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行了,我知道了。”方浩洋挥了挥手,说着话就迈着步子往外走。

“老师,您去哪儿?”叶开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是去医附院急诊科了。”方浩洋说着话拿起自己的手机和车钥匙,骂骂瓜瓜的道:“医附院急诊科出现了新型的冠状病毒感染你知道吗,这玩意可是会要人命的。”

方浩洋是中西医双学位,他比其他的中医人更加清楚这个病毒的可怕,03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非典可不可怕?

“人家医附院急诊科已经封闭了,您也进不去啊。”叶开苦笑着道:“即便是您进去了,短时间也出不来......而且您去了又能如何?”

方浩洋回头看向叶开:“你小子什么意思,是说我帮不上忙?”

“没什么意思!”叶开急忙摇头,自己什么意思都没有,真的。

方浩洋一屁股又坐了回去,有些颓废的道:“其实我去了还真帮不上什么忙,希望这小子吉人天相吧。”

说着话,方浩洋拿起手机,一个电话就拨了过去。

“已经好多了,昨晚谢谢你了。”

“其实我当时真想把你扔进鱼塘去喂鱼,太沉了。”

“那我还得谢谢你不杀之恩。”

“哼!那当然。对了刚才看你一大早就起来读书,真没看出来你竟然喜欢看书,我以为你和王思明他们一样,就知道怎么吃喝玩乐。”

“我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我和思明的兴趣爱好不同,我这个人喜欢安静,说白一点就是有些不合群。”

“嗯,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个怪胎。”

-------------------------------------

武家的早餐相当丰盛。

赵灿意识到一点就是武家是一个严格按照古时候的大户人家的标准去制定每天的一日三餐。

武家有一个管家叫阿福,《四个室友三个基》by这个阿福的祖辈在康熙年间就一直在武家当管家,才没被饿死。

到了现代社会,阿福一直在武家当管家,阿福的后代靠着阿福在武家的关系,也都有了体面的工作,以及房产。

更不要说这些市场上面那些一个劲想要得到这些原理所在的科学家以及研究机构。

然而王二锤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却是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他没想到自己话还没有完全说完,这家伙就已经开始脑补起来。

而且表现出来的态度比任何人都要紧张,这就说明他对于功效型的蔬菜的垄断权非常的看重。

事实上也正如他说的一样,如果这些东西彻底的被他人所占据的话,那么自己这一边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

不过真正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这么夸张,因为改良版的种子根本就不存在。

这完全就是对方脑补出来的东西而已。

如果改良版的种子能够种植出来这些功效型的蔬菜的话。

那么自己也不可能让这些员工悄咪咪的把这些种子用高价的方式全部销售出去。

一旦让这些东西落入到其他人的手中,解锁室友的各种姿势岂不是砸了自己的饭碗,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在想清楚这点之后,他就直接盯着面前的张小东,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这次叫他过来的目的:

这盈欢科技的股价已经持续高温了好几天了,说不定已经上了香江银监会的黑名单了,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给这家公司的股票降降温。

一个回调震荡自然是在所难免。

当晚盈欢科技总裁,和天能科技的老总,不欢而散的照片又被人放到了网上。

而二十分钟不到的光景,天能科技的官网上又放了一条声明出来。

“可能是年纪大了,而且也懂得了,有些事情不是靠着一股勇气和狠劲儿就能做出来的。”杨怀军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逞一时之勇呢?有时候隐忍一下,也未必不是一种睿智。”

“陈宇天,你也认识,他被雨枫打成那个样子,你说,我还能忍么?”林逸却是摇了摇头:“况且,陈宇天如此,是因为我!我如果不踩回去,你觉得我以后能睡得着觉么?”

“可是……”杨怀军也知道林逸说的是事实,但是有时候,就算是事实,也要三思而后行。

“更何况,就算不为了陈宇天,也要为了穿山甲,应子鱼你见过没有?多可怜的一个小孩子?她哥哥生死不明,她却还在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与哥哥团聚……”林逸说到这里,情绪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雨家不灭,我良心难安!”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帝脔》by咕鱼君我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杨怀军知道林逸护短的性格,穿山甲也好,陈宇天也好,都可以算是林逸的小弟,小弟受辱,那林逸这个老大,自然不可能不出头!

换个角度来说,他杨怀军有什么事情,林逸也会第一个冲上去,这就是林逸的性格!

而后面想要收购的,就只能不断的抬价,来吸引这些人出手。

所以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盈欢科技的估价就冲破了五毛钱。

不过冲破五毛关口之后,盈欢的股价又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

可是又过了一个小时,盈欢科技的老底都已经被扒了出来,原来这家企业不是搞科技的,而是探矿的。

而最关键的是,他们公司最近连续组织了七八个探矿队,发到了西边的某省,在该省的某片区域大肆打桩探矿。

而该片区域可是我国著名的锂矿储备区,附近有好几个大型富产矿,分别掌握在几家大公司的手里。

虽然这家公司从来没说明什么,那些脑回路比较丰富的人已经展开了无限的遐想。

会不会是这家公司,在矿区发现了一片富产矿?

而他们这时候合并,明显是为了上市融资去开采锂矿的。

在想想最近几年,国内政府一再主推电动汽车,以及新能源战略。

而锂矿则是制造锂电池的基本材料,无论是电动车,还是其他什么新能源,都离不开锂电池。

尤其是天能科技,在中午的时候,《潮湿》by春日负暄 txt也发布了一条声明。

声明很简短:我司最近并没有赴港上市的计划,请诸位朋友不要妄自揣测!

就这么一句话,言简意赅,可市面上却根本就没人信。

因为资本市场上,大家都懂得,有很多消息,你都要翻着看的。

就比如这天能科技的声明,大家都觉得应该反着理解就对了。

他们越是说没有赴港上市的意思,其实就越是有这个企图,说不定他们的团队,都已经在香江和盈欢科技的人接触上了。

这样一来,盈欢科技的股价不但没有下跌,反而还又涨了五毛。

而等到晚上的时候,更有人将偷拍到盈欢科技的公子哥以及公司总经理一起,北上大陆入住深港某酒店的照片放到网上之后,这家公司的热度一下立刻又高了八度。

也就是这时已经休市了,如果要是股市还在开市营业的话,那这家公司的股票非得放翻不可。

隔天早上一开盘,盈欢科技的股价就一口气冲破了三块钱,还没到十点就已经冲破了四块钱。《房管每天都想喂饱我》

电话刚刚接通,方浩洋就吼道:“姓赵的,我告诉你,你给我把方寒照顾好了,方寒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挖了你们家祖坟。”

说完“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边赵士朝足足呆愣了好半天,这才反应过来给自己打电话的是谁。

......

“龙雅馨,江州医科大附属医院发现了新型的感染病毒,现在医附院急诊科已经暂时关闭,你带着几个人去医附院,帮助江东分区一起维护秩序,切记,千万不能出现什么乱子!”

“是!”

龙雅馨还没有走出江中院妇产科,就接到了市局打来的电话。

医附院发现新型的感染病毒,这件事已经上报就引起了市委市**的高度重视,在这样人口密集的现代化都市,任何的感染病毒都是不容忽视的,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迅速蔓延,江中市防疫中心、江中市市局、江中市防暴大队都迅速派出人手帮助医附院隔离人群,控制现场。

挂了市局领导的电话,龙雅馨一边急匆匆向停车场走去,一边拨通了方寒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