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亚楠显得有几分惧怕,他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哪里见过枪啊。

“呃,这是玩具枪,就是用来吓唬这种恶霸的。”林云笑着说道。

孙亚楠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林云,你又帮了我一次大忙,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了。”孙亚楠干笑道。

孙亚楠是华国底层人物的缩影,对他来说,要是一个人遇到刚刚这种事,绝对是摊上大事儿了。

所以,林云确实又替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孙亚楠心中打定主意,待会儿将林云带回家之后,一定要好好招待林云。

“没事儿。”林云笑了笑。

紧接着,车子启动,继续往外行驶。

……

华国,京城。

一栋别墅的卧室内。

一名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躺在一个秃顶中年男子怀中,他二人额头上还有汗珠,显然刚刚经历过一次战斗。

这个年轻女子,正是斗渔一姐姜小柔。

“那我问问我妈妈.......”柳溪此时已经明显的心动了,毕竟之前她就打算过等初中毕业之后就出来打工的,她发育的早,现在看起来虽然幼气了那么一点,但是要是说是个成年人的话,倒也算是勉勉强强。

要是自己真的学会了一门手艺.......到时候不仅不会太累,我是一名幼儿园教师而且还能赚的更多一点,不管是帮妈妈减轻负担,还是让姐姐安心的上学,都是很棒的~

“嗯,没问题,给你手机。对了要是你妈妈有空的话,也可以让她来一起吃顿饭........”夜雨越说越感觉别扭.......怎么像是在相亲似的,叫家长过来吃饭,哈哈哈哈哈。会不会被柳妈妈打啊........幸好自己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坏媒婆的........

“不了不了.......妈妈很忙的,平时回家,也都是我和姐姐一起做饭的,哈哈哈,我姐姐做饭可好吃了,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请你吃一次饭哦~”柳溪说到姐姐的时候就会很开心的样子。

夜雨的恶趣味开始上头“可是姐姐会嫁人的。”夜雨微微一笑,就像是恶魔一样,和恶魔简直就是一摸一样的,至少在柳溪的眼里是这样的........

马六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但他似乎忘了,就算附近执勤的人员过来处理事故,却也不可能一下子来这么多人。

数十辆摩托车停了下来,为首一人正是马六认识的李全福李队长。

马六赶紧上前恭迎,顺势把兜里的华子掏了出来。

“李队长,您怎么带这么多人出来执勤啊?”

马六一脸谄媚的送上香烟。

李全福摘下头盔,把烟抽上,马六很隐蔽的把大半盒华子塞进了李全福的口袋。

“管司总负责人命令我们全都过来,幼儿教师和小学教师原来是你小子跟人撞了车,混的可以啊马六,居然悄没声跟我们刘司长搭上关系了!”

李全福拍了拍马六的肩膀,对他高看一眼。

苏城路管司的总负责人刘峰,只是下了一道命令,并没有告知就近执勤的李全福等人,到底是为了谁在此集结。

李全福以为马六背着他跟刘峰搭上线了。

“李队长说笑了,没有您为我撑腰,我哪有资格攀交刘司长。”

“马六,你都这么大人了,做事能不能动点脑子?”

“监控视频是普通人能随便拿到的吗?他肯定是提前录好了视频,你这个二货!”

李全福笑骂道。

“卧槽,李队长英明啊!我一直就觉得不对劲,您这一说我才醒悟过来。”

马六恍然大悟道。

原来对方只是装腔作势。

什么打电话找人要监控,就踏马是提前录好的。

一定是刚才离开的那三人中的一人录下来的,然后发给了面前这小子。

想到这里,马六完全没了后顾之忧。

“李队长,您给评评理吧!我这车的半个车头都被撞碎了,他的车一点事没有。”

“我的法拉利值多少钱您是清楚的,这辆车一旦修起来,所有的配件都要进口,但是原厂车漆就得几十万,我找他们要五百万,您说过分吗?”

马六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全福叼着烟走近,我是一名幼儿教师400字两边车都瞅了瞅。

他倍感意外,着重打量着眼前这辆商务车。

“诶呀!你好迟钝啊!”柳溪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到真相了,开始引导着王豪“店长和刚才的姐姐是什么关系?”

“夫妻?”王豪还是不知道柳溪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姐姐,我求求你了,能不能好好说话,别拐弯抹角的........”

“真是服了,也不知道洛雪那么好看的姑娘是怎么看上你的........”难道男人都是在这么迟钝的生物吗?难道自己的姐姐以后会迫不得已的嫁给这样的家伙嘛?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啊!

“好吧好吧,我好好说.......”毕竟现在名义上是王豪在照着自己,好好给老大普及一下知识也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啊。“现在店长是正在追漂亮姐姐,有个风景好的地方表个白不是正合适嘛!”柳溪自以为聪明的说道。

“哦~确实!”王豪等级更低,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别的事情,能追到洛雪还真是跟夜雨说的一样,一名幼儿园老师每天都在本身就是两情相悦,根本就没有什么追不追的,最多就是早点晚点捅破窗户纸的事儿罢了。

夜雨可不是低段位选手........当然是他自己这么觉得的........

“你挺聪明的啊~”王豪看了看柳溪说道。

“那是当然,这次我可是全年级第七呢~”柳溪很是骄傲的说到。

“真是奇怪了,我头一次见到这么抗造的商务车。”

这样说着,李全福打开了商务车的车门,探着身子朝里面看去。

他越看越是震惊,猛地收回了身子,用不可思议的双眼看向了车主。

“这车是你的?”

李全福瞪着牛蛋一样大的眼睛问道。

“车不错吧?”

秦惊龙笑眯眯的反问道。

“不错,不不不……你在戎部什么职位?”

李全福结结巴巴的问道。

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这辆车的不凡,乃至面前这位车主的不同寻常。

商务车撞了法拉利,却丁点事没有,这本就让李全福感到奇怪。

如今细细观摩车里的内饰、中控台等等地方。

李全福有了进一步的猜测,这是戎部的专车,整个龙夏怕是都找不出第二辆。公立幼儿园老师有编制吗

“你猜猜看!”

秦惊龙淡淡说道。

李全福:“……”

他心中瞬间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夜雨想了想,微微一笑“那挺好!你叫司机装下你们几个就行了,我现在去买辆车去。”夜雨看了看手机,才下午三点多,时间还早,车行应该是还没下班呢。

“大黄,走。”夜雨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王豪,你看好了店啊........”

王豪:???

为什么变成了我看店了?怎么回事儿?

王豪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好多的槽点,买车?这么草率嘛?你确定不是说是要出去买个菜?现在我在看花店.......我媳妇在看书店.......好家伙,我们夫妻二人给这么一对儿资本家看家了啊!王豪看着夜雨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柳溪,有些迷茫的问到“你知道......花店的花价是多少嘛?”

“那我上哪知道去........”柳溪更加的迷茫,但是突然眼神放出了光芒“等等,他刚刚是不是问你说的那个地方的风景怎么样了?”

“是啊?怎么了吗?”王豪依旧是迷茫的看着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的柳溪,这女人这么激动干什么?真是奇怪啊........

非常清脆,非常悦耳。

与之伴随而来的,则是徐静兮轻叫了一下,随后她立刻俏脸通红,转过头去,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姑娘,说道:“小梧桐,你干什么啊?”

得,那个喜欢打姐姐屁股的小辣椒又来了。

尤其是……喜欢当着苏锐的面来打。

“姐,你的屁股又翘了!”小梧桐说道。

这丫头一边说着,一边雀跃着,开心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