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皮卡,一路不快不慢的朝着高新区出发。茶素冬天天黑的早,远远就看到路灯下一个高挑靓女站在那里,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俊才。

因为茶素冬天很少有人穿西装,而这位就穿着西装。贾苏越上身一套白色的狐裘样的羽绒衣,领子上的白狐狸尾巴毛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却没有姑娘腿上一条黑皮裤两眼。

身材好,腿又长,穿上皮裤后,给人的感觉略有惊艳,好像两个腿是分开长的一样。

总之一句话,这是个衣服架子,还是个漂亮的衣服架子。贾苏越上车,冷手要塞进王亚男和邵华怀里。对张凡微微抬了抬下巴,这是看在邵华的面子上算打招呼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让张凡看她的锥子下巴呢。

西装帅哥也自觉的上了前排,“嘿嘿,越越,你也不介绍介绍啊!”

邵华和王亚男会心一笑,然后看着贾苏越狭促的笑着,特别像两个小狐狸抓到了一只老母鸡。

“王先生,王启发先生,苏北人,经营红木的老板。邵华,你家的别墅应该上点红木家具!不然你家都拉低那一片的整天居住水平了。”

“开你的皮卡吧,我的车有点招摇!”张凡略微沉吟了一下,就说了一句。

张凡的红字酷路泽,全茶素估计也就这么一辆,因为茶素市区内没有武警,武警全在口岸,所以他的车就格外的引人瞩目,而且张凡平时也很注意。

“好吧!”开车大皮卡,两人出门了。张凡觉得这个车比他的酷路泽都稳当。

接上了王亚男,王亚男和邵华闹了一会,就对邵华说,今天她也约了伙伴!

张凡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心里感慨了一下,“还真是春天到了!”

两人在后排叽叽咕咕的不知道说着什么,宝贝想看紫色的狰狞巨兽说一会,邵华看一眼张凡,说一会,邵华看一眼张凡。张凡一想就知道,王亚男估计再告状。

王亚男家离邵华家不远,毕竟两人都是医院圈里的人,不过贾苏越家就略微有点远,她们家在高新区。早年的时候,不知道谁说的,说茶素处于地震带上,不让建高楼。

后来估计开发商把这个地震带给挪开了,高新区清一色的二十多层的高楼,相对看起来好像高新区现代一点,可总是缺乏一点老城区的韵味。不过高新区的房子带电梯,而且汉族多,所以这一片也算是茶素另外一个聚集圈吧。

“好吧,我也带一个算了!”贾苏越显摆的说道。

“你恋爱了?”邵华相当的惊奇。

“没呢,还犹豫呢,对方是做生意的,岁数比我大。我父母倒是愿意,可我不太愿意,今天想约我吃饭,你带家属了,我一个人可不想吃狗粮。不过可怜了我们的小亚男啊,哈哈!”

……

傍晚,张凡被邵华捯饬了一番。“你们男人就是奇怪,平时连防晒都不抹,可脸上摸起来还是挺滑溜的。”邵华给张凡抹着保湿露,一边沾便宜的摸着张凡的脸蛋。布满了红色和紫色的筋

“嗯,和饮食有关,胶原蛋白吃的比较多,皮肤的养护,其实除了防晒霜其他的……”

“行了行了,我可不是你病号,赶紧走。”邵华在皮肤的保养方面,宁愿相信贾苏越也不相信张凡。

张凡歪了歪嘴,在护理皮肤方面,只要是女人,都是相信贵的不相信真的。

聚会,特别是过年的聚会,很是奇怪。比如一个叫了另外一个,另外一个又叫了其他三个,然后忽然之间一下子出现了好多在脑后都想不起来,却又是认识的陌生人。

邵华的朋友其实也不多。就贾苏越还有王亚男两个算是联系的比较紧密一点的,而且结婚后,和以前原本联系不怎么紧密的同学朋友就更是不怎么联系了。

王亚男的朋友也一样,姑娘是工作狂,平时别说其他人了,就连贾苏越和邵华想约她,都要提前预约,所以医生没朋友,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请你一次,你出不来,请你两次你还出不来,那么以后人家也不邀请你了,慢慢的关系也就淡薄了。只有等到上了年岁以后,家里有老的有小的,才又和当医生的慢慢联系起来。

至于贾苏越,朋友倒是挺多,大多都是想追他的,不过女性朋友不多,出了和邵华还有王亚男,差不多都是塑料友情,见面差不多能听出话里话外的比较意味。

“唱歌?好啊,好啊,我好久都没唱歌了,上周都没过瘾,叫你,你也不来,叫王亚男,王亚男连电话都不接。你们一个被你家黑石头压,皇上的紫黑帝皇根一个被黑院长压榨,真是可怜!”

贾苏越在电话听到邵华的邀请,哪是相当的高兴。

“好吧,那你下午早点出来,我们先去吃火锅,然后再去唱歌,我要带家属。”

女人顿时惊慌失措的说:“警官,我干这行不能让家人知道啊,求求你,我认罚,能不能不留案底?”

梁梦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这么说你是承认和这个男人有过卖银票仓的行为了?”

“是是是,我承认。”女人迫不及待的说:“之前我听人说,这种事儿不是只行政拘留,处以罚金,没有案底吗?”

梁梦竹微微一笑,道:“行政处罚虽然也要上报市局和存档,但并不算案底,真正的案底说的是刑事处罚,也就是违法犯罪记录,或者刑事犯罪前科

的档案记录,而且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随便什么人说查就能查看的。”

梁梦竹好心的做出了一番官方解释,生怕女人想不开而抑郁,她其实就是利用了小姐怕暴露得心态,吓唬对方说出卖银的事实而已,这是刑侦审讯常用的技巧。

女人也意识到自己被忽悠了,顿时一脸苦涩还略带愤怒的看着梁梦竹,却听刘剑锋从旁补充道:“虽说不算案底,紫黑巨硕打桩机小说但如果你以后的男朋友是军官,或者从事特殊工作,他们的婚恋是需要政审的,还是你之前的违法行为记录,还是有可能被查阅的。”

反正,她是自己偷悄悄的,一个人去参加了一款特别热门的唱歌选拔赛。并且,她唱歌还特别的好听,所以完蛋了!就这么直接的走到了最后的总决赛。

而她最终也暴露了自己的秘密。

开始的时候,她也很担心,生怕家人不让她去参加比赛。可是谁曾想到。家里人竟然什么话也没有说,也没有在节目中施加压力。让节目组早早的让她淘汰。

当然,节目组一直到最后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她背后的陆家。

陆欣很感激。

陆嘉心里不平衡。

凭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陆欣还玩心比较大,不一定是真的梦想。结果,他就这么倒霉,家里人怎么都很难同意。但是她呢!没有人说她一句话。就怎么的顺利!

果然,他严重的怀疑,他是抱来的。

最后,陆欣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她竟然真的成功了!

哪怕,这期间有人买通了关系,还曾经害过她,但是陆欣全部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这手段果决的,让陆嘉都对自己的这个妹子刮目相看。

比如多少年没联系过的小学同学,或者是以前的狗剩现在的托尼。除了刚开始的看似热情后,后面要是不喝酒的话,就是双双两眼无言中。当然了,这种情况下,必定有一个比较活泼的人。

他或者她未必有多深厚的财力或者人脉,紫黑的龙头顶着宫口但他或者她一定是一个最热心和最愿意和别人联系的人。当年的学霸,当年的班干部已经泯然众人矣的时候,当一群人围在老板同学身边的时候,如果没有他或者她,绝对是不行的。

所以,邵华联系了王亚男和贾苏越,得知贾苏越竟然也带了伙伴后,王亚男不知道脑子里面怎么蹦跶了一下后,也喊了一个男同学。然后,这个男同学竟然就是一个热心的人。

“晚上唱歌拉,当年班里的三大班花齐聚啊。”还特么是群发的消息,然后一个两个都要表示参与,还有人喊着费用包圆。

……

“咱们先去接王亚男然后再去接贾苏越,开哪个车?”邵华也准备好了,短板羽绒服牛仔裤工装靴,简单但显得青春。在边疆的春节,估计这是最精干的打扮了,再精干就得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