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次没走两步,小平头立马又见鬼似的转身逃了回来,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惊恐得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

“又怎么了?你小子到底有完没完!”老头不耐烦的给了他一耳光。

“没……没了……”小平头几乎带着哭腔道。

“什么没了?”老头愣了一下。

“人没了!”小平头拽着老头就往房间里面看。下一刻连老头自己的表情也变得惊悚不已,刚刚明明看到那人在床上打坐的,怎么这会儿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

要说房间很大或者家具很多,那倒还可以稍微解释一下,多半是那人听到自己二人的动静躲起来了,可问题是这房间根本就不大,而且里面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随便扫一眼就能将房间里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根本没地方躲藏。

问题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惊悚啊,前后不过一愣神的工夫,一个大活人竟然没了!

“那小子不会跳窗逃走了吧?”小平头想了想道,两人就守在门口,那人总不可能从他俩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唯一的可能性也就只有跳窗了。

点到沈海的名字时,辛纬对赵旭说:“赵先生,沈海这孩子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但是和同学们相处是一大问题。我发现这孩子心思很重,很难听得进去别人的话。又不敞开心扉去接纳别人,这种性格一旦养成,其实很可怕!”

赵旭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回去一定加强和沈海的沟通!”

开完家长会后,赵旭被辛纬单独留了下来。

“赵先生,你知道昨天沈海又打架了吗?”辛纬对赵旭问道。

“知道了!”赵旭点了点头。“是几个社会人,找一个叫小草女同学的麻烦,沈海才帮着出手的。”赵旭向辛纬解释说。

最新◇章节N◎上。u0

辛纬点了点头,故人床事番外说:“这次,我并没有责怪沈海的意思。只是这孩子才刚刚转学过来,打架的次数已经五六次了,在学校都出了名。如果再任由他这样下去,我怕他会学坏。要知道学好不容易,但学坏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是是是!辛老师说得对。回去以后,我会好好管教他的,不会再让他给辛老师添麻烦。”

正如同孙立恩说的那样,飞机在短暂的振动和上升后,进入了平稳巡航的阶段。胡佳看着周围人都很放松的样子,自己小心翼翼的试了试地面的结实程度,这才长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而等到胡佳转过身来,打算朝着孙立恩道谢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孙立恩的手腕,手上短短的指甲都掐进了孙立恩的皮肤里。

“对不起,对不起……”胡佳哪儿顾得上担心飞机飞行,一叠声的道歉,又急忙从口袋里摸出纸巾,焦急的擦拭着从伤口里漫漫沁出来的血珠。

其实被掐住了胳膊以后,孙立恩原本打算提醒一下胡佳,但看她脸色发白,暗夜流光作品集睫毛颤抖的可怜模样,竟然连一句话提醒的话都觉得不忍说出来。反正想着小姑娘害怕,自己让人家掐一下好像也没什么。

谁知道胡佳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手上的力气着实不小,飞机刚刚起飞了十几分钟,孙立恩的胳膊上就留下了五个往外沁着血的伤口。

“没事的,真的没事。”孙立恩一边安慰着看起来快要哭出声的胡佳,一边用余光撇了撇坐在自己和胡佳正对面的空姐。她正低着头在看着手里的本子,但却借着翻页的机会极其隐蔽而且好奇的朝着这边看着。

“废话!不是我,还是谁?”杨云帆无语的看了那两小弟一眼。

“好,杨老大。”那两人见杨云帆没有怪他们,顿时如释重负。

从车里下来,杨云帆蹦跳了几下,又做了几个古怪的扭体动作,全身的骨骼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呼……”

长出一口气,杨云帆抬头望了眼天上被遮盖的新月,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对许强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去叫上所有人,我们的捕猎计划,开始!”

“董大炮,叫兄弟们开工了!另外,你过去一下,把我的罗威纳犬牵出来!故人床 事txt 书包”许强对着身后叫了一声,跃跃欲试!

“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辆霸气威武,充满了野性魅力的黑色路虎车,缓缓开进了停车场。

那引擎的轰鸣声直冲云霄。

等路虎车开进来之后,杨云帆只觉得这车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而等那车门打开,迈出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足上涂沫着殷红的蔻丹,外加一双黑色的细高跟,杨云帆的心里就越发感觉熟悉了。

两个人一路走出来,很多保安不明所以赶来,想要拦截两人,都被陈羽一脚一个踹飞了。

出了太子会所,陈羽先给女孩打了个车让她离开,自己正要打车,董丹丹的玛莎拉蒂也赶到了。

“陈羽,你……”

董丹丹看着陈羽衬衫上溅射到的血迹,以为他受伤了。

“孔盛杰的血,不用担心,我们去季氏玉石店。”

陈羽坐进了车内说道。

“孔盛杰死了?”

董丹丹惊恐的看着陈羽,孔家是青州城内一股比较特别的势力。

准确点说,孔宇杰和孔盛杰这对兄弟都有光棍气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故人床事txt全集下载没有法度和理智,对其它势力更是没有忌惮。

陈羽如果杀了孔盛杰,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首先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华安局肯定会介入,那到时候就很麻烦。

其次孔宇杰肯定会疯狂报复陈羽。

“没有,只是捅了他一刀子。”

陈羽回答简洁。

赵旭和辛纬聊完后,走到教学楼里文体活动室。他见屋子里除了沈海之外,还有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沈海一见赵旭来了,立马扑了过去,躲在赵旭的身后,指着中年人对赵旭说:“师傅,这个人是我们班级张果的爸爸,他要找你的麻烦!”

赵旭听了沈海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

张果的爸爸向赵旭走了过来,赵旭见他穿着阿玛妮限量款式的衣服,手上戴着名表,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

“我叫张文林,原来你就是沈海的爸爸。”

赵旭眉毛向上扬了扬,瞧着张文林问道:“张先生,你什么意思。干嘛冲着孩子发火?”

“你长得好年轻啊!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孩子都十三四岁了。肯定不是你的孩子吧?倒底是哪里来的野种?”张文林冷声对赵旭问道。

“啪!......”

赵旭一巴掌掴在张文脸的脸上,说:“你会不会说人话?什么叫野种?”

“他敢打我?张文林一脸狰狞的表情,指野沈海说:“这孩子不是你的,他又没爸没妈,不是野种是什么?故人床事广播剧未删减”

想着狗蛋从生下来就不得鲁三保家的喜欢,长到如今,在鲁家也没享过福。

萧大丫觉得自己没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狗蛋小小的年纪,就只能眼馋的看着二房的孩子吃好吃的,他一口都吃不上,也就是后来萧家起来了,狗蛋在萧家才过了两天好日子,要不然……

萧大丫的眼泪都快把脸给糊住了。

她找不到人,又回到鲁家,她想问问鲁三保家的狗蛋昨天都在哪一块玩的,和谁在一块玩的,谁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鲁三保家的正在骂鲁贵。

“呸,我告诉你老大,你安安生生的出去挣钱是真的,一个小崽子能跑哪儿去?玩够了就回来了,找,找什么找啊,你二弟一家不要过活了,你二弟不干活你给钱啊,不找,要找你自己找去。”

听了这话,萧大丫整颗心都凉了。

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萧大丫抬脚进了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孩子没了你不找是吗?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们找是不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