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妈一听特别乐呵的答应了:“好,你坐着,我给你倒茶。”

萧元起身:“我来泡茶吧。”

实在是蒋妈泡茶的手法太不过关了,好好的茶叶都糟踏了。

萧元反正是喝不下去,这次来的时候,他还专门带了一套茶具来。

他把茶具放到桌上,然后拿了一大瓶水,自己烧水泡茶,那手法真是行云流水一般。

蒋妈看的都觉得萧元泡茶的姿势太好看了,好看的就跟一幅画似的,让人看了心里都特别舒坦。

“我拿点心,你等着啊。”

蒋妈拿了一些做的小巧精致的点心,又找出安宁买的几个白瓷盘子摆上放到茶几上。

萧元泡好了茶,先端了一杯给蒋妈:“阿姨,您试试。”

蒋妈喝了一口就觉得特别好喝,至于哪儿好喝她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比她泡的味道要好。

萧元这边才泡了茶,魏家铭就来了。

他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带花,就是双手都提满了东西。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不像是肺炎。拿婢女当尿夜壶”孙立恩接诊了几个理应是呼吸内科的病人。主诉基本都是发热,乏力和头部血管跳动疼痛。诊断过程还算顺利,状态栏也确诊只是轻微感冒。全过程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费利佩翻译的有些费劲。

“这些人说话是带口音么?”给这个病人开出了两粒布洛芬后,孙立恩转头对满头大汗拼命喝水的费利佩问道,“我看你翻译好像挺费劲的。”

“他们说的都是本地土话。”费利佩又喝了一口水,“土话里没有那么多用于形容症状的词汇,比如刚才说的那个什么……血管跳动疼痛。”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土话直接翻译过来就是‘我的脑子里有一头瞪羚。’”

当地土话缺乏严谨的语法和足够丰富的词汇。所以当地人会将一些名词原封不动的拿来充当形容词。比如“瞪羚”,既可以表示跑得快,也可以表示跳得高,甚至可以拿来表示身材匀称或者干脆形容“跳跃状的”。反正怎么用都行,而具体的区分就只能靠翻译自己去理解。

孙立恩深表同情的看了一眼费利佩,看样子今天他得多吃些肉包子才能把消耗的脑细胞都补回来。

当然,唐韵也觉得,小茗和冰糖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欺骗她,毕竟这事情欺骗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现在科学这么发达,跪下接朕龙尿还有DNA鉴定,一下子就可以看出破绽的。

所以,唐韵下意识的说了一声“不要”,她对小茗,的确也有一种亲切感,只是一时之间不能够接受这个现实罢了。

“这事情也够复杂的了。”林逸苦笑了一下,其实事情很简单,复杂的只是每个人之间感情关系。

“唐韵姐姐,你不用担心的,师姐的人很好的,而且,她这一次来,也不过是想看看你的父母,也就是她的生父生母,看过之后,就会回到冰宫去了,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活的!”冯笑笑替冰糖解释道:“但是如果你要不愿意相认的话,那也没有关系的……”

“不是……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事情太突然了,我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唐韵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换做是谁,也都难以接受!就算是林逸,突然的出现两个人,说是他的父母,他都要惊愕好半天了,别说唐韵一个女孩子。

“那……你考虑一下,不着急,等你考虑好了,再说其他的事情?”冰糖柔柔的说道:“唐韵妹妹,让笑笑陪陪你吧,我和小姨就在客厅里等着你!”

费利佩翻译说,小孩子们喊的是“穿白衣服的魔鬼”。

穿白衣服的魔鬼们吓跑了要糖的小孩,当主人的坐便器却引来了大人们的围观。白大褂上印着的红色CHINA字样,以及CHINA下的红十字在他们眼中就代表着健康和解除病痛的希望。

小孩子们被大人抓鸡崽一样提溜着走到了医生的面前。有些医生在忙着给小孩喂糖丸,而另一些则没这么幸运——他们已经七岁了,到了需要复种卡介苗的时候。

能吃到糖丸的小孩眼巴巴的看着喂糖丸的“穿白衣服的魔鬼”,希望通过自己纯洁的小眼神再获得一颗糖丸的馈赠。而那些被打针了的小朋友则带着眼泪,嫉妒的看着和自己同村的小朋友——凭啥他们能吃糖,我们却要被打针?

一名医疗队的医生和几个本地医生负责给孩子们进行计划免疫。而其他的医生们则从卡车上搬下了桌椅板凳,开始在几株巨大的椰子树下围坐起来,开始准备问诊。

孙立恩看着椰子树上硕大的椰子,不禁有点担心——以自己这个人品……等会不会有哪位同事被树上的椰子掉下来砸到头吧?

不过一会儿功夫,老三抱着小花就从厨房出来了。

一人一猫不住的咳着。

“不行了,炸辣椒油的味道太大了,我受不了了。”

老三眼泪都快呛出来了。

蒋妈从厨房探出头来:“是谁说姑爷喜欢吃辣椒油的?”

安宁一指老大,老大一指安宁:“她说的。”

蒋爸就坐不住了。喝痞子少爷的尿液

他几步进了厨房:“行了,行了,你们都歇着吧,我来做,都别嚷了行不。”

家里几个女人都坐到客厅里,蒋爸进厨房煎炒烹炸,一溜的神操作。

很快萧元就来了。

他怀里抱着一捧花,手上提着礼物。

一进门,萧元就把那捧花交给安宁,在安宁接花的时候,萧元凑过去飞速的在安宁脸上亲了一下。

蒋妈看了全当没看到。

萧元笑着进门:“阿姨,大姐,萍萍,叔叔呢?”

蒋妈指指厨房:“在厨房做饭呢。”

萧元把礼物放下,坐到蒋妈身边:“阿姨,我这几天做了一些面膜,今天带了点,晚上你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这几个是我新收的小弟,回头你们再好好认识一下吧。静静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变化?”林逸也没心思给他们一一介绍,现在他最关心的就是韩静静的事情,万一她情况又恶化那就麻烦了。

“没有,静静还是老样子,就和你去世俗界的时候一模一样,确实还在世俗界没能回来,暂时好像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天婵对蓝古扎等人略一点头,赶紧回答林逸的问题,并转身带着他往二楼方向走。

“那就好!”林逸也略微松了口气,转头对蓝古扎吩咐道:“蓝古扎,你带着他们几个在附近随便逛逛,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们。”

“好的老大!”蓝古扎爽快的答应一声,他倒是挺想去静静的,毕竟在世俗界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不过老大的意思好像并不想让郝自立等人静静,将朕的龙尿吸出来作为老大的头号小弟,当然能够领会到老大的心思。

郝自立三人也没有意见,和林逸他们招呼一声就跟着蓝古扎出去了。

林逸带着天婵和雪梨蹬蹬蹬上到二楼韩静静房间,她果然和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至少也不算是坏事,林逸快步上前,取出聚神枝放在韩静静手中,然后就开始暗自祈祷,希望聚神枝可以挥出效果来。

聚神枝放入韩静静手中之后,就开始有隐隐的光华流转,渐渐的这光华蔓延到她身上,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而在神州国内,因为战火影响,各种料子价格持续走高,直把翡翠国商人们嫉妒得发疯。

前面三十年的开放让神州积累了数以亿钝的料子,就算现在翡翠绝种不再有,神州拥有的料子都能让神州消耗数十年无忧。

一边是日益走高的翡翠市场,一边是冷冷清清的出产地。天上地下的巨大反差让翡翠国的一手大佬们心急如焚。

被逼无奈之下,矿主和老板们只能舍近求远,把料子从海路绕几千公里送到香江,再由香江送进神州。

一来二去,运费不说,赚的却是比以前的少了。更苦逼的是,香江那边的老板一个比一个黑,就连彭建彭老大的面子都不买账。

红火了三十年的翡翠生意一落千丈,买方市场大过卖方市场的结果,那就是昔日的金饽饽变成了现在的烂白菜。

每个以做石头为生的货主都希望野人山大战能够早日结束,要不然,那些翡翠也就只能变石头!

但一线矿主大老板们却是知道,就算是野人山大战完结,翡翠再想要进入神州也非常的困难。以前那公斤料都能卖发财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