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看了看,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些文物的价值肯定是要高于那些黄金的,毕竟乱世黄金盛世画嘛,但是夜雨还是决定上交给国家,毕竟那些黄金宝石啥的足够自己用一辈子了,更何况自己还能去别的世界,赚钱的道儿根本不缺,没必要倒卖文物~更何况把这些东西一上交,那一个优秀市民跑不了啊!啧,多棒!说不定还能感动一把神州!那自己就牛比大发了啊!

武道境界达到长生境以后,要想继续进步,那是难上加难。而就算陈岳能狗屎运地达到长生高境,寿命也超不过百亿年。

所以即使陈岳与李倩之间的道侣情分再深,也会被漫长的岁月无情磨灭。李倩如果够明智的话,在离开陈岳不久就会选择淡化与陈岳之间的感情,去寻找与她同阶的武道修士作为道侣。如果她此生还想找道侣的话。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名大佬所说的话,真的不是风凉话。

这个道理,薛定文自然是明白的。

薛定文只能在心里为陈岳嗟叹了一下,然后静静地注视着检测大殿前的现场情景。

......

检测大殿前,李倩从走出检测大殿之后第一次开口。

“陈岳,茵茵,涵涵......”李倩一一叫着众人的名字,眼光也从她叫到名字的人身上一一掠过。

陈岳八人看看敞开舱门的无人飞船,别人言语冒犯怎么知乎再看看面露哀伤神色的李倩,彻底傻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夜雨拿这手里不知道写的什么的字帖感叹道......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这写的是啥咱都不知道......但是这也不妨碍夜雨直接拿走啊!这东西咱自己不认识,那文物局的人还能不认识嘛,而且一看就是中文,老西不地道,神州的东西都拿,这可算是物归原主啊

夜雨看着可谓是琳琅满目的宝物,啧啧的感叹着,看不懂的油画......看不懂的字帖......看不懂的水墨画......不知道是啥的盆盆罐罐......还有个大鼎,这个是青铜器吧,厉害了......哦哦哦,这大一颗夜明珠!啧,真亮......嚯!好家伙!好大一颗宝石!就是底下的权杖不咋好看。啧,等等!这是《永乐大典》???woc不会是原本吧......

等等!这!这!这!这tn的是传国玉玺!夜雨嘴都长大了,久久不能合上。夜雨手中颤颤巍巍的拿着这个上面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玉玺,woc,和氏璧的故事谁没听说过,甚至作为修行者已经接近神仙境界的夜雨一眼就看出了这玉玺上面所附着的所谓龙气,甚至说,国运!

原本平静的湖面,此刻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往外冒。

看到这里,冒犯一般用在什么地方众人都是喜形于色,纷纷攥紧了各自的武器,不管等会水里有什么东西出来,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下狠手!

然而,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水里的东西死活不肯露面,仿佛是感觉到了水面上潜在的危险,又沉入了水潭深处。

看着逐渐归于平静的湖,阿达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这该死的畜生,难不成是发现我们了?”

有人回答:“不应该啊,咱们隐蔽的好好的!”

话音刚落,又有人成竹在胸道:“没事儿,就不信那畜生不上来换气!”

新鲜空气,对于所有生灵而言,那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即便鱼龙肺活量在强,也终究是要浮出水面呼吸一口空气的。

在这个前提下,绿荫村众多猎人是纷纷放松了警惕,等待着猎物忍不住初学换气的那一刻。

就在此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道脚步声。

猎人们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其实,这到并不是大堂经理有意而为之的,她也是一时情急,担心阿波罗一直不来这儿住,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差别待遇可能会对丹妮尔夏普造成心理落差。

因为,这凯莱斯酒店为十二天神和宙斯各准备了一间总统套房,这是对黑暗世界表示尊敬,哪怕房间一直空着,他们也要一直保存着。

而这些天神里面,只有太阳神阿波罗从来不曾来过凯莱斯酒店住宿,如何应对言语上的冒犯此时好不容易见到了他,这大堂经理又怎么可能不激动呢?她可不想浪费这千载难得的机会。

不过,丹妮尔夏普却并没有大堂经理想象中那么小气,她见到这种情况,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弧度来。

貌似,这个大堂经理凑了个巧,无形中帮助苏锐和自己踩了那个不可一世的李万义一把。

不过,她也差点喊出了“阿波罗”的名字,话才刚刚到了嘴边,立刻反应过来,于是变成了“阿……先生”。

丹妮尔夏普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她透过墨镜,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李万义盯着自己的眼神,那狗屁征服欲让她感觉到恶心。

李万义简直难以置信,他可完全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黑暗佣兵团的“高层”,竟然在待遇方面比苏锐差了那么多,这不可能!

他狐疑的说道:“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苏锐怎么可能在凯莱斯拥有这种待遇?”

毫无疑问,这句话把他内心深处的那种鄙视毫无保留的表现了出来,感情的冒犯什么意思甚至,这次连“苏少”都已经不愿意喊了!

云蝶舞几人也同样处于震惊之中,由于李万义之前的种种渲染,导致他们认为这凯莱斯酒店已经牛叉到了极点,可是,这酒店越是牛叉,苏锐此时给他们造成的这种落差就越是震撼!

能够让这七星级酒店常年空出一间总统套房留给他,这得是什么样的身份才能拥有这种待遇?

云蝶舞定睛看着这个男人,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来。

女人在这方面的直觉都是比男人敏感太多的,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苏锐在西方黑暗世界一定拥有一个让人极为惊恐的震撼级别身份!

“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你们酒店搞错了。”苏锐看着大堂经理,微微摇了摇头,笑道。

王流看看辛蕊,笑道:“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卖点都介绍到了,分寸拿捏的也很到位,段姐不愧是销售精英。”

辛蕊点头赞许,然后突然话音一转:“但是,推销的有点太制式了,感觉有点僵硬,不够灵活,卖点也不够突出。”

上半句段梅还嘴角微翘,隐隐有些自得,下半句表情便陡然一僵,冒犯是什么意思紧紧皱起眉,看着辛蕊一脸的不服气。

会议室里其她人也都看了过来,表情精彩,话她们也听到了,这一顿刺挑的,这是来砸场子的啊。

王流挑挑眉,乐道:“很自信啊,你来示范一下?”

辛蕊点点头,一点都没推辞:“可以,但是能把楼盘资料先拿给我看一下吗?”

王流侧过头道:“拿份资料过来。”

段梅快步去拿了资料,面色严肃的递给了辛蕊,凝重的看着她,刚才自认为老练的推销,居然被她说的一无是处,她倒要看看,她能拿出什么更好的说辞出来。

辛蕊接过资料,低头翻看起来,几分钟后抬起头道:“可以了。”

布茨克斯的双脚翘在桌子上,摆出了一个极为放松的姿势,他已经意识到,如果今天的事情做的足够精彩的话,完全可以顺利搭上太阳神殿这条线!

“对了,要不要给老板打个电话说明此事呢?”布茨克斯微微一笑,在他的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忽然发现,此事大有可为了。

而此时,李万义等人已经乘上了电梯,直达凯莱斯酒店的全景餐厅,由于这儿的电梯也是完全透明的,因此在一路上升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黑暗圣城的全景,远处那皑皑的雪峰也尽数收入眼帘!

壮观宏伟的黑暗之城,和魅力无边的阿尔卑斯相映成趣,实在是美不胜收。

女人对于美景的反应都是比较敏感的,张曦予和云蝶舞都已经情不自禁的捂嘴尖叫起来。

李万义看着她们的反应,不禁很是有些自得,他非常佩服自己今天所做出来的明智决定!

看来,来凯莱斯酒店吃饭虽然开销很大,但是却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给自己涨面子!哪怕是打肿脸充胖子,也是一件让人极为愉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