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倒真是有些羡慕他们灵体怎么吃也不会胖的体质呢。

放松下来的叶君泽,想法可以说是天马行空,谁也想不到他在想些什么。往往是一个主意还没结束,他便又到了下一个新的想法上面。

凌凌看着叶君泽自己傻乐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一定都是很开心的事情吧?

所以,凌凌便也跟着叶君泽那样傻笑了起来。

想法并不同的一人一剑灵,却都很是统一的傻笑着,倒是让人有些感到哭笑不得。

一段时间后,叶君泽便收好了想法,将凌凌松开。

所以绝大多数老板,对林云敬畏的同时,也持观望状态。

他们不敢去得罪林云,但也不敢轻易跟林云交好,免得八大世家或者白云阁报复林云时,他们遭受鱼池之殃!

等待片刻之后,白姐和她的几个朋友,从拳馆里走了出来。

“白姐。”

林云看到白姐之后,便面带笑容的上前跟她打招呼。

“林……林云,你叫我小白就行,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我可担不起白姐的称呼。”白姐挤出一抹笑容,显得有几分拘束。

“白姐说笑了,我在这儿就是等你出来,好跟你告别一声的。”林云微笑道。

毕竟是同行上山,外号小龙女是什么意思现在拳赛结束,自然还是要跟她道别一下。

“没想到我面子这么大,让冠军特地在这儿等我。”白姐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顿了顿,白姐尴尬道:“林云,拳赛开始之前,我好几次误会你,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原来你是如此厉害的男人。”

“过去的就过去了,白姐这是我名片,以后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可以给我打电话。”林云递出一张名片给白姐。

……

两姐妹就为此争论起来,乐亮有点懵,也是为此苦笑,还没怎么着,我就隐隐成为政商界的大鳄了,你们能不能现实点啊?

手机铃声响起,正在苦恼的乐亮接起来:“思颖……”

旋即一呆,只见正在争吵的两姐妹停下来,静听的张菲菲都是直直看来,目光疑问。只有小羽不懂这些,自顾自地吃着,他有望成为乐亮的体格。

乐亮赶紧站起身,到了一边,与苗思颖说了好一会甜蜜话,这才回来。

方坐下,就听小璇问道:“哥,思颖又是谁?为什么叫的这么亲密?”

乐亮瞪她一眼,说道:“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不是管你,舞厅里小龙女什么意思我是好奇吗!她是谁啊?为什么避开我们打电话?”小璇嘟着小嘴说道。

“好,好,我告诉你,她是生意上的朋友。”

“你的女朋友还真多啊!”小璇有点嘲讽语气,说道。

乐亮无奈地指着一盘菜说道:“香煎鹅肝的鹅肝较厚,绵实的口感配上咸鲜的油汁,真不错,我特意为你点的,吃啊!”

冷君放下电话,直接打开房门走到对门苏思语家,“咚咚咚!”敲起门来。

连续敲了五分钟,没有任何动静。

冷君跑到楼下看苏思语家的窗户,晚上也没有开灯。

这一刻,冷君有种不好的预感。

冷君也顾不上之前跟苏思语的约定了,主动给苏思语发起了微信:“思语,你在哪?今天为什么没来考试?”

冷君看着手机屏幕足足十分钟,仍然没有收到回复。

冷君心中有些慌乱,直接按下苏思语的手机号,手机打通了,但很快又被挂掉。冷君继续拨打,电话继续挂掉,终于,在冷君拨打第17次时,电话接通了。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这个男人,正是苏思语的父亲→苏鹏。小龙女外号叫什么

还没等冷君开口,苏鹏怒道:“冷君是吧!你小子还有完没完了!把我逼急眼了,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冷君没理会苏鹏,直接问道:“苏思语人呢?你为什么没让她参加考试!”

“我女儿,用得着你管吗!”

叶君泽内心暗暗思索道:“还是要认真修习一下,不然不说别的,光是凌凌的一番好心也不能辜负啊。”

“只是不知道这套剑法背后的那些事情,凌凌他们这些剑灵是否知道呢?”

“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可能刚才那位前辈的声音,只有接受了他的剑道传承的人才可以听到吧。”

叶君泽心里自顾自的思索着,想了一会,没有什么答案,他索性便不再多想,摇了摇头,想着关于《苍浩剑法》的事情。

而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参悟,叶君泽对这套剑法也有了一定的理解。

按照那位苍浩剑仙的说法,这套剑法重在养意,术其次,形为末。

而这里的意自然指的便是剑意,术指剑术,形自然指的是剑形。

至于为什么这样说,这位前辈也给出了对应的解释。若是一位剑修剑意足够高,足够多,我一道剑意一出,此间江湖,无论是谁,任你是炼气士,还是同样的剑修,亦或是其他修士,见吾之剑意也尽需让路。

唯恐吾之剑意不够多,男人叫小龙女的意思敢叫天上明月黯然几分。

“请你评价一下别的参赛选手。”

“他们也优秀,但是我相信自己更优秀,别的我不好评价。”

“请问雷蒙德导演选你做新电影的男主角,什么时候开机?什么时候能拍摄完成。”

“比赛完后,我就要去了,进入拍摄中!雷蒙德导演说要赶在夏季结束前完成拍摄,我主要是去完成自己的角色。”

“这么说已经开拍了?”

“是的,其余演员已经完成没有我在的戏份,他们已经做好了关于洛城地震等部分特效。”

“你是第一次拍电影,对此有没有心理压力?”

“有,我的表演性正在努力学习,这是改编的真实故事,雷蒙德导演和玛佩尔都是见过真人,他们的代入感很强,这也让我有着一定压力。最主要的是,真人是一位有些胖的男人,雷蒙德导演要我再增些肥,这可难为死我了。”

围着的几个记者,听了都是笑起来,要一位身材这么匀称的极限运动员去增肥,还真的是难为人啊!

“现在网络上众说纷纭,有个说法这不是真人真事,你是怎么认为的?”

乐亮点头,这小子虽然远远比不上自己,却是这弹跳力、臂力和反应都不错。团结桥舞厅真空装

听说这次竞赛增加了难度,有个凌空一跃的动作就达致六米,比上届决赛多了一米,一般人还真做不到,更何况还要准确抓住吊环呢!刚才他就看到有两个选手没抓住,掉进了水里,所以说要先来熟悉熟悉,练一练呢!

阿康速如猎豹,只是要过一些复杂的,或跳跃蹦高,或掌握平衡,或靠臂力和腿力,或靠眼疾手快,或者就是反应力等障碍难关,难免就影响了速度。这段距离本来可以一分钟跑过去,硬生生可能要拖个三分钟,没有一定实力,绝对会很快就掉下水的。

练了一会后,阿康与那几个选手交谈,却是对方都显得不太亲热,显然把他看做最强劲的对手,隐隐有着排斥感。

阿康显然不在意这点,面上带着一丝傲意,欲回去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请问你对这次比赛夺冠,是不是抱有信心?”

“是的,我相信这次我能获得冠军,自从我十年前接触极限运动,我就知道自己很优秀。”

“哦醉了太阳醉了月亮。”

“你像一支悠扬的牧歌,”

“哦美丽雪山美丽草原。”

……

杨小珍是女孩子,当即被谭文涛的歌声给迷醉了,一瞬间都把刚被谭文涛戏弄过的不愉快,抛到了九霄云外了。看到他向别的女人唱着这歌,心里还酸酸的。

她母亲和姑姑却是把谭文涛当疯子看待。认为他这是在调戏人家呢。等着看他被抓起来。

“啊……卓玛,草原上的格桑花。”

谭文涛看到了姚百灵被自己的歌和舞蹈,迷得露出了羞涩激动的笑容。就一边唱着,一边伸手去牵她的手。

姚百灵被谭文涛的歌和舞蹈迷醉得,不管他是不是什么大少,是不是什么农民,都紧紧的抓着了谭文涛的手,生怕他马上就会消失似得。

杨小珍的母亲和姑姑,都惊得大跌眼镜。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的,不敢相信那个美丽无比的女人,会被谭文涛的歌迷醉。就是杨小珍自己被迷醉了,都不敢相信。

其他的吃瓜群众也是惊得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