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松涛听到对方口里不干净,没理会他,直接向前走去。

那人却横跨一步,拦在了冯松涛面前。

“你想干啥?”冯松涛冷冷地看着他。

他不认为这人能认出自己。

“我觉得你有点眼熟。”满脸横肉的男子说道,“要不咱们到旁边聊聊?”

冯松涛不想多事,向刘九娃看去。

正在跟门口交接的刘九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旁边,一把抓住中年人向冯松涛伸去的手。

“哎呦~”

中男人顿时惨叫一声,另外一只手向刘九娃那如同铁钳一样抓着自己小臂的手抓去。

“不管是哪条道上的,都讲究个井水不犯河水!”

他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他的方言。

旁边几个魁梧汉子瞬间围了上来。

旁边的工作人员见架势不对,板着脸开口了:“要闹腾就去公安局里闹腾!”

满脸横肉的男子疼得脸色煞白,额头汗水直冒。

这让方凡越来越觉得是那个玉兔,只是自己没有确定而已。

这时候恩雪过来了。

“晚饭时间已到,请随我来。”说完带着三人一兔上了悬浮汽车开向皇宫。

皇宫在末日酒店不远处,那个一个风水极佳的地方,远远望去庄严又神秘。

而方凡用细神念扫射发现处处都在严密监控,安全措施做得特别好。《凤在笯》by时米

皇宫分三层,最外一层最大,都是一些外部官员和侍卫居住。中间一

层,最为神秘,房屋似乎毫无规律,但处处透出诡异,每一间房屋里的蜥蜴人都是非常不简单。

罗志行和山娃这样的人都只是给他们秒杀的份,方凡也没把握一定可以打得过,况且他们人数那么多。

这时候的方凡感觉似乎却少点安全感,他不喜欢这样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所有有点小后悔。

而小兔子和罗志行和山娃和平常没什么区别,没有任何感觉。

在最里面那层的最高处,方凡三人一兔走了进去,此时前面带路的恩雪都略显紧张。

看着铃木那血肉模糊的脑袋和胸膛,矮个男郁闷的直想吐血!

他扔掉没有了子弹的冲锋枪,一声大吼!

不过,才刚刚吼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铃木隆行脖子上的致命伤口!

这是匕首所造成的伤痕,绝对不是自己所致!

也就是,在破水而出之前,铃木隆行就已经被人杀死了!

看着茫茫的海面,凤在飞by哔哔全文阅读矮个男人已经彻底的乱了阵脚!

敌人在哪里?

正当意识到不对,准备环顾四周的时候,凌厉的破口声响忽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这声音是如此的迅速,让其即便听到了也没法躲避!

砰!

苏锐的双脚重重的踹在了矮个男人的后背上,后者尽管武功不错,但是在这种程度的偷袭面前,根本没有半抵抗的能力!

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身体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远飞出!重重的落在海面上,激起一阵浪花!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苏锐摸出手枪,对着那片浪花中的人影连续扣动扳机!

赵旭睡眼惺忪,刚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李晴晴以为是赵旭占了她的便宜,就听“咕咚!......”一声,一脚将赵旭踢到了床下。

小姨子李妙妙听到动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只见赵旭一脸无辜的表情,对李晴晴问道:“老婆,是你过了三八界线,你踢我做什么?”

李晴晴踢了赵旭以后,才发现是自己的原因。可她不愿意承认错误,对赵旭催促说:“我是叫你起床,该做早饭了!”

李妙妙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噗!......”的娇笑了起来。对姐姐李晴晴说:“姐,你这叫起床的方式,也太独特了。”

“臭丫头,要你多嘴!”

李晴晴见妹妹李妙妙,凤已就笯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胸衣,对她厉声说:“妙妙,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快回去换好再出来。”

李妙妙不以为然地说:“哎呀!姐。你的思想观念也太保守了。你到海边,好多女人只穿比基尼呢。我又没露点,怕什么?”

“臭丫头,你姐夫一个大男人在这儿呢。我都替你臊的慌。”

“如果我能让他们自顾不暇,让他姜成海忙的焦头烂额呢?”王云呵呵笑道。

“你打算怎么做?”姜宸想要问王云具体怎么操作,只是王云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神色。

“先和我跑一趟福安市吧。”王云淡淡道。

……

去福安市其实还是比较繁琐的,二人没有迟疑,来不及吃午饭就直接去了省城金陵,从金陵买了一张去福安市的机票。

到达福安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路上,王云也和姜宸解释过了。姜家酒主要的这种药材要求极为苛刻,首先就是需要气候,只能是西北五省这些类似的地方才能产出。

第二个条件其实更为苛刻,当百不当一 by酥油饼还必须是要纯野生的,如果是人工养殖的,酿出来酒的味道是天差地别。

加上存放的问题,姜家每个季度都会过来采购一次,那时候药农会把这一季度所有产出的药材都备好,等待姜家人过来收购。

正常的价格是在700元一斤,加上姜家这么多年一直采购,王云想要把这批货拿下,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

李晴晴面色一红,幸好赵旭在开车,没有注意到她脸上微妙的表情。她的芳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怎么会这样?不就一起睡个觉吗?

回到家里后,屋子里一片漆黑。

李晴晴打开了厅里的灯,开门进了女儿的房间,见妹妹搂着女儿已经睡了。她又轻轻关上了门,打开厅里的柜子,从里边取出了一张薄被和枕头。

赵旭睡得是一张折叠沙发床,平时既可以当沙发,又可以当做单人床。完全打开,就可以变成一张双人床。

在李晴晴拿出薄被和枕头的时候,赵旭已经将沙发床完全打开了。

李晴晴将枕头和薄被铺好后,说自己睡里边,让赵旭睡外边。然后,拿过一件要换的衣服进了洗手间。

等到李晴晴换好衣服,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赵旭眼睛都直了。

只见李晴晴穿着一件吊带睡裙。

波浪般的长发,披洒在香肩上,精致的五官漂亮迷人。裸露出来的锁骨有着几分性感。裙摆下笔直的美腿修长,绝对比专业的腿模都要让人心动。

矮个子男人浑身的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处,凤在笯txt微盘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本来他是站在快艇上面拿着火箭筒轰苏锐,现在反过来倒被他开着快艇来撞击,想死都死不成!这种角色的反转实在太憋屈!

即便海浪声和风声极大,但是坐在快艇上的海瑟薇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那一声撞击的声响!闷的让人心颤!

可是,经过这一下,从来不曾遇到过暴力事件的海瑟薇,竟然觉得空前解气!

苏锐开着快艇从远处兜了一个大大的圈,然后在矮个男再度浮上水面的时候,又一次冲了上去!

可怜的山本组精英武士,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撞沉海底,浮上来再撞下去,浑身都没有完好的骨头了。

…………

开着车带着海瑟薇,苏锐道:“我知道你很疑惑,但是什么都不要问,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海瑟薇头,她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苏锐在她的眼中却越发的神秘了起来。

现在那个家伙还躺在后备箱里不知死活呢,一想到这一,海瑟薇就觉得车厢里没什么浪漫的气氛了。

“这段时间差不多攒了8000多W,其中6000W是欠的咱们供应商的钱。还欠你1.4亿呢,说起来,太公酒其实是大负。”姜宸老实道。

太公酒发展太过局促,现在两个月,大部分都是王云进行的垫资。

“欠我的回头再说了,加上我卡里还有7000多万,这些钱足够了。”王云自信道。

“你打算干什么?”姜宸疑惑道。

王云吐出口烟圈,缓缓道。

“还记得我说的核心竞争力吗?我查过资料,姜家酒其中有一款核心的药材,这种药材全国只有五个地方有,产量极少,而且全部都在西北五省!其中天海市,天枢市,亲安市,聊元市这四个地方产出的连供应姜家百分之三十都不够。”

“只有剩下的福安市,这地方才是这种药材的主要产地。这种药材因为品质原因,并不适合长期保存,否则酒本身就会变质。你说如果我现在暗中把这个地方给拿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姜家会没办法供应这批货!”姜宸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过这样也有一个问题,姜家如果知道,也可以出高价跟我们抢夺这批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