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的种族实在是太多了,有一些族群的繁衍方式与灵兽差不多,选择卵生繁殖,也并非没有可能。

“靠?这不是真的吧?”

“竟然真的是婴儿!”

杨云帆看着那果实之中,若隐若现的一个婴儿模样的光影,实在是有一些不知所措。

她是那么幼小,只有拳头大小,好像只有三四斤,对比地球人类的小孩,她显得太幼弱了,可能是因为离开本族太久了,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以至于她有一些发育不良。

“这该如何是好?”

杨云帆长这么大,只养过宠物,还没养过婴儿啊。这果实生长的太过了,恐怕,很快这婴儿就要孵化出来了。

果然,随着时间的过去,那红色的果实越发的晶莹剔透了,杨云帆可以看到里面,淡淡的灵液流淌着,泛着火焰气息。

而灵液流动之中,杨云帆看到一个长着金色胎毛的女婴,咬着手指,安详的睡在那里。

她的脸孔像是天使一样,白净无瑕,虽然闭着眼睛,可是长长的睫毛偶尔跳动一下,男人和初恋出轨能多久像是精灵一样,十分可爱。

毕竟连快死的人他都能救活,区区减肥这点小事,他没道理搞不定。

“真的?那你能不能帮我?”肖如玉说着又指了指自己。

林峰十分大度的说道:“什么叫能不能帮你?咱们是亲戚嘛,你这样的话就太见外了。”

肖如玉大喜道:“这么说你是愿意帮我了?”

林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个自然,只要你付诊费就行。看在你是可儿表姐的份上,我直接给你打半折,五千万吧。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很惊喜,有种中大奖的感觉。这绝对是冰点价格了。”

肖如玉的脸突然定格在狂喜的状态,她很想发飙,可又怕得罪林峰,怕以后他彻底不帮自己了。肖如玉勉强地笑了笑,由于太胖,林峰还真难看出她是在笑。

好在能从她的眼睛分辨出,因为她一笑,她的眼睛就眯成一道缝了。

“那个妹夫,咱们是亲戚嘛,谈钱是不是太伤感情了。”为了减肥,肖如玉直接喊林峰妹夫了。

林峰很是受用她这一句妹夫,但也没有松口,摇头说道。

然后看到香林买了一小包最便宜的护舒巾。

快速跑进小树林。

一阵悉悉簌簌的响动后。

香凌整理好衣服,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把剩下的90块钱递给我。

我道:“你留着吧,不用给我了。”

香凌立刻紧张的把钱塞到我手里。

然后退后一步,紧张的看着我说道:“二皮哥,我知道你是啥意思,和初恋出轨了怎么结束我说借10块钱,让你亲一下就一下,多一下也不行。你要是想给我100块钱,就跟我去钻小树林。那你也是太瞧不起我了,就算给我1000,我也不会去钻小树林。你就在这亲吧,只能亲一下。你要是过分,我就大声喊了,反正网吧和超市里都有人。”

我简直快被她雷哭了。

哭笑不得的说道:“算了吧,那10块钱给你了,不用亲了,咱们还是回网吧上网去吧。”

香凌愣了一下。

看我转身要走。

突然走上来,蜻蜓点水般的在我脸上嘬一下。

“禁了烟花没年味了。”

“禁了才好,天天噼里啪啦到半夜,烦都烦死。”

“又老了一岁,没什么感觉一样……”

“你小子要什么感觉?”

“就挺可惜的,想起来以前过年,都喜气洋洋的,买肉直接搬条猪后腿回来。现在过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许青从窗边离开,晃悠进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可以捏一口,结果很失望,能直接吃的都下锅了,放在案板上的都没法捏着偷吃。

一家人的晚饭做好,初恋女友成了我的情人姜禾擦着手坐下,脸上呵呵傻笑,看得许青奇怪。

吃彩虹屁了这么高兴?

“你看我做什么?”姜禾察觉到他视线怪异。

“不然看哪。”

“看饭。”

几人还在等许文斌洗手,周素芝拿着手机点点点,道:“对了,咱们加个吱付宝好友,我还没加你呢。”

“好呀。”

姜禾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吱付宝,现在养小鸡养得快乐,听到周素芝的话,很乐意地摸出手机。

外面夜幕深沉,风吹得格外冷。

屋子里亮着灯光,暖气热腾腾的,和一墙之隔的外面仿佛两个世界。

小酒盅一点一点慢慢品着,冬天喝一点,浑身通畅。

半瓶酒被消磨掉,许文斌脸上微微发红,不再像刚刚那样一副严肃的样子,显露出来高兴,眉毛都微微挑起来。

说实话,到现在大半个月了,对许青和姜禾领证的事,他还有点懵懵的,没进入状态,或者说还没做好改变身份的准备。

有时一个人坐着,想起来这件事,恍惚间就感觉……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微妙。

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就这么很突然的,和初恋情人的婚外情成家了。

然后就是高兴。

视线从姜禾和许青脸上扫过,许文斌觉得命这东西,确实玄乎。

许青不正经,那是一直以来的事,姜禾也不是个普通的女孩,身世曲折,都是俩麻烦精。

偏偏凑一块刚刚好,貌似负负得正?

他感慨一下,拿着小酒盅吱溜一口,感觉就是缘分,奇妙。

对我一伸大拇指道:“二皮哥,你真是纯爷们!”

我苦笑道:“也不行,常常被女生吓得屁滚尿流。”

香菱笑道:“你肯定是猥琐人家了,其实,还是正经点好,女生还是喜欢正经的男生。”

我几乎是愤怒的说道:“我特么就是因为太正经了,都特么快不是爷们了!”

香凌困惑的看了我一眼。

没明白我的意思。

就小心翼翼的岔开话题问道:“二皮哥,今天咱们偷什么?”

我道:“咱们先去偷辆车,然后兜风去。”

香凌有些紧张的说道:“那就偷一辆摩托车吧,三种女人忘不了前男友反正不值钱,抓到了也就是个拘留而已。”

我道:“你别管了,我自己去偷,抓住了也与你无关。”

香凌刚要说什么。

我做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向网吧旁边的停车场走去。

当我开着我的迈巴赫停在香凌身边时间。

香凌已经吓得呆若木鸡。

陈院长最先发现心电图的变化,他惊喜地喊道。

“大家快看,老先生的心跳恢复正常了。这真是医学的奇迹啊!太神奇了。我就知道林少爷肯定有办法。”

艾家的人也都注意到了心电图的变化,艾可儿激动的不敢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

更是用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满含深意地望着林峰。林峰那专注的神情,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底。

不管报告中如何评价林峰,此时此刻她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只相信自己心中的感受。这个男人是个谜!

胖妞肖如玉也是激动不已,但随即郁闷地嘀咕道。

“这个声名狼藉的纨绔还有点真本事。唉,看来可儿表妹是没办法逃脱他的魔爪了。”

陈国泰就在肖如玉身边,他现在对林峰佩服得真是五体投地,谁要是再跟他说林峰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纨绔,他就跟谁急!

此刻听到肖如玉说林峰是个纨绔,只是“有点真本事”,老院长立刻不乐意了。

“这位小姐,你根本不清楚林公子所做的事情有多么神奇?你知道吗?”

查理斯曼率先反应了过来,石弹攻击对犀牛人看来是没多少作用了,那就只能用火油弹了,而这火油弹可是他们的王牌,其实他并不想这么早拿出来的。

可是如果现在不用,那还更待何时,难道等到敌人破城吗?

一颗颗燃烧瓶,从城墙上的大号弹弓里被弹射出去,犀牛人再度举起了手里的盾牌,燃烧瓶撞在他们的盾牌上,四分五裂,火油带着火苗,顺着盾牌淌到地面上,虽然并没直接烧伤这些犀牛人,但也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混乱。

挡在半兽人士兵前面的MT终于出现了一丝混乱,战阵露出了缝隙,就在这个时候,凯尔刚刚想要招呼人类士兵加大火力投射密度。

可这时,那些犀牛人士兵,却突然在最前面重新列阵,原来的一线战阵平推,迅速转换成了几个圆阵,而这时候他们身后的那些猪头人,和牛头人则从战阵裂开的缝隙里冲了出来,围着几个犀牛人的圆阵,不断的在圆阵周围开始堆放土袋子。

这是什么操作?这些半兽人,在距离城墙一百多米远的壕沟前面,停了下来,没有攻击城墙,反而是开始用土袋子,把他们的MT给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