其实就能看出一二,父亲对儿子的德行很清楚,这个钱不敢让儿子拿,哪怕是母亲看病的钱。

人之初,性本善,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天生的败家子,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因为母亲对儿子溺爱,儿子动手打人,母亲才更伤心。

爱之深,责之切!

自己那么疼儿子,奋斗在初唐哪一章推到贞娘那么宠儿子,生怕他受半点委屈,结果他却打自己,那一瞬间,女人的心就已经碎了,绝望了,对生活没有留恋了。

女人自己都绝望了,感觉活着了无生趣了,身体自然也就垮了,后果可想而知。

又赶紧把药塞到患者嘴里。

许阳继续用针刺抢救,救急之法,最快不过针刺。虽然这个患者一样病情严重,一样是垂死边缘。但许阳却不一样了,他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大学生了。

患者家属这才问西医:“医生,这个医生是?”

年长的医生回道:“中医科的。”

“哦。”患者家属顿时放心了一些,然后又着急地问:“李主任来了没有啊?”

“哎,来了!”

几人都赶紧看去。

一个身形干瘦的中年人,一脸肃穆,正在快步赶来。他虽然身形并不高大,但在他跑来这一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势狂涌而来,恍若巨人天神一般。

“哎呀,李主任来了!”

“李可医生来了,哎呀哎呀!”

家属顿时激动起来了。

李老身后还跟着一群医生,初唐大地主李老快速跑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净麝香0.5克,冰片0.05克,冲服。5粒速效救心丸,1粒苏合香丸,含服。”

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

李老看着许阳,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不管打没打到,有那个动作,你就枉为人子!”韩磊忍不住喝骂。

青年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却没想到竟然动手打母亲,连自己的亲妈都打,唐朝地主爷真的是猪狗不如了。

男人的家境并不好,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有时候穷人家的孩子并不见得比富人家的孩子好多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富人家要是出个败家子,好歹还有的败,败的是家产,可穷人家倘若出个败家子,败的那就是父母的命了。

都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这话虽然过,可当子女的动手打父母,那真的是天地不容了。

弟子规里面有一句,韩磊一直奉为经典,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

什么意思呢?

父母倘若爱我,疼我,孝顺父母很简单,理所应当,父母倘若厌恶我,对我不好,我还孝顺,那才是真正的孝顺,很难得。

然而事实上呢,别说“亲憎我”,“亲爱我”,又能养出多少孝子贤孙?

这种连自己父母都能动手去打的人,你还能指望他把其他人看的有多重?

“灵药……的确很难寻!”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和林逸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林逸说。

“那……也总要有个寻找的方法吧?当初你那枚灵药,是从何而来?”林逸问道。

“当初……”林老头没有说下去,而是陷入了沉思!当年的那枚灵药,来自于雪谷,不过却是小逸的师父亲自去雪谷索要的!但是时过境迁,时隔多年,小逸的师父已经离开了,奋斗在初唐郭业和长孙皇后林老头也不可能再用当年的方式强夺一枚灵药来。

他离不开西星山村,就算是离开了,没有小逸师父的配合,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震慑力!

有些事情,还没有到让林逸知道的时候,林老头让他过早的产生依赖感,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正如墨空文所说,历练中成长的林逸,会得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好处。

而林逸现在一步一步成长,也证实了墨空文当初所说的话,事实上,墨空文的话,就没有不准的时候!当初,他说出了王心妍十八年后因果的话,林老头还有些奇怪。

可是没想到的是,转眼真的在十八年后,王心妍变成了林逸的女朋友?

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后,叶君泽转头向着四周看去。

只见此时已经不断的有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想来都已经是战胜了自己的幻影了。而这些人当中又有着一些人聚集在雷凡身边,想来同样是在接受着来自雷凡的指导。

叶君泽的视线不停的移动,很快,就在人群当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叶君泽低头想了一会,便有了主意,点了点头,起身向着看到的熟悉人影那里走去。

没走几步路,叶君泽便到了那人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说道:“你也出来了?怎么样?”

被叶君泽拍肩膀的人闻言,马上转头,看向叶君泽,惊喜的说道:“哎,叶君泽,是你啊,我出来找你一直没看到,还以为你还在里面呢,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而能这样说话的人,自然便是李凌了。

叶君泽闻言,笑了笑,回答道:“刚才一直在那边,这里人现在这么多,你没看到我很正常。”

李凌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