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咱们这个专业只有一个班级,而班级里只有你们这十几个人,至于班长,就不用搞什么选举了,我就随意指派一个好了。”白老大的目光划过了在座的同学,最终落在了林逸的身上,道:“林逸,就是你了!”

“啊?”林逸顿时一愣,有些错愕的看着白老大,他怎么就成班长了?说实话,如果是选举班长的话,那林逸不介意投右盘虎一票,因为他压根也没有争班长的心思!

但是现在,白老大出人意料的却没有让班级里的人投票,而是随意的指派了自己,这让林逸有些意外。

“林逸,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吧!”白老大笑眯眯的看着林逸,目光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玩味,有兴奋,有欣喜,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咳咳……我说同学,你站在讲台上,是想取代我的位置么?你想成为我们医药专业的讲师?”一个老者走进了教室,看到讲台上的右盘虎,微微一笑,来了一个冷幽默。

右盘虎虽然霸道,但是见到此人之后,却是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点头哈腰的道:“白老……”

那老者听了右盘虎的称呼,眉头微微一皱,道:“这里是学校,叫我白教授,或者加个师字,叫我白老师。”

进来的人,就是白伟拓的爷爷了,林逸早就知道了这个身份,也不太意外,当初自己救治那老者的时候,那老者就曾经说过要教授自己医药知识,但是当时林逸不以为然,却没想到,这老者居然是这里的教授!

只不过这消息已经知道两天了,和胖女友做什么感觉林逸也没有什么惊喜,倒是右盘虎那尊敬的样子和那称呼,让林逸有些好奇,右盘虎和白伟拓的爷爷,又是什么关系?

难道他们有什么密切的关系不成?一念至此,林逸的脸色有些阴沉!他和白伟拓,无疑是很好的朋友了,如果右家和白伟拓家有什么关系,那么林逸在中间会很难做!

“这个老不死的老东西倒是会掐着点呐。大佬们前脚刚来他就进来。倒是趁了波热度。”

“那又能怎么样?他的花圈还不是排在我们廉家后边儿。”

“你看看老东西,孑然一身前来。连一个家属都没带。这真是孤家寡人咯。”

“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个老东西,都杵上拐杖了,也没几年功夫了。”

“可惜了啊,临到老了,还遭受这样的罪过。”

“他那收破烂的孙女婿没了,给他的打击足够的大。”

“谁说不是。收破烂的孙女婿没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成了外国人,刚进海关就被拦住被拒绝入境。这种事,真是千古奇谈。”

“曾子墨被拒绝入境那是旧闻咯。最新的消息,金锋留给她的骑士团快保不住了。”

“咝——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嘘,小点声儿。”

“神圣之城那边儿拒绝承认骑士团的合法性。限期曾子墨在一个月内传位给梵青竹,越瘦的人是不是b越小否则,神圣之城就要宣布永久解散医院骑士团。”

具有武痴属性的颜欣宁只关心这种东西能不能对她的武道修炼有所助益。

“测试过。阶位越低,或者越没有入阶,效果就越好。阶位越高效果就越弱。它的最大作用是净化人体。先天高手的体内基本净化完毕,以一口先天之气进行内循环,所以这种制剂对先天高手基本上是毫无作用。”陈岳没有直接回答颜欣宁的问题,而是小小地绕了一下。

然而颜欣宁却是听懂了。她能听出,这种制剂对暗劲期的她仍然有作用,只是作用可能不会有她想象中那样大而已。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对她的武道修炼能够有作用,颜欣宁就想去努力争取一下。

“不知道这种制剂还有多少?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得到一支?既然陈岳可以拿出来给周鸿、柳茵茵、柳英恒使用,想来我只要努力一番,也应该是有一点希望的吧?”颜欣宁的心里破天荒地患得患失起来。

以前,她是想要啥就有啥,可是这次来到华国星空一看,但凡是华国星空拿出来的好东西,传承悠久的颜家竟然都从来没有过。

“这也是没法说理了。”颜欣宁心里禁不住吐槽。

颜欣宁直觉觉得,导致周鸿身上发生这样违背常识的一幕,必定是星空集团拿出了逆天科研成果。

不知道这种科研成果对我目前的阶位能不能起作用?颜欣宁心里想道。

“这里都是自己人,胖女人厉害还是瘦女人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要大家出去不要大肆宣扬就可以。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星空集团的人体潜能开发研究小组在一次科学研究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失误。本以为这次制取出来的制剂会没有作用,结果经过严密的检测之后,发现这种制剂竟然具有一种惊人的特性......”陈岳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就把现场所有人的兴趣逗了起来。

“什么特性?”颜欣宁关心过甚,情不自禁地追问道。

“它的特性就是,它可以极大的促进人体内的不良基因向着优秀基因的方向转变,同时可以活跃人体内的气血,让人体缓缓排出体内沉积的毒素,并可以促进人体各部分组织恢复人类幼小时的生物活性。针对不同的人,制剂起效的时间是三到七天不等。”陈岳继续说道。

昔日老战神的上级,战友,下属,一个个远去成为彪炳青史明留青书的过往,只有老战神还坚强的活着,送走一个又一个的袍泽老友。

他和鲁老同是好友,当年的永不解密计划就是他和鲁老一起搭档,也是在那些年,他和鲁老成了忘年交。女朋友太胖带出去丢人

鲁老这一走,老战神在这世上也失去了最后一个老朋友。

这对老战神的打击,无疑是最大的。

老战神之后,又有几辆特别样式的周年车先后驶入停车场。和老战神的周年车一样,这些车子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倔起,代表了一段可以载入史册的辉煌。

这种车一共七十台。下一个十年,下一个二十年,这种车也不会再出现。

或许等到一百年的时候会再出现这种车,只是,那时候怕是没有再有资格拥有。

大礼堂内肃穆沉静,无数大佬巨佬们先后入场,矗立着静静的等待着。

当老战神入场的时候,众多大佬主动上前和老战神握手见礼。

后面进来的周年车主人们见到老战神露面有的主动上前向老战神鞠躬执后辈礼。有的装作没有看见找到自己位置或或坐或站,姿态摆到最高。

“这个没什么好奇怪的吧?你们不是也在弄吗?再说,这个也没有什么神秘的,国外有的是例子随便抄。”杨东旭没想到对方留下来竟然是为了问这件事情。胖的人下面一般都紧吗

“是吗?我怎么总感觉你弄得和我们弄得不一样啊?”白凤一脸不信的看着杨东旭。

眼前这个家伙就算是一根萝卜,他都能给你玩出花来。她绝对不相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难道入场券的杨东旭会没有准备后手。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吧?过几天广告出来之后,有什么套餐,给了什么优惠都是明码标价的,对外开放随便了解。”

没准备点小妙招?那怎么可能,不过在手机卡消上面他的确没弄什么小妙招,这个小妙招根本不在手机卡上,而是在手机上。

比如说作为诺基亚手机的华夏总代理,杨东旭去年就申请增加手机短信这个不起眼的功能。没人会想到在手机慢慢开始在市场上普及的时候,在中国它使用最多的功能不是接打电话而是发短信。

君不见,某个厂房上下铺宿舍中,男女抱着手机发短信,成了第一代的低头族。诺基亚如此强大的手机,一段时间之后手机按键的字母都磨的看不清了。

“不错,是这样的。因为制剂起效非常温和,所以适合任何年龄阶层的人使用。”陈岳点头说道。

“那对任何老年人来说,它都是可以延年益寿的?”吴德胜继续问道。

“仍然不错。”陈岳说道。

“那它可以量产吗?”吴德胜问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这正是我要继续说明的地方。检测出这种制剂的特性之后,星空集团力图还原这次失误过程,再次把这东西制取出来。但是,很遗憾的是,不管过程还原得多么完美,都再也得不到同样的制剂。那次的偶然成功,也不知是感动了哪位偶然路过的神灵菩萨赐下了福缘?至今为止,集团科研组都还在分析其中的原因。”陈岳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

“这就难怪了。这东西既然不能复制,真的就不适合让外界知道。不然的话,这世界上有那么多想成为超能者的和那么多濒临死亡的权贵阶层。星空集团再是强大,也抗不住这么多人的觊觎啊。”吴德胜很是感慨地说道。

“陈总,你们集团测试过这种神物都能对哪些阶位的超能者能起作用吗?”颜欣宁插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