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楚气的眼睛都红了,再看这些拦在她面前的保镖们,一个一个看她的目光冰冷而抵制,似乎她只要敢跨出一步去追杜厉庚,他们就会要她看!

为什么!

她明明是杜厉庚的女人,可为什么连他的领域都跨不进去,别说别墅了,就是大门,都别想看到!

文楚气的浑身发抖,好不容易摸出手机,打给杜厉庚,又不是他本人接的,而是莫怀接的。

莫怀问:“文小姐,什么事儿?”

文楚说:“我要见杜厉庚!”

莫怀说:“六爷在洗澡。”

文楚说:“让他洗完澡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楼下,他不回我电话,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等他!”

莫怀眉头微皱,却没说什么,等杜厉庚洗完澡出来,莫怀把手机递给他,重复了文楚的话。

杜厉庚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直接将手机往墙壁上一砸,冷着脸说:“让她等,她愿意等多久都随她。”

莫怀心颤了一下,退后了两三步。

杜厉庚一身煞气地回到卧室,忠犬黑化囚禁女主脚步顿了顿,去了一个房间,房间里贴满了华晨兮的照片,有她单独一个人的,有她和他一起的,全是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偷拍的,甚至他还有她第一次的床单,她在床上的样子,他也偷拍过,明明以前那么的幸福,可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安书记全身都在发抖:“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张和平也挺难受的。

可他更关心的是安书记。

他赶紧抓住安书记的手:“别气啊,咱别动气,孩子还等着咱呢,孩子受了这几年罪,咱接她回去之后好好的补回来。”

安书记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下心里的怒火。

她端了一杯酒给许大姐:“大嫂,啥也别说了,我感谢你把香玲养大,我敬您一杯。”

许大姐和安书记喝了一杯酒。

她低声道:“你们认回孩子也好,省的她在村子里老受闲言碎语的,指不定过几天张二柱家还会找来呢,我和黑子没本事,说不定又要让孩子受委屈了……”

她话是这么说的,可这事……想想就跟剜心似的。

萧黑子和许大姐是没本事,是老实,可也是实心实意的疼孩子的,他们对香玲没有一分外心,黑暗系病娇偏执独占欲都是拿她当自家亲生的来疼,疼了三十来年,猛不丁的亲爹亲妈来要了,这可不就跟割肉一样。

张和平点头:“那这么着吧,你们回去跟孩子好好说说,我们明儿再来,大哥,大嫂,我们认下孩子,就全当孩子是咱两家的,往后孩子两边都来往,你们就全当孩子又嫁了一出行吗?”

那边声称,张明畏罪自杀。

杜厉庚听着这样的回答,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白痴了,张明又没犯命案,就只是偷换了彩妆六号,造成了李太太和田小姐受了伤,但那两个人的伤早已经养好,而彩妆六号也换了下来,最多是坐一几天的牢而已,连商业欺诈都称不上,他早晚会出来,怎么可能畏罪自杀?

吃饭的时候没看手机,但杜厉庚猜得到,吃饭前,文楚说想见张明是为了什么,她还不笨,知道要从张明突破网络抨击。

所以,她见了张明,也成功反转了,而同时,华绍庭和华晨兮这对兄妹也因为她的这个举措,让张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们是在告诉她,就算她赢了,阴暗的他也赢的龌龊,因为她害死了张明。

而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变相的告诉他,哪怕有他在,他也不能真的只手遮天,什么都为文楚摆平。

杜厉庚坐在后车座,光线昏暗,他微闭着眼,文楚就坐在他的旁边,见他挂了电话,连忙问:“怎么样了?张明能出来吗?”

杜厉庚睁开眼看她:“张明死了。”

华晨兮也回到了家,跟华绍庭坐在一张桌子上,准备开饭。

刷手机的时候,忽然发现网上的舆论改变了方向,而在张明之前的录音外,网上又放了一条录音,还是张明的声音,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张明说,之前是受华绍庭的逼迫,才不得不说偷换彩妆六号的幕后主使是文楚,为了逼真,张明还放上了几张被殴打的照片,而另一侧,则站着一脸冷狠的华绍庭。

照片和录音一传到网上,网民们又疯狂了,有的说华绍庭仗势欺人,有的说华晨兮心机深重,有的说文楚可怜,被这一对兄妹给整了,总之,好的坏的,病娇偏执有肉有剧情成了一锅粥,之前舆论的好感度一直偏向华晨兮,可现在,似乎又都偏向了文楚。

华晨兮把手机给华绍庭看,问他:“你上次殴打张明了?”

华绍庭瞥一眼她的手机,只一眼,眉头拢起:“看来杜厉庚又插手了,不然文楚见不到张明。”

华晨兮说:“我是问你,上次殴打张明了?”

华绍庭淡漠道:“打了,怎么,觉得哥哥做的不对?”

就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一则新闻像是黑夜里的太阳那般明亮,一下子闯入了他的世界。

【为所欲为?国家军事设施什么时候成为海蓝集团的私人力量了!】

这个新闻是一个GIF动图加文字分析的新闻,沈临渊点进去一看,瞬间感觉到自己遇到了一个一直想要寻找的自媒体人了。

这则新闻的作者还是利用陆来的直播内容做文章,截取了他们在工厂门口见面到进入工厂结束的画面。

并且对张辰的女儿,秦海蓝小朋友说的话做了重点的‘字面意思’理解。

文章内容指出海蓝集团老板的女儿竟然敢命令一个在役的军官,让他允许几个无关紧要的人进入军事管辖区域。

可谓是角度刁钻,令人发指!

如果不是看到这则新闻,沈临渊打死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层面的意思可以理解。穿成黑化反派的心尖尖

整篇新闻并没有注明联系方式,沈临渊就点进作者的个人页面查看。

皇天不负有心人,辗转了几个新闻类型的网站,他终于找到了这个人的联系方式。

两个神经正打架,那道大门开了,华晨兮披了一件浅白色的开衫,内搭一条花色长裙,穿着白色平底凉鞋,走了出来。

就在那一刻,杜厉庚望着她,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不管是内心里的两个神经的声音,还是外界的声音。

直到她走到离他五步远的地方站定,冷笑地开口,他这才回神。

华晨兮说:“这找人算帐,还找上门了,看来今晚是铁定了心,要给我一通教训呢!”

杜厉庚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将烟掐灭,拉开后车座的门,坐了上去。

华晨兮抱臂不动,他看着她站在那里冰冷的样子,怒恨不已,扬声说:“怎么?想让我亲自请你上来?”

华晨兮冷笑,转过车头,拉开车门,从另一边坐了上去。

逼仄的空间里,她身上的香气被放大了数十倍,闻的杜厉庚有些熏熏欲醉,他伸手按压着额头,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有一瞬间,他只想把她拉扯到怀里来,好在,他定力一向极好,稳住了自己。

他不说话,只是坐着,目光直直地看着车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华晨兮没心情跟他在这里耗着,主动开口:“杜六爷有什么事儿,可以说了。”

压力值的下方还有一行字,推荐压力倍数,后面显示着40倍。

杨幸运又看向了另一个大屏幕,右上角压力倍数也是显示着----倍,也是还没有加压。下面的推荐压力倍数却显示着45倍。

不知道这个推荐倍数是怎么来的,因人而异的吗?

杨幸运好奇的又看向了另一个大屏幕,右上角的压力倍数显示着45倍。

已经加压了!

杨幸运迅速的瞄了一眼下面的推荐压力倍数,也是45倍。

杨幸运又看向了另一个大屏幕,右上角的压力倍数也显示着45倍,下面的推荐压力倍数也是45倍。

杨幸运又把目光移到了刚才注意的第一个大屏幕上,右上角的压力倍数也改变了,显示成了40倍。

看来这加压是从推荐倍数开始加的,就是不知道这个推荐倍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可能是根据前面的身高体重,肌肉强度什么的那些数据换算出来的吧?

杨幸运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画面中的人身上,发现原本站在修炼室圆弧形状的地面上的学生,现在已经飞在了空中!全身肌肉紧绷,双手握拳,面目狰狞的在努力着抗衡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