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原来只是想要兑换物品?那没问题啊,我们这里设立有镇魔司,可以兑换的,请前辈移步城里的镇魔司。”程天至一听,眼睛亮了。原来对方有事所求,那就太好了,不然自己几个真不知道如何回应对方了。

“让周围的修者和凡人百姓们都散了吧!”

“忌语”一句话,温氏青两个赶紧照办。

有他们两个出面,“九盟城”的修者和凡人百姓,才缓慢的离去。

而后,夏宇二人跟着程天至两个前往“九盟城”里的“镇魔司”。

一路上,程天至和温氏青各自服用了一些丹药,压制了身上的伤痛。

四人所过之处,无数人行礼跪拜,都是感谢夏宇两个的救命之恩。

“九盟城”面积绝对不比之前那个佛城“紫鸾佛城”小,甚至还要大上一些。

所以,为了赶时间,四人坐了两次城内传送阵,用了十几分钟,才来到“九盟城”最深处的“镇魔司”。

这里的“镇魔司”,外观非常特别,古式建筑内全部由大小不一的祭坛组成。

方母气的都要跳脚了:“碍你啥事啊,没花你一分钱,有本事你也买去,我保管不说二话。”

周春花脸色更难看:“还说没给老二家钱,大家评评理,他们又买房又买衣服的,他们两口子才挣多少工资啊。”

方父一般是不管家里事情的,他现在都听不下去了,直接从家里出来,出来的时候,方父还拿着一把菜刀,他当着街坊邻居的面直接就把菜刀扔给周春花:“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就知道闹,行,你不是觉得我们偏心吗,觉得不服吗,你看我们不顺眼有本事拿刀砍了我们,也省的我和你娘跟着受累又受气。”

这么一句话,方母的眼泪就下来了。

方父环视四周,沉着脸道:“这里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和大叔谈恋爱什么感觉谁家有啥事街坊邻居还能不知道,我和孩子他娘每个月挣多少工资大伙都清楚吧,建设小时候,我们两口子一个才二十多块钱的工资,那时候建设奶奶可还在呢,我们要养老人,还要养两个孩子,基本上月月都花光,剩不下几个钱,后头工资是长了一点,可物价也长了啊,一直到前几年,我们俩的工资才长到一百多,可那时候建设也有了孩子,我们给孩子买奶粉,买衣服,还有一家子的吃喝花销,你们说,能剩几个钱?”

“还用你废话,二位前辈刚刚灭杀了那多化魔者,积分恐怕已经超过两百万,就是想兑换天品的资源也同样够了。”温氏青当然不能让程天至如愿,道出了一个夏宇不清楚的“天品资源”四个字。

“你来说说,什么是天品资源?”夏宇不明所以,对着温氏青问道。

“回禀前辈,所谓天品,是指五大品阶中的第四品阶内的所有资源。五大品阶包括:超、天、地、玄、黄。其中黄品最差,超品最高。如果您用这次灭杀化魔者所得的两百万积分,兑换超品资源,可能还不是很够,也许连一样,都兑换不了。不过,用来兑换天品资源,肯定可以兑换不少的。”胖老者温氏青不遗余力的介绍,生怕夏宇不清楚。

“居然还有这种情况?找大叔谈恋爱的好处我想问问,时空石属于哪个品阶?”夏宇问道。

难道真的跟他们所说的,两个神仙,一个勾魂的?

这三个女子也不敢再开口说什么了,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按摩完了后,就开始洗脚了。

燕飞头一次享受这样的服务,感觉很是舒坦。

尤其是做脚底按摩的时候,无比的舒服。

当然,这间店除了沐足,还有别的服务,只是燕飞三人,并不打算体验而已。

三人洗完脚后,就走出了大门。

“真享受!”燕飞没想到,神仙也会玩这些。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个男子,盯着燕飞道:“你竟然去这种地方?”

燕飞转头看向了对方,稍微有些吃惊,清水健竟然就在不远处看着自己,此时还拿着手机把自己拍了下来。

“你想干啥?”燕飞没想到被人家逮住了。

“没什么,我要是将这段视频递给学校教务处,不知道你会面临什么样的处罚呢?”清水健坏笑道。

“你威胁我?”燕飞皱着眉头。

这年头过日子谁家不是精打细算的啊。

街坊住着好些人家都和方家的家境差不多,他们心里也有一本帐。

现在这些人就开始说起方建设和周春花来:“你们两口子可不地道啊,和大叔在一起是什么感觉你爹娘能有几个钱,你们自己去算算这笔帐,他俩一个月才不到四百块钱,一年就是不吃不喝全攒下来也不过五千块钱,那得多少年才能攒十几万啊,更何况前几年他们还没那么些工资呢。”

方父气的浑身发抖:“老大娶媳妇的时候,周家要的彩礼多,那个时候一气就要了两千多块钱的彩礼,我们是拉饥荒给的钱啊,一直到老二娶媳妇才缓过来,可老大娶媳妇给那么些,到了老二这里不能差了,不然人家得说我们老两口一碗水端不平……”

方父说着说着悲从中来,忍不住抹起眼泪来:“那时候家里统共才攒了多少钱啊,给老二娶媳妇也花的差不多了,这几年我们两口子挣的都补贴了老大家,说实在话,这事是老二吃亏,可老二媳妇从来没说过啥,老二两口子实在孝顺,老二媳妇也是个心大的,这日子还能过,要是老二媳妇也跟老大媳妇一样斤斤计较,我们两口子还有啥活路啊。”

“对了,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白松连忙岔开了话题。

“是这样,我开学就研三了,论文也写得差不多了,但是需要去法院实地调研一些事情,顺便在法院做做实习,但是,上京市这边的法院实习生太多了,尤其是我们这个区,大学生太多了”,赵欣桥说道:“我就想着问问你,天华市你有没有认识的人呢?基层法院或者中院都可以的。跟大叔谈恋爱危险吗”

“你开学要过来?”白松很高兴:“没问题啊,我最近正好和三中院对接,那边我可以去帮你问问。”

“那好啊,我就不和学弟学妹们抢上京的这点资源了。”法院想实习还是很困难的,但是对于法学生来说,这是很不错的经历,“辛苦你啦。”

“不辛苦不辛苦”,白松傻乎乎地笑着:“嘿嘿。”

...

此时,王华东和王亮收拾了一下东西,过来找白松,看到白松满脸的Y笑,莫名恶寒。

“你不会真的有那方面的倾向吧...”王华东表示要坚决和白松保持一定的距离。

“什么?”白松挂了电话,一脸疑惑,接着从王华东和王亮的脸上找到了答案。不过,别人他还得解释一番,但是这俩完全没必要,白松接着道:“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健身。”

正好今儿是星期天,方建华和杨安真买了东西过来看老人,他俩还商量着说把买房的事情告诉家里老人,让他们也跟着乐呵乐呵,结果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街坊喊他俩:“建华,安真,你们赶紧回去瞧瞧吧,你娘和你嫂子吵架了。”

方建华使劲蹬着自行车,等到了家门口已经累出一身汗来。

杨安真从车上跳下来,她看到方母和方建设都快掐起来了,她可不敢上前。

方建华也不敢让杨安真过去。和大叔谈恋爱的秘诀

他把自行车一停赶紧过去拦在方母跟前:“娘,这是咋的了,嚷啥呢?”

一直没露面的周春花听到声音这个时候也出来了。

她一眼就看到穿着桃红羽绒服,脖子上围着格子围巾,打扮的很洋气的杨安真。

“哟,弟妹这是又买了一身衣服啊,可见你们是真有钱,买了房还敢买这么贵的衣服,这衣服得不少钱吧。”

杨安真笑了笑,她就故意气周春花:“也没多少钱,不到五百,嫂子铁话也买一件去。”

周春花脸色立马就变了:“二弟,你疼媳妇也不是这么疼的啊,没这么糟踏钱的,五百块钱的衣服……我的天,这也敢穿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