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表面客气的人要小心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门口的保安很识趣的没有上来阻拦。这样的事情在三里屯并不少见,当然更多见的肯定是公子哥为了一个某个女的约架的戏码。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衣着妖艳的女子,被进去的保镖从酒吧中拖了出来。后面殿后的两个保镖衣着有些凌乱,并且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酒吧的保安,显然在酒吧中动手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猜,男人说我太客气因为即便有酒吧的保镖阻拦。和面还是跟出来十几个年轻人,领头的一个头上还在流着血把脸都弄花了。

但他却硬着脖子面色阴沉的盯着前面的保镖,走路极其嚣张看上自感觉此时的派头格外牛掰。

被架出来出的女的被塞进了中间车里,前面一辆大奔门打开从里面又走出几个保镖。七八个保镖挡在车前面对从酒吧中跟出来的十几个年年年轻人。

“误会,误会......”酒吧保安挡在中间满脸赔笑生怕双方再起冲突。

“误会NM个毛。”头上冒血的年轻人咒骂着,不断推搡挡在自己面前的保安,一副要带着人过去干架的架势。

原本炸毛的小年轻面色顿了一下,然后面色还是有些凶狠的问道:“猛哥认识那个人?”

这个凶狠显然不是对保安经理的人,连哥都喊了。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还对着保安凶狠。

“你朋友不是认识车牌吗?”

“我就知道那是特殊车牌,普通人弄不来,特别客气的人的心理其他的不是很清楚。”小年轻旁边的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们说。知道惹不起就行,散了,散了都散了。”保安经理不行废话,直接开始挥手让门口的都散了。

“猛哥这是不给面子?”被打的小年轻面色有些难看,感觉被扫了颜面。

“你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我给你毛面子。”保安经理不屑的撇了撇嘴,“王姐那边要是知道你背着她去找别的女人,还得罪了人。你说你会不会脱层皮?”

“呵呵,对不起猛哥。刚才头上被人开了瓢脑壳有点昏,对不起,对不起。要不猛哥咱们一起去旁边洗个澡,费用算小弟的?”小年轻面色猛然一变,硬着的脖子瞬间变软。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远离特别客气的人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

但是长夜漫漫,孤男孤女,在这种情况之下,难免会进一步发生点儿什么……

十六年了,雨凝第一次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林逸宽大的臂膀,给了她无限的温暖,雨凝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凝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寒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暖意!暖洋洋的,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舍不得,又有些羞涩和难为情。

毕竟此刻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这在以前,雨凝是无法想象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而且让她恋恋不舍。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说话很客气的人城府深雨凝很迷茫,在过去的十六年中,她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接触那些公子哥的目的,也仅仅是出于利益的社交,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为了以后接掌雨家大权铺路。

林逸的感知是很敏锐的,怀中美人醒来,林逸立刻有了感觉,他睁开眼睛,低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我还是好冷……”雨凝说谎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她的确是说谎了。

这时候,五爪金龙从外面。

“少爷,你的朋友林云,传信过来。”五爪金龙说道。

“林云?”

小青龙顿时来了精神:“传信内容是什么?”

五爪金龙递上一个信件。

小青龙当即接过打开。

“小青龙,玉莹遇险,我本不想麻烦你,但敌人实力强大,是天乾帝国的天穹一族,只能让你帮忙一二,希望你帮忙从中周旋一二,向天乾帝国施压,让天乾帝国不要插手此事。”

小青龙看完信后,顿时龙颜大怒。

“妈的,敢动我兄弟的女人,这天穹一族,是想被灭门!”小青龙眼睛里燃烧着怒火。

“少爷,我这就命人向天神宫传讯,让天乾帝国不要插手。”五爪金龙说道。

“不,我得亲自去一趟,收拾这天穹一族!”小青龙不假思索。

“亲自去?”

五爪金龙大惊:“少爷,那里可脱离了无尽海域,是人族的底盘,按理说我们不能随意到人类领地,若是前去,有违章法。”

中医院这个婴儿,昨晚在服用了许阳开的一剂药之后,体温稍稍降了些,其他症状也有些减弱。舌质微红,苔腻减退,脉象变成了细数。

许阳调整了用药,在原方中加入了3g生石膏。

翌日三诊,体温正常,诸症皆退。

唯肺胃不和,许阳又开了调和肺胃,清气化痰的善后方。

这两个肺炎的小儿病人,通过许阳的几次治好,先后服了两三剂,就好的差不多。见效非常之快,虽说治好了这两个病人,但许阳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流感真的爆发了。

不说医院,连明心堂都挤满了来治感冒的病人,大多是儿童和老人!

徐原跑来跟嘚吧嘚说个不停:“许老师,哇,真的是被你说中了,流感真的爆发了!县里这几个医院都挤满了感冒病,我们医院也是门诊那边都是感冒病人。”

许阳问:“中医科怎么样?”

姚柄插嘴道:“肯定闲的呗,不然他还有空来我们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