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queentime公主与暗卫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来来来,难得我们聚一下,再喝两杯。”

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宁杰给对方倒了红酒。

“行。”

......

一个多小时,周安安从小吃一条街走出来的时候,想要扶墙了。

“嗝。”

打了一个饱嗝,李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

不知为何,她在这位聊得来的网友面前,queentime娇花难养很容易表示出潜藏在心底的那一面,那种放肆的自由。

“吃饱了,我先回酒店了,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酒足饭饱,周安安可是牢牢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好的,我送你回去。”

原本想和对方多聊一会,但是李雪儿要照顾对方的感受,自然不会强求。

“谢谢。”

两人都没喝酒,周安安对于妹子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

只见那刀疤脸先是让人放了那个女老板的女儿,然后又把那女老板手里的转让书给撕掉了,最后又依依不舍的把那张欠条交给女老板,道:“算你运气好,遇到贵人了。你那老公是个王八蛋,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婚吧。”

说完,刀疤脸回到杨云帆旁边,又笑道:“这位小哥,刚才兄弟们不知道你是强哥的朋友,得罪了你,真是不好意思。若是看得起兄弟们,今晚我摆酒,再找两个漂亮小妞,给你接风洗尘,欢迎你来湘潭市。你觉得如何?”

杨云帆笑了一下,却是摇头道:“喝酒就不用了。queen time书包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眼球也有点发黄。估计肝脏不大好吧。你是不是右上腹部一喝酒就隐隐作疼?”

“咦,你怎么知道的?”那刀疤脸警惕的看着杨云帆,他喝酒确实会肝疼。不过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不知道想到什么,刀疤脸顿时一拍脑袋,刚才许强不是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神医。自己该不会真的得了什么病吧?

鲁玉琪气得一跺脚,对李妙妙说:“妙妙,你看看你姐夫什么态度嘛!”

李妙妙伸手挎住鲁玉琪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哎呀,小琪!人家现在有洒狗粮的资本,我们两个可还是单身狗呢。”

“急什么?以我们的条件和资色,又不是没有人要。再说,找男人干嘛?还得给他们生孩子,还要做家务。感觉结婚后,女人像是男人花钱请得保姆一样。”

“不能这么说。你看,我姐和我姐夫,人家现在不就过得挺好的。其实,两个人为了家庭都是在双方面的付出。宁安公主np大多数都是女主内,男主外嘛!人家男人也不容易,还要在外面打拼,又是风吹雨淋,出力不讨好的。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家,能过得更好?”

鲁玉琪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盯望着李妙妙说:“妙妙,你变了!你不说,女人受伤皆都是因为男人嘛!”

“可伤痛终究会过去的,男人也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嘛!”李妙妙笑了笑,对鲁玉琪说:“小琪,别想这个了。我们进去吧!”

李妙妙和鲁玉琪只是来偷瞧赵旭和李晴晴的。两人才不是为了什么“换风”、“呼吸新鲜空气!”。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欲望所支配的俗人。”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小鸟queentime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现在,名震南阳的薛家已经人人可进,那曾经高高的门槛,在某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薛坦志浑身湿透的伏在地上,望着那消失在门内的两个身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戚与怆然。

“我去,这两人是谁啊,牛-逼哄哄的,就这么进去了?”薛洋躺在担架上,这货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把薛家大院当成什么了?菜市场吗?来人啊,还不把他们两个给我丢出去?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薛家俩字是怎么写的!”

薛洋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一下口舌之快了,而其余的薛家人并没有接话。

薛洋还在喋喋不休着:“家里养这些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两个陌生人都拦不住?虽然说那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不过……不过……不过……”

薛洋“不过”了好几次,结巴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已然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从那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普普通通,个头不高,但是眼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势。

“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还在上面捏了捏。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

“这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山本恭子冷声说道。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

“颠倒过来?现在说这些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

“你必须放了我。”山本恭子冷声说道,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至少,嘴巴够硬。”

“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十天之后,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我仍旧没有露面,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我遇到了危险,到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