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内蒙的房地产很热,又或者说不但内蒙,北方的房地产都很热。

比如内蒙那边,现在主打的草原生活主体,什么出门就是大草原,骑马、射箭、牛羊......好一副广阔草原任我驰骋的景象。

再加上国家一直在倾斜的西部大开发,北部大开发等等。商人和打工的这几年的确都南下,可很多想要沾政策红利的人都在北上。

现在还没有后世那么严重的北方人口向着南方流失的现象,不少人都是故土难离。所以这让很多房地产商都看到北方房地产的红利。

于是一哄而上各种拿地,搞的内蒙的房子都快向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看齐了。

不过不说其他的,单说房地产这一块儿,现在北方的房地产,尤其是内蒙的房地产,现在有多疯狂,以后就有多崩溃。

就算不说人口向南外流眼中,单单是北方的天气就不是什么人都能适应的。所以只有当地人买房子,而房地产开发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地人的上限,外地人又不来买房子,宠妹为后这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情。

陈楚看着吴明峻,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这几年时间可谓是物是人非,只能向着他点了点头。

刀疤刘见状,很有眼色的说道,“大家先坐,今天这一桌,可是我让大厨专门准备,这酒可是我专门让人准备的,就是为吴老弟接风洗尘!”

“干一杯!”陈楚拿起酒杯,给吴明峻倒了一杯。

碰了一杯之后,吴明峻一口气喝了下去,喝的太急甚至咳嗽了几声,这两天是吴明峻这几年,吃用最好的几天。

看着眼前的陈楚,吴明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看着刀疤刘、蒋根舟对于陈楚的态度,还有听到的一些传闻,吴明峻也知道陈楚这几年如何。

如果不是当时一念之差,吴明峻不知道今天自己会是什么场景,又倒了一杯酒,吴明峻举杯向着郑重陈楚说道,“老陈,这几年谢过了!”

说着一饮而尽,几年未碰酒,辛辣的酒水让吴明峻感觉心口一阵火辣,他也知道这几年,如果不是陈楚,他绝不可能这么便宜就出来,而且他也知道老家那边,是陈楚一直在照应。

“这几天辛苦了!”陈楚拍了一下蒋根舟得肩膀,向着他说了一句。

听到陈楚这话,蒋根舟感觉被陈楚拍过的肩膀都有些软了,连忙向着陈楚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陈哥的事就是我蒋根舟得事,绝对没有二话!”

跟了刀疤刘那么久,如今得蒋根舟,也已经知道为什么刀疤刘,对于陈楚那种态度了,娇妹为后 重生坐在了刀疤刘当初的位置上,蒋根舟才明白,如果没有陈楚支持,他想要未来跟刀疤刘这样,那绝对没有可能。

陈楚、卢昊都向着厢房内的另一个人看去,见到了身材消瘦的吴明峻,比起前几年来,吴明峻如今是要消瘦的多,头发也从过去过去打着发胶梳的一丝不苟,变成了如今的短发。

“老陈,卢昊!”脸颊消瘦眼神中带着几分黯淡的吴明峻,起身向着陈楚和卢昊说道。

看着眼前的吴明峻,即便是有想过的卢昊,还是心头一叹,眼前的吴明峻,跟当初科大第一次见到吴明峻时,那个神采飞扬又带着几分精明的人却是完全不同,卢昊甚至感觉现在的吴明峻,都带着几分不该出现的沧桑感。

“鲁老板准备投资一下?”董立小问了一声。

“有这么个计划,毕竟这几年高速公路投资的政策和盈利还是蛮可观的,是不是呀杨少?”鲁城笑着说道。

几人不禁看向王刚。

“这个我不清楚,我就农机家健身房玩玩,做些其他生意,没碰过告诉公路。”王刚笑着说道。

然后所有人又不禁看向杨东旭,冯论和马风云有点不解。不知道为何几个人都看向杨东旭。难道这个杨少有这方面的人脉?

冯仑和马风云不知道,独宠媚后但董立和宗老板几个人却是清楚。飓风建筑不单单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而且在投资高速公路上面不但投资早,投资规模也是数得着的民间资本。

从一开始投资宁杭高速的时候,再到魔杭告诉,然后在扩大到全国各个路段的高速公路建设。

飓风建筑的高速公路项目部,单拿出来都是国内一顶一的大资本公司。

“是有这方面的政策扶持,而且高速公路收费站也比之前更放开了。”杨东旭笑着说道。

随后,看着吴明峻说道,“以后准备怎么做,如果想要继续拿证的话,我这边可以帮忙送你去其他高校,想要做什么,这边也可以帮忙。”

“老吴,我现在可也是在靠着老陈赏口饭!”卢昊也在一旁说道,虽然没明说,但吴明峻要是想过去,自然也是可以的。

吴明峻笑了一声,虽然知道卢昊是好意,但吴明峻知道,他跟卢昊可不同,卢昊是这几年跟陈楚的关系密切,在陈楚那边自然没什么问题,而以他的身份,如果真过去了,少不得会有一番闲言碎语。

这时候刀疤刘很有眼色的说道,“如果吴老底不嫌弃的话,可以到我这小庙来帮衬一下!”

这一顿饭过半,吴明峻便已经熏醉,不知道是酒醉了,还是人自醉了,她五年无宠 后被盛宠三年陈楚对着刀疤刘交代了一句,“这几天你这边辛苦一下,多照看一下吴明峻那边!”

“陈哥,你放心,吴老弟这边你就交给我这边好了!”刀疤刘拍着胸脯说道,像吴明峻这样的,经验丰富的他,可是已经见得多了。

然后又拿出几门强大的锻造之术秘籍给他们,

直接就将这群人的心给收复了。

在这狂龙卫总部中逛了一圈。

楚风对于整个狂龙卫算是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对了,你们那个历练和妖兽厮杀的地方在那?也在这山脉中么?”

“还有这个山谷内应该也就上万人,其余的人都在那?”

随即楚风一脸好奇的看着赵天卓。

“我们历练和妖兽厮杀的地方乃是在一个异次元空间中。”

“狂龙卫大部分的成员都在里面和妖兽进行厮杀。”

“以此来磨砺提升他们的实力!!!”

赵天卓说道。

“异次元空间?”

楚风诧异道。

“没错,那个空间乃是主人找到的。”

“在里面有着庞大的妖兽,正好作为狂龙卫历练提升实力的一个地方!!!”

赵天卓点了点头。

随后楚风来到了巨天熊所在的房间中。

杜采歌脑子里乱糟糟地。

但是,人的念头是很难控制的。娇妾为后

想着想着,杜采歌的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那一幕。

那玲珑傲人的曲线,在水雾汽中若隐若现……

其实正面还好,关键是小许转过背以后。

她那背-腰-臀这一线的曲线,是杜采歌见过最好看的。

那晶莹的水珠子,顺着的她背部皎洁柔嫩的肌肤向下滑……

钟天地之毓秀,不外如是了。

好想拍下来,有空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

洗完澡出来,他忍不住朝杜媃琦的卧室看了看,仍然没有丝毫动静。

大概……或许……这件事会翻篇吧?

第二天一早,他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不是杜媃琦的拍门手法,而是敲门。

除了琦琦,还有谁在家里?

对了,小许!

杜采歌立刻坐了起来,喊道:“谁啊?”

“是我啊,大叔。”许清雅那宛如清泉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她的语气与平时似乎没有分别。

但集中精力专注做这件事情不符合他对自己事业的规划,超出事业规划的事情,他一向是不做的。

所以所有人的目光又不禁看向杨东旭。

“年初的时候国家有好几条高速公路准备投标。周怀国那边在做投标书,你们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跟着投一投,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杨东旭笑着说道。

当然这个人场显然不是指凑个人头,不想多出钱那就要拿出人脉关系来。

投标的事情飓风建筑周怀国来做,但中标之后接下来的和地方政府打交道、拆迁、机器入场、乃至一些材料入场,这些都有利润,但也都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