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炸毛的小年轻面色顿了一下,然后面色还是有些凶狠的问道:“猛哥认识那个人?”

这个凶狠显然不是对保安经理的人,连哥都喊了。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还对着保安凶狠。

“你朋友不是认识车牌吗?”

“我就知道那是特殊车牌,普通人弄不来,其他的不是很清楚。”小年轻旁边的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们说。知道惹不起就行,散了,散了都散了。”保安经理不行废话,直接开始挥手让门口的都散了。

“猛哥这是不给面子?”被打的小年轻面色有些难看,感觉被扫了颜面。

“你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我给你毛面子。”保安经理不屑的撇了撇嘴,“王姐那边要是知道你背着她去找别的女人,还得罪了人。你说你会不会脱层皮?”

“呵呵,对不起猛哥。刚才头上被人开了瓢脑壳有点昏,对不起,对不起。要不猛哥咱们一起去旁边洗个澡,费用算小弟的?”小年轻面色猛然一变,硬着的脖子瞬间变软。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乱世俏红颜长孙皇后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谢继宁和谢绪宁同时开口,“哥,你放心。”

谢蕴宁看了一眼沈白露,提醒道:“白露,最近麻烦你亲自接送一下星河和心澄。”

现在敌人情况不明,谢蕴宁也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外!

特殊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我们明白。”

谢蕴宁低声道:“晚上把这事告诉给奶奶和母亲,也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

温婉君并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夏昭。

如今的夏昭,依旧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他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放下行李后,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乔渝。

这些年,他在国外求学,和乔湘乔渝姐妹俩也有电话联系。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那怕之前素未谋面。

而随着相认,感情自然也是日渐深厚。

“大姐。”

夏昭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病房里。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倾城皇后独宠后宫”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李世民重生之长孙皇后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

“哈哈……嗨,客气了不是(??ω??)”曹德华更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

许阳带着姚柄往回走,姚柄还一脸悻悻然,一直嘟囔着嘴,就差在本子上给刘医生画个圈圈了!

许阳却显得有些忧虑,许阳似无意地问:“前段时间是不是还挺热的?”

姚柄扭头看了一眼许阳:“对啊,之前还热呢,我还以为是个暖冬,结果现在一下子就降温了,天气变化太快了。诶,我现在也没手机,不知道接下来的天气怎么样!”

许阳皱紧眉头,帝皇娇之长孙沉声道:“四时节气,顺应天时,当令之时气反常,人则易感邪气而病。冬日主寒,寒则潜藏,但之前却当寒不寒,反温,本就容易成为流行之疫,现在又突然风寒骤降……”

姚柄却随意地说道:“嗨,高低就一场流感嘛,每年都有,能闹多大呢!”

许阳却没有回答。

……

次日,支气管肺炎的那个小孩的父母又把孩子抱过来给许阳二诊了,病情明显好转,脉象转为浮数,舌淡苔黄腻,肺闭已开,但痰湿尚阻,所以许阳把方子调整为理肺化痰为用!再一剂下去,体温彻底回复正常,诸症解退。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李世民长孙皇后同人文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门口的保安很识趣的没有上来阻拦。这样的事情在三里屯并不少见,当然更多见的肯定是公子哥为了一个某个女的约架的戏码。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衣着妖艳的女子,被进去的保镖从酒吧中拖了出来。后面殿后的两个保镖衣着有些凌乱,并且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酒吧的保安,显然在酒吧中动手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猜,因为即便有酒吧的保镖阻拦。和面还是跟出来十几个年轻人,领头的一个头上还在流着血把脸都弄花了。

但他却硬着脖子面色阴沉的盯着前面的保镖,走路极其嚣张看上自感觉此时的派头格外牛掰。

被架出来出的女的被塞进了中间车里,前面一辆大奔门打开从里面又走出几个保镖。七八个保镖挡在车前面对从酒吧中跟出来的十几个年年年轻人。

“误会,误会......”酒吧保安挡在中间满脸赔笑生怕双方再起冲突。

“误会NM个毛。”头上冒血的年轻人咒骂着,不断推搡挡在自己面前的保安,一副要带着人过去干架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