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种病来说,最好的法子就是吃药。从最小的计量开始吃一直吃到足够分量为止。

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彻底根治这种疾病的神药出来,金锋不是药神同样不能做到。

不过延缓赵老先生的发作的频率和时间,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金锋手里的天材地宝足够的多。

针灸配合着药物,足足忙活了几个钟头,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治疗程序。采用的依然是金锋最拿手的针灸。

在下针的时候,钟景晟大国医也在现场陪着。

看见金锋那出手如电的下针速度和超精准的手法,钟景晟也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尤其是在看见金锋开的方子之后,钟景晟完全有了把金锋拉去做切片的冲动。

想想之后钟景晟大国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拉去切片还不是得到科学院,这小子现在可是双院院士,比自己还多一个院士头衔。

都是院士,这片还是不切了算了。

针灸是主力战将治疗赵老的根子,药汤作为辅助兵治疗帕金森引起的失眠便秘各种并发症。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真的啪到晕过去么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瑶瑶,老身已经受伤了,无法冲击大圆满的境界,这伤势,痊愈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所以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暗夜宫,以后还是要在你的手上发扬光大!”太上长老却丝毫不以为意,而是继续说道:“老身这一辈子,就想暗夜宫能够变成上古层面的一流门派,什么面子啊,虚荣啊,那都是假的,你可能觉得老身无耻,但是老身要说的是,老身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暗夜宫能好,你可以侮辱老身甚至杀了老身,这都行,无所谓的!所以,瑶瑶,这也算是老身的一个请求了,做到晕过去是什么感觉一定要抓住林逸林少侠,这是我们暗夜宫腾飞的机会……”

听着太上长老这一番发自肺腑的真情感言,楚梦瑶一时间感慨万千!是的,她之前的确瞧不起太上长老,觉得她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前脚骂了林逸,后脚又来讨好林逸,这简直有点儿不要脸到了极点!

可是,听了太上长老后面的话,楚梦瑶又觉得,太上长老这个人,其实也是值得敬佩的,她为了暗夜宫,无私的贡献了她的一生,只要暗夜宫好,那她可以付出生命!

这样一个人,楚梦瑶还真不好评价了,至少这一刻,楚梦瑶也不怪她之前阻挠自己和林逸之间的事情了,她叹了口气,道:“太上长老,我和林逸之间的关系,你不用操心了,小舒也好,诗涵姐也好,都不可能影响我和林逸之间的感情的,至于您的伤势,我会让林逸帮忙给你治疗,你死不了的。”

“今天我得了信,府城那边有人造反,知府也跑了,整个府城已经叫余有才给控制了。”

“妈的。”

董大骂了一声:“余有才是什么好东西,狗娘养的玩意,这下府城的百姓要糟殃了。”

萧瑾和萧令脸上同时变色:“三哥,三嫂和我们家里的还在府城呢。”

萧英几个也赶紧道:“爹,您派些人跟我们去救娘和妹妹们。”

萧重也道:“三伯,怎么才能让女人晕过去我得去救我娘和我妹妹。”

萧元起身:“我们得去府城,我身有官职,不能看着府城乱了不管,另外,我们还得去救人。”

他看了看萧瑾和萧令:“你们点齐兵马,我们即刻动身。”

他又对董大道:“麻烦董大哥帮忙押运粮草。”

董大点头:“放心吧。”

萧元训练的这些兵勇和余有才弄的杂牌军可不一样。

他的这些手下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跟着他杀过海盗,打过山匪的,那都是见过血的,再加上跟着萧元之后,这些人吃的好,穿的也不错,每天都要进行训练,自然杀伤力惊人。

阿郎大声的喊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只是想进入一个血池,让所有人都知道什么叫做有权可以解决一切!”

莫从之前提醒阿郎不要再一次的相信江南雨的话,现在他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现在的他根本就不联系不上任何人,自己手机响了起来,江南雨更是愤怒地骂道,“莫从还真的有办法什么通过我们的人的心理防线。”

现在既然电话通了,那么也就让他亲自听到人被抽干血的是如何的残忍声音。

所以他给自己的助手使眼色。

阿郎愤愤地喊道,“莫从现在不要因为你在来的路上一定有很多的埋伏,搞不好的话你们都会被他给杀了的!”

凶狠的嫌疑人,他也见过,对于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第一次。

“放心吧,就算他把我抓起来,女朋友做到一半晕过去了他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因为他知道,但凡我受了任何伤,都会和他有着莫名的关系!”

恐怕现在还不想把自己那个酒吧给毁了,刚刚莫从快速的潜入了一个小破旧的房间进入之后却发现那里的电脑还有了一些高科技的设备亮着,仔细的检查一番,才发现那些东西都是江南雨的。

两个姑娘提刀出去,她们不但带了武器,还带了药粉。

出去之后碰到人或者用药粉药,碰到那些在街上祸害百姓的,就直接一刀杀了了事。

两个姑娘速度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城门处。

萧荟一把迷药下去,守城门的人倒了一大片。

萧芙就趁乱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萧瑾和萧英骑着马就进来了。

这俩把萧芙和萧荟捞到各自马上安顿。

萧英急着问萧芙:“娘呢?”

萧芙笑道:“在余家。”

嗯?

萧英想着这不对啊,他娘的本事不应该叫人抓到啊?他一直以为他爹就是拿着这个当借口起兵的,可现在听着不是那么回事?

莫不是这个余有才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叫他娘吃亏?

可一想又不对,要是他娘被抓了,萧芙怎么跑来开城门?女生会被做到晕过去吗

萧荟就和萧瑾说:“娘带着我们跑到余家的,现在她还拿刀架在余有才脖了上呢?”

钟六妹说的多了,萧元带着安宁回来,走到街面上碰着街坊邻居,人家就问萧元:“元子,听你娘说你回来都没进过家门?”

萧元也不恼,大大方方道:“是没回来过,主要是当初我爹把我赶出去,说是除非我和宁宁断了,不然就不让我回来,我怕我爹还恼着呢,就没敢回来,这回是我二哥叫我回来的,再说还有我大哥的事呢,我不回来不行。”

安宁跟在萧元身后只是笑不说话。

萧元从兜里摸出一把糖给围过来的那些小孩子,还跟那些大娘大婶们打招呼:“这是我对象,我俩谈了有一段时间了,就想等着我大哥的事情办了,我们也办喜事,到时候请大家喝喜酒啊。”

“哎哟,这姑娘真俊。”

甭管裴家的名声怎么样,裴家姑娘长的好看那在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安宁姐妹四个再加上裴玉那长相实在是没的挑,长相气质根本不像是农村姑娘,一个个白白净净,五官精致,怎么瞧怎么惹人喜欢。

再加上安宁今天又特意的打扮了,她的衣着装扮就是放到二十多年之后都不落伍,在这个时期就更显的时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