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林逸相信,就算是监测,那也肯定无法做到太精细的程度,估计顶多也就关注动静比较大的几处地方。毕竟后山这么大,如果真的时刻关注着每一处地方,那别说三位长老,就算来个三十位三百位也只有活活累死的份。

这倒是让林逸暗暗多留了一个心眼,日后若是再进入后山的话,做某些大动作的时候必须要小心一些,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秘密可能就会被人洞察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在胡云风要求下,作为当事人的林逸和孟同二人,相继走到了前方空处,方便几位长老回想他二人在试炼过程中的表现。

众人屏息等待之中,正中最具发言权的光头长老仔细审视了两人一番,正欲开口宣布结果的时候,下方新人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喧闹,而后便见一个黑白相间的小家伙从人群中窜出,直接跳到了林逸的背上。

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同样的招数总不可能再用一次,他总不能说孟同还有一些灵药寄放在其他新人身上吧,那样简直就是在侮辱全场所有人的智商,恐怕连三位长老都不会再默认下去。

事已至此,只能让徐大少再想想办法施加一点影响了,好在孟同如今的分数虽然不比林逸高,却也不比对方低,应该还是比较好操作的。

孟觉光将情况跟徐灵冲、胡云风两人细说了一遍。徐灵冲虽然有些不满这家伙竟然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但为了不让林逸拿到最后的第一,小号叫吃肉作品集也只能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毕竟,这种时候除了他亲自出面,其他人包括胡云风在内都层次太低,是没办法跟三位长老直接对话的,更不可能让三位长老卖他们人情面子。

徐灵冲过去跟坐在正中的光头长老说了几句,随即便对胡云风和孟觉光点了点头,事情搞定。

胡云风二人顿时喜出望外。心底暗赞不愧是徐大少,无论走到哪都能吃得开,就连后山殿长老这样的大人物都要卖他面子!

不过这事他俩还真是想多了,徐大少虽然面子不小。但也绝对不至于到连长老级存在都要卖他人情的地步。

范思成更是大喜,他想不到宫守旨竟然如此喜欢茶的,清明茶这次真是立了大功了。能和宫守旨品茗夜话,这是一个多少人期盼,羡艳的事儿,如果有这么好的机会都没办法说服天宫集团投资龙乡,那就不是他运气不好,而是他真的没能力了。

“只要不耽误宫先生休息,小范愿意奉陪。”范思成笑说。

“哈哈,别看我这么大年纪了,我其实是一个夜猫子,平时没事也会磨到一两点才睡觉。”宫守旨顿了一下又说,“说走就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可以喝茶也可以喝酒,谈累了,吃肉小号1011吃肉小号可以在那儿休息。”

宫守旨头伸到车窗外对保镖说:“阿华,我们去叶香那儿,你上来开车吧。”

“老板,不如坐那辆车,这辆太不安全。”保镖阿华说。

“就这辆,来吃云吞面的人,怎么可能坐那辆车呢?这儿又不是中东,就是骑自行车也很安全。”宫守旨说完,叫范思成一起坐到后排,保镖无奈,和同伴说了几句便上车启动车子。

叶香是一个人,也是一间私人会所,是一个非常清幽典雅的地方,从停车场的停车就可以看出,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停在这里车子不仅好,而且都被蒙了车牌。宫守旨这辆车进入停车场的时候,守在场里的保安还以为走错地方的人,走过来刚要赶人,发现是宫守旨才又悄悄的退开。

很快,东瀛狗那边就把八亿刀郎的赔偿转到了金锋在国家银行的户头。德川阆人忍住强烈的悲痛,冲着金锋默默点头说了声谢谢,转过轮椅就要走人。

到了门口,德川阆人低低沉沉的问道。城管乖乖小号为吃肉

“我们……我们纯子公主,有没有什么遗言……”

金锋咧嘴一笑,曼声说道:“有!”

“她说,欠人东西是很不道德的行为。会有天谴!”

德川阆人迷惑的眨眨眼,礼貌的点点头向金锋告别。脑子里却是一直在回响着纯子公主的最后遗言。

站在大厅门口目送车队远去,金锋回转身来迈步进屋。

黄冠养几个人呆呆傻傻的看着金锋,眼睛里充满了困惑和茫然。

“小锋。你这是唱的哪出?”

“奇货可居,利润最大化。”

“多,多大的利润?”

金锋回头朗朗一笑,白森森的牙齿在阳光下闪动着寒光。

“天那么大!”

看到金锋那幅样子,黄冠养只感觉脊椎冰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

“欠了赌债?怪不得显出一副回心转意的样子呢,这痛哭流涕的,原来是想要让我们替他还钱啊。”苏锐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可一点也不同情陈凯一家,有了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有了钱就开始胡作非为了,这是很多暴发户的通病。

“是的,陈凯的父亲、母亲,还有哥哥,全部赌债缠身。”张紫薇继续说道:“他们现在手头还有八百万没还,我估算了一下房价,吃肉小号txt资源如果把最后一套房子卖掉的话,应该还要缺一百五十万左右。”

“卖四套房子都不够还的,那这一家一下子输掉了两千多万啊。”苏锐冷笑了两声:“这是被人设了套了。”

“需不需要我联系他们的债主?”张紫薇问道。

“事后敲打一下。”苏锐想了想,“毕竟是宁海。”

嗯,苏锐的意思很明显——在宁海,青龙帮要减少这种类似事情的发生,但是在陈凯的身上可以开个例外的口子。

“嗯,我知道了。”张紫薇微微一笑,说道:“说白了,这也是个你情我愿的事情。”

赌博本来就是不合法的,可是赌瘾一上来,明知道前面有套还要往里钻,那么陈凯这一家也就怨不得别人了。

作为年纪还不到四十岁的云海遇来说,这份担子实在是有些过于沉重。

一大群光头站在两排齐齐向金锋行礼,金锋目光一扫过去,顿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这帮光头们学聪明了啊。

手里拿的持珠竟然是新的。脖子上挂着的念珠也是新的。

一帮子大中小光头们根本都不敢多看金锋第二眼,吃肉的茄叽作品集赶紧各就各位做起了超度亡灵的大法会。

云海遇颇有怨念陪着金锋走了一圈,看了那些个密密麻麻堆积如山各个年代的尸骸,忍不住又老生常谈。

“金上师。我有一个想法。能不能把那地方跟我调换一下?”

云海遇指的那地方自然是曾经正一的山门上元宫。

“这恐怕不行。那地方我已经卖给了邵建大真人建万寿宫。收了他们八十亿。”

云海遇跟一帮子大师们面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金锋淡淡说道:“我要是反悔的话,得赔一百六十亿。”

“如果……”

摆放好家俱。

出来对林元和李少军说:“我回去把生活用品提过来,今晚我就开始住在这里值班。”

林元让他拿出手机,说扫一个开工红包给他。

胡八月挠头说:“我用的还是老人机,不会玩智能机。”

林元暗自叹息:才五十多岁的年纪,就把自己整成了七老八十般。

他从钱包抽出五百元交到他手里。

“谢谢老总的开市红包,老总新年行宏运,事业蒸蒸日上。”

胡八月兴奋地连声夸赞。

林元也给五个搬运工扫了五百元开门利是。

得到五人齐声祝福。

店长和财务各扫了一千元。

李少军铁塔制作公司也在源汇建材市场开了一间门市,经营各种钢材。

店铺离林元店铺不算远。

李少军是公司采购部副经理,所以经常在门市。

几天后,他就看见林元涂料门市部开始有装修工人在进场装修了。

苏战国这是下了极其强势的逐客令。

管家领着一众保镖,像驱赶野狗一般,要将林凡给打出去。

林凡在这一刻,眼神从苏战国身上挪开,转而深处双手,盯着管家那嚣张的面容,瞬间出手,扭断他那口吐芬芳的头颅。

这一幕。

苏战国、苏泼、苏蕊乃至苏家旁系几十号人,齐齐紧张起来。

“杀人了!”

而卯兔此刻也从地上捡起她的血色断刃,一脸郁闷的开口道:“老大,对于这种人渣,你怎么能出手呢,岂不是脏了你的手嘛,因为让我来杀......”

但就在卯兔话音落地,林枫一步踏出,猛地五指收拢一力降十会,砸在庭院大理石制作的茶几之上,仅一拳,便爆发出“轰”的一声炸响。

那价值不凡的大理石茶几,瞬间四分五裂,宛如朽化的枯木,随风消散。

“林某历来不喜欢说第二遍,要么给我苏战国,要么你们苏家满门皆死!”

这一刻,苏战国的内心,猛然一颤!

他感觉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