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对于这种病来说,最好的法子就是吃药。从最小的计量开始吃一直吃到足够分量为止。

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彻底根治这种疾病的神药出来,金锋不是药神同样不能做到。

不过延缓赵老先生的发作的频率和时间,顶是什么梗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金锋手里的天材地宝足够的多。

针灸配合着药物,足足忙活了几个钟头,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治疗程序。采用的依然是金锋最拿手的针灸。

在下针的时候,钟景晟大国医也在现场陪着。

看见金锋那出手如电的下针速度和超精准的手法,钟景晟也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尤其是在看见金锋开的方子之后,钟景晟完全有了把金锋拉去做切片的冲动。

想想之后钟景晟大国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拉去切片还不是得到科学院,这小子现在可是双院院士,比自己还多一个院士头衔。

都是院士,这片还是不切了算了。

针灸是主力战将治疗赵老的根子,药汤作为辅助兵治疗帕金森引起的失眠便秘各种并发症。

“啊?什么?林逸可以给我治疗?真的假的?”太上长老一愣,有些激动的道:“瑶瑶,林少侠肯出手么?”

“我都说了,我和林逸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我去求他,他肯定会出手的。”楚梦瑶笑了笑,其实,这些事情都不用楚梦瑶开口,林逸就已经答应了,林逸,是很了解大小姐的,不是么?

“那真是太好了,也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冲击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太上长老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错。”楚梦瑶点了点头,道:“太上长老,这件事情,其实也告诉您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顶是什么意思网络语当初,您瞧不起我,但是呢?您瞧不起林逸,然后呢?”

而这个时候,整个沙盒游戏组,都完全被“我的世界”霸屏,安德里看着里面简直跟嗨了药一样的用户,各种吹捧,“全世界最好的游戏”“错过遗憾一生的游戏”“后半辈子的希望”!

看到这些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无奈,尤其是其中一个用户,更是直接用清尘脱俗的话,表达了对这款游戏的喜爱,“终于找到和女朋友分开的理由,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玩这款游戏!”

看着这名叫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失神,他认识这个用户,也是一个资深玩家,可安德里从来没见过他这种情况。

看着已经被置顶在沙盒组的“我的世界”,安德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想要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是徒有虚名,还真是有神作出现。

下载游戏很快,这让安德里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是新公司,没想到优化做的还不错。

随后是付款,然后验证,进入游戏,看到简陋的画面时,安德里不由一阵失望,跟现在的主流游戏相比,这个画面,实在是太简陋了。

沙盒游戏发展到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为主流,不过一些延伸游戏,比如“模拟人生”这种游戏的出现,还是在全世界掀起一阵浪潮。

“真的?!”陈梦忍不住叫了一声,顶啊是什么意思随后又捂住了嘴巴,如果让外面的周丹萍知道了她还藏着压岁钱,别说以后买那些了,就是这半年都没零花钱了。

“那可说好了,不准反悔!”陈梦生怕陈楚反悔了,急急忙的说道,然后伸出白嫩嫩的小拇指。

陈楚和陈梦拉了一下钩,陈梦这才满意下来,她知道陈楚一向是说话算数的。

中午饭,周丹萍做的很是丰盛,甚至比起过年时,都还要丰盛几分,就是这样,都还生怕做的不够,毕竟这可是陈楚,第一次离开陈家,离开她身边。

陈国华今天也早早走了回来,一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中间的时候,陈国华对着陈楚说道,“到了那边,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生活费不够,你在那边办一张卡,这边给你打过去!”

“对,去了先办一张银行卡!”周丹萍也对着陈楚说道。

陈楚无奈应了一声,他没法说出来,这几天时间来,他虽然赚的不太多,不过在安阳这个小地方,绝对不算少了!太顶了是哪里话

上线将近一个星期,“我的世界”在各个游戏论坛、网站的销量,开始缓慢上升,尤其是“口碑”效应开始出现。

安宁笑了笑:“外头围城的知道吗,我们是一伙的。”

余有才赶紧陪着笑脸过去:“这不,正找你们呢你们就来了,赶紧的,我送你们出城,你们出去了,赶紧叫你们夫君撤退,你说说,我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送你们出去,咱们大家都好,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我再给你们点银子可好?”

安宁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不好。”

她忽尔就动了,然后,余有才就感觉到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安宁脸上带着笑:“坐下。”

余有才一屁股坐下:“姑奶奶,我们没仇没怨的,你犯不着啊,我……我就是个狗东西,你杀了我还脏了你的刀呢。”

安宁也不理会余有才。

她看了看萧芙和萧荟:“你们俩带上我给你们的药粉去城门那里,开了城门迎你爹进来。”

萧荟和萧芙笑着答应了。

这俩姑娘一人提了一把刀。

那刀上还淌着血呢,一看就是杀了人的。

之前的那个弟子,对顶的意思已经将客房准备妥当,林逸则是暂时先住了进去!刚才催发武技,让林逸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体力真气,所以林逸要休息一会儿才行。

楚梦瑶也没有再去打扰林逸,而是转身准备去处理一下暗夜宫接下来的事情,她准备召开一个全宫会议,安抚一下暗夜宫那些弟子,毕竟之前的事情,对这些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转身,楚梦瑶就看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太上长老,不由得愣了愣:“太上长老,您有伤在身,这跑什么啊!”

虽然楚梦瑶对于太上长老这种见风使舵的性格有些不喜,但是毕竟太上长老认可了林逸,以后和林逸联系,也不用看着太上长老的脸色了。

“瑶瑶啊,林少侠休息了?”太上长老小心的问道。

“恩,他昨晚连夜赶过来的,然后还迎接了这么一场恶战,自然累了,要休息一下。”楚梦瑶自然不会说林逸的体力真气用尽了,才会休息,而是将情况推给了连夜赶路。

“哦……”太上长老也没有多问,她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瑶瑶,你看,你和林少侠的订婚仪式,什么时候举办一下?”

安宁一点都不气,照样笑眯眯的:“伯母真是辛苦了,您看,今儿我和大哥的对象一块来,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早知道这样,我们就错开时间,今儿她来,明儿我再来,您也轻省一点是不。”

“不麻烦,这不有你帮忙吗。”钟六妹脸皮厚的很,很会耍赖,更会赶鸭子上架。

安宁握着钟六妹的手,瞧着那样子亲密的很:“您说的真对,也是,今儿我们俩都来,您是轻省了,那行吧,一会儿大哥的对象来了,我俩一块做饭,您啊,今儿就等着吃现成的吧。”

一句话,钟六妹不言语了。

安宁那意思很明显,一会儿要来的是萧锋的对象,那是客人,可她还是萧元的对象呢,她也是客人啊,既然钟六妹想让她这个客人干活,那就公平一点,让萧锋的对象一块干活。

可钟六妹敢吗?

她不敢。

萧锋说对象可难着呢,好容易说了一个,而且对方家里的条件还不错,萧家现在是上赶着希望能成,人家头一回上家来看家,她要是敢让人家下厨干活,肯定她前脚才说了那样的话,后脚姑娘就得和萧锋闹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