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氏被这个嫌弃,被那个看不起,连带着萧恺也没人重视,母子俩过的日子真是难的很。

金氏心里明白,如果蓝四娘生下儿子来,往后她在家里就更没有地位了。

如今都还没生呢,就让她伺侯,等真生下来了,那她和萧恺恐怕要沦为下人呢。

金氏再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到安宁那天来利落的和老太爷断绝了关系,她咬了咬牙,低头和萧恺道:“儿啊,你跟娘走如何?跟着娘,咱们不要爹了。”

萧恺自小就是由金氏照顾的,他几乎都没怎么见过萧放。

萧放是个对孩子不上心的,对着萧恺的时候也是立誓要做严父,看到萧恺非打即骂,没有一点温情,这让萧恺对他一点留恋都没有。

萧恺依在金氏身边:“我跟着娘,娘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金氏笑了笑。

她不傻,自来都会留后手的,她手里如今还攥着不少钱呢。

其实当初在京城的时候,她娘家没有给她什么银票,表面上只是说帮着找了个商队,清穿之活色生香但是,那只是她爹给的,她娘背着她爹给了她东西的。

“站住!”

张天赐才走出几米是被陈修喊住,他浑身一颤,硬着头皮回头说道:“你想言而无信!”

陈修只是盯着他右脚上面的鞋子说道:“我喜欢你的鞋子,把右脚的鞋子脱了!”

“他怎么发现的!”

张天赐浑身一抖,撒开腿就跑。

陈修冷冷一笑,慢悠悠的地上捡起一颗石子,等张天赐跑出了十多米,手里的石子才是射出。

“噗”一声,石子打在张天赐右脚窝里,让他是一下子向前翻滚出去,直接是把下面的两颗门牙也摔断。

张天赐撑起身子来,还想向前跑,后面传来陈修的声音。

“你要是再敢跑,下一颗石子我保证打断你的小腿!”

这下子张天赐是一动不敢动,陈修慢悠悠的走到他身边。

“鞋子脱了!”

张天赐不敢违抗,只得蹲下老实的脱鞋子,陈修那在手里,发力一掰,里面同样是有夹层,清穿之国色天香里面同样是有几片薄薄的纸张,打开来一看,上面同样写着“控鹤功”三个大字。

根据卢卡的说法,召唤英灵不会产生任何的波动或特殊现象,这也算是保护契约者们。

毕竟不是谁都有卡门家族那种实力,能够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契约者。即便被知道了身份,敌人也不敢冲击卡门重工。

更多的契约者是要隐藏自己...而这种机制却失效了,总会有人察觉到契约者召唤英灵的具体位置。

不过,这倒也为李长河省下了很多功夫,不然七个都猫着玩上了黑暗森林法则,这个任务得做到什么时候?

而现在要做的,便是等待剑阶英灵被召唤。

狂阶或杀阶两方人中若是趁机出手,那么婷哥只要感应到波动,或者黑鹰捕捉到动静。利用的痕迹追踪,没准可以接触到剑阶。

本次任务第二强者,!

光看称号就很夸张,战舰人....是拿着斩舰刀把舰船砍了的那种?

正想着,便看到极远处闪过那逆行而上的‘流星’,清穿之活色生香义楚撕开夜幕,在黑暗中肆意盛开。

那是....烟花。

农妇?山泉?有点儿田?

是的,林逸当初的梦想很简单,小时候和老头子在一起的时候,林逸并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成为一个杀手,也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有怎样的生活……

他当时还以为自己和身边其他农村的孩子一样,比如二狗蛋,和他一起种田采些山货养家……

不过后来,林逸懂事了之后,就开始执行各种各样或简单或复杂的任务……林逸就更加不知道自己的梦想在哪里了。

这种颠沛流离的日子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偶尔闲下来,在老家里和二狗蛋聊聊天扯扯淡,倒算是人生最悠闲的时刻了。

随着岁月的推移,自己长大了,二狗蛋也长大了。

自己的命运随着老头子而改变,注定不可能成为一个农夫,而二狗蛋的命运,也因为自己而改变,注定不可能成为一个普通的农夫……而又必须要在老家当一个农夫!

想起二狗蛋来,林逸倒是有些想念他了,已经有一阵子不见他了,也不知道他春耕完毕没有?想来应该差不多了吧?找时间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松山市一趟……

“我先给你弟弟打个招呼吧。”老将军想了一下,对周鹏说道。

“谢谢爷爷!”周鹏连忙说道。

周鹏知道爷爷看出了他的想法。清穿之盛宠福妃爷爷先给周鸿打招呼,自然是要让周鸿先做一些准备。这样他能达成目的的希望才更大。

临海演唱会现场沸腾了一阵之后,气氛才有所平息。

但气氛才平息一点,立即又掀起高潮。

为什么?因为华国星空的重要人员开始了华丽表演。舞台大屏幕上不停地显示出华国星空重要人员庞大的个人捐款数额。

崔不凡个人捐款——20亿!

柳茵茵个人捐款——18亿!

周鸿个人捐款——16亿!

郭良生个人捐款——16亿!

华国星空的总经理和三位副总的捐款数额接连显示,无不是天文数字。

于是全球再度震惊。

绝大部分民众其实明白,华国星空的总经理和副总绝对拿不出这笔钱,这笔钱绝对还是华国星空所出。华国星空这是拿钱给自家的高层干部买名气。

柳茵茵今晚穿着精致的红色晚礼服,虽然显得美艳无方热力逼人,但是与安娜的红色舞台服装衫了,心里本就有点不舒服。这时候听到陈岳赞扬安娜,清穿之盛世宠妃心里就更是泛起了一点酸味。

所以李倩都还没开口,她就发表了意见。

对柳茵茵的质疑陈岳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先前出于对安娜的好奇,陈岳让小倩探测了一下安娜,随即就发现安娜竟然也是一个超能者。安娜不仅是一个超能者,而且超能阶位比起同龄人来说还相当不低,达到了暗劲初期的程度。

以安娜的年龄来进行衡量的话,她在华国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道天才。

要知道,护卫李倩和柳茵茵的十几个三大超能世家的天才子弟,其超能阶位也不过是暗劲初期和暗劲中期。而他们的年龄却普遍比安娜要大。

当然,颜欣宁不在其列。

“西方人修炼的斗气虽然更加利于实战,因为斗气的爆发性比较强,但是终究不是那么完美。修炼斗气对身体的负荷毕竟还是太大,不利于养生,也不利于长远发展。以安娜的资质,要是修炼东方的内家真气,可能以后的武道成就会相当高。”陈岳心里这么想着。

损失两个小家族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

“来人!”

蓦然朱雀喝道。

砰!

那个少将向前迈了一步,腰杆挺得笔直,敬了个礼。

“属下再!”

“即可带人去元家和司马家抄家,所有查抄的财产全部上缴,但凡和杨飞兄妹有关牵连者一并带走,通知执法句的人也过去。”

“得令!”

少将转身看向门口的十几个士兵。

全体都有向后转!

“天尊……”

“凌王救命啊!”

元成建和司马长风神色惊恐,纷纷抱住了凌云涛的大腿,但是此刻冷漠如冰的凌王无动于衷。

其他四位王族家主亦没有说话。

天尊办案谁敢插手?

来人!

把这俩人带下去交给执法句的人严加审问!

朱雀神色厌烦的挥了挥手。

得令!

立刻有四个士兵冲了上来,强硬的把元成建和司马长风架了出去。

可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给自家的高层干部扬名,这样的企业在全球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

面对这么巨大的惊喜,魏书记和宋市长发挥出最大的自制力,才没有当场失态地大喊大叫以抒发心中的狂喜。

贾德民的心里有些黯然。他原以为今天捐出10亿之后,多少能引起全国民众的关注,多少挽回一些已经失去的面子。

可是在华国星空这么多人巨资捐款的光辉掩盖之下,他等下必须捐出的10亿根本就不能算个啥。

要不要提高捐款数额?贾德民心里瞬间想了一下。

很快,贾德民摇头否决了这个念头。算了,乖乖地捐出10亿就算了。让这事情顺利平息就行了,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事。贾德民自己告诉自己。

宋市长适时宣布首轮捐款到此为止,开始进入演唱环节。还没有捐款的企业和个人等到第二轮捐款再献爱心。

他要是不这样做,还没有捐款的企业和个人将会无所适从,根本不知道该捐多少。因为他们不可能捐出十亿以上的数目。而在华国星空耀眼光环的笼罩下,他们捐出几千万几亿,都不会让人觉得他们很大方,收不到应有的捐款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