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钱到账之后,老板才摸出一张合同来让白墨阳签字。

白墨阳这回也高调起来,曼声说道:“我买东西,从不签字。”

“几百万的东西,浪费我几十万的钻石金笔。”

那老板和坐柜的不住的说着阿谀奉承的好话,直到白墨阳一摆手,两个人才鞠躬行礼,欢天喜地的离开。

金锋手里拿着盒子,淡淡说道:“少董,时间差不多了,咋们也走吧。”

白墨阳嗯了一声,心里早就巴不得早点走人了。

这个戏,忒他妈考演技了。

一前一后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间,背后传来一个沉厚谦卑的声音。

“二位请留步!”

殷渝超微笑上前,凝视着白墨阳,笑着说道:“白少董,我这里,也有一个九龙杯。”

白墨阳有些惊讶错愕,回头看了看金锋,金锋慢慢摘掉墨镜,咦了一声。

“你,也有九龙杯!?”

殷渝超做了一个请字,微笑说道:“我的也是和田玉做的九龙杯。”

他老实交代着自己的罪状,眼底闪烁着光芒。

盛心灵嗯了一声,这些事情她早就知道了。

苏逍遥捏了捏她的脸,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忽然被苏父打开。

只见苏父一脸热情的笑容,喊道:“饭点到了,心灵下来吃饭吧。”说完他看着苏逍遥,脸色严肃:“还有你,赶紧给我滚下来,今天的饭菜可不会主动送给你。”

正在心里感叹苏父变脸之快,盛心灵就被苏逍遥一把抱起来。

“你还病着呢,我不要你抱。”挣扎了几下,盛心灵跳到地上去,转过头看见他受伤的眼神时。心底有些软,浅浅云起时她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病情有影响。”

苏逍遥嗯了一声,然后咳嗽了几声越过她走到了楼下。

盛心灵跟在其身后,熟练的坐在长桌旁边。

这次她和苏逍遥坐在一起,苏母和苏父坐在对面,而苏老爷子则坐在主位上。

席上,苏逍遥给她夹了一块红烧肉,盛心灵笑着接下。

这时苏母忽然阴阳怪气的呵斥:“自己没长手吗,要别人夹。”

盛心灵一听这也算勾引,她算是长见识了。心里更气了,有些没好气道:“我没有,这不算勾引。你是没见过女人嘛,我以为你已经身经百战了的说。”

说完,盛心灵有些郁闷。

这时苏逍遥打开了浴室的门,他赤裸着健硕的上身,他低头看着盛心灵,低沉得声音道:“我没见过你这么美的女人,而且,我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他的土味情话忽然袭来,盛心灵的脸庞红了红。

“你想多了。”他的眼底苦涩,努力让声音听起来自然。刚说完,他就弯腰狠狠的咳嗽起来。

用手帕一捂,有血丝吐出。

他不轻不慢的拿起旁边的药,倒了十几颗出来。不喝水,干咽下去。

看着这一切,念念不忘全文免费阅读盛心灵的心里满是心疼。她松开手,走到一旁给他倒水喝。

苏逍遥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走到一旁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新年也快到了。”

盛心灵嗯了一声,端着热水过来,看着苏逍遥。

这时手机收到了信息,是她拜托顾昶儒查那个护工姑娘的信息。

那姑娘经不住拷打,承认了是苏逍遥让她演戏得。

盛心灵的心中一动,收起手机。

忽然手一歪,滚烫的水倒在手背上,烫出了一个泡泡。

她惊呼了一声,随即是委屈的哼唧。

苏逍遥听见了,于是立刻转过头来,看见她发红的手背时心疼的走过来。

在一旁拿出一个医药箱,然后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小心翼翼温柔的用酒精给她消毒,然后电话吩咐周管家拿烫伤药来。

这让从本科开始就留学美国,一直读到博士毕业,几乎将美国看成是人类科技灯塔,崇拜的认为除了外星文明能够摧毁美国外,地球上没有任何国家能在技术上赶超美国的卢西奥坚定了数十年的三观差点儿没直接崩塌。时念念檀骁爵

如此情况下让这位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如何不震,又怎能不惊!

“你们……你们……你们看过了那篇学术报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卢西奥这才从震惊中缓缓平复下来,旋即看着林光华和老钟,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林光华不知道卢西奥再说什么,只能看向老钟,而老钟那张朴实无华的脸却爽朗的笑了一下:“你是说前年在美国俄亥俄州举办的国际航空发动机第十四届学术年会上发表的《模糊控制器在航空发动机燃油系统上的应用》吧?”

盛心灵跟在后面打招呼,苏母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走着。

没几步,碰上了苏家的周管家。

周管家一看见盛心灵,便立刻迎了上来,他笑脸和蔼。

“盛小姐可是来少爷的?他现在在房间里休息呢,我带你去吧。”

盛心灵点了点头,想着苏逍遥给她转的一个亿,迈开步伐跟了上去。

来到了苏逍遥的房间,里面点着熏香,盛心灵一眼就看见苏逍遥站在桌子前练毛笔字。

他的字和人一般,铿锵有力,笔锋锐利。

周管家在她进去后便轻轻的掩上门,给两个年轻人时间交流。

苏逍遥第一眼就看见她进来了,可是头也不抬的继续练字,无视盛心灵的存在。

看了许久,盛心灵走到他的后背,双手轻轻的抱住他的腰。

“苏逍遥,你骗我,你还爱我,刚才给我转了一个亿。”

若不是深爱,谁会愿意把一个亿白白拱手相让。

苏逍遥浑身一颤,女主叫云浅浅男主姓陆他拿着笔的手顿住,下一秒把笔放在笔架上。

亲自再给她上药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苏逍遥抬头,对上她狡猾,莹莹露着笑意的眼。

“苏逍遥,你骗我,你还爱我。”

苏逍遥别过脸,耳朵发粉,他一脸的淡然:“你想多了。”

见他还死鸭子嘴硬,盛心灵拿出了必杀技,她的眼睛始终紧紧盯着他,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笑:“我问过那姑娘了,你们只是在演戏,你们根本没做过出轨的事情。”

听见这句话时,苏逍遥才一脸无奈的吐出一口浊气。

“嗯。”

听见他终于承认了,盛心灵雀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脸。

盛心灵认真又深情的道:“以后不许再这样了,我只要你一个人。”

苏逍遥看着她绝色得小脸,心中一动用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然后便迎头吻了上去。

盛心灵正打算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忽然起身离开了。

原来只是蜻蜓点水。

盛心灵的眼眸底下划过一抹失望。

这时苏逍遥忽然出声脸色淡漠:“你还有其他事情吗,《病名为你》时念念江妄没有的话就出去吧。”

那感觉就好像刚刚走出原始森林的印第安土著,自觉掌握了钻木取火就能掌控世界时,却发现外面的人随便拿个打火机就能把火随意把玩一样,已经不是心中MMP那么简单,而是觉得自己遇到了神迹。

是以,卢西奥才会惊得语无伦次。

因为老钟介绍着这段新算法可不是应用在地铁线路,更不是石油钻探,而是航空发动机全权数字电子控制系统中。

而在当下的模糊控制理论方面,地铁、石油、工业机器人乃至家电都不是前沿,恰恰是航空发动机的控制才是最顶级的塔尖儿。

美国当仁不让的是这方面的领头羊,可即便如此,在航空发动机模糊控制理论上,美国人现阶段也不过停留在理论上,实际应用并没有展开。

结果,连航空技术异常发达的美国都没有实现的东西,中国的腾飞集团却已经将其应用在自己的航空发动机的全权数字电子控制系统的架构当中。

直接越过美国的理论派,进阶为行动派,这说明什么?

很简单,中国腾飞集团不但在模糊控制理论异常精深,更在实际应用方面远远将包括美国在内绝大多数国家甩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