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无论清武弘嗣怎么喊,始终没有任何的声音从他的对讲机里面传出来。

队友好像都死光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苏锐一方忽然熄火了。

町田浩树只感觉到浑身的压力骤然一轻,随后便意识到这是自己逃跑的好机会,连滚带爬地朝后方离开。

然而,他并没有跑出多远,就已经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已经站着四个横刀而立的身影了。

在这四个身影的前面,四道刀芒闪烁着,在夜色之下吞吐不定。

町田浩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逃生的可能了,自己带着队员们苦练了这么多年,结果这一仗却输的稀里糊涂,对方早有准备,己方压根就没有对他们形成任何的威胁。

面对那四个杀意凛然的身影,这位东洋特种部队上校的双膝一软,砰然跪倒在地。

“我投降,请饶我一命!”他满心酸楚的说道。

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町田浩树想到了对自己给予厚望的首相清武弘嗣。

“通知特种部队,尽快动手,一定要抢在西方黑暗世界做出反应来之前就把这件事情搞定!喝多了男闺蜜生发关系”清武弘嗣说完,实在是气不过,又把自己的手机给摔在了墙面上,登时便四分五裂了。

“首相先生,加藤藏布前辈真的不同意出手吗?”一个手下问道:“如果加藤藏布先生同意亮相的话,那么很多难题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不可能的。”清武弘嗣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哪怕平日里随随便便说出的一句话都不可能违背,更何况他当时的语气是那么的斩钉截铁。

“如果西方黑暗世界真的动手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办?宙斯……”一名下属明显已经变得非常紧张了:“我们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对抗宙斯吗?他的实力太强大了!如果他亲自来到东洋,那么恐怕也只有加藤藏布前辈才能够挡住他的脚步了!”

“不管这么多了,我们必须要赶时间,东洋的尊严绝对不允许别人踩在脚下践踏!”清武弘嗣发着狠。

这时候他忽然有点后悔。

他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好好的留在师父的身边提升自己,如果多修武十年,那么这一次他就可以站出来亲手斩杀苏锐了。

“是呀,她是最合适的人员。她坐在执行董事的位置上,我不但能减轻很多工作压力,真的有和弟弟那个过的嘛公司也能减少很多麻烦。”余飞宏点了点头。

包小妹虽然不会去借用自己父亲在船舶生意上留下来的资源,但她既然选择了在国内扎根,并且豪赌上了自己全部的家当。

那船王留在国内的人情就算她不去动用,也会变成她的一道护身符。船王这个爱国商人可是让很多老人和高层都十分敬佩的。

虽然他去世之后有些事情有点不愉快,但人情实打实摆在这里。因此作为执行董事的包小妹,以后就是华绣的门神,需要时想要再使坏都要好好掂量掂量才行。

和杨东旭这种正值当打之年用手段和他去竞争不一样,包小妹的年龄虽然不大,可那是去世船王的小女儿,手段太阴险吃相太难看的话肯定会被人非议,甚至高层看不过眼直接出手敲打。

而说是敲打,能扛过才是敲打,抗不过那就直接分崩离析。而能够经受得住高层敲打的人,又有几个敢伸脑袋的?所以有包小妹坐镇,别的不说未来几年华绣发展肯定一帆风水。

以前,可不是没有人冒充过宙斯,但是下场皆是非常的凄惨,甚至于神王宫殿还没有出手,喝完酒的男朋友很猛他就已经被一些宙斯的仰慕者给打到重伤垂死了。

尤其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更没有人会怀疑这条弹幕是出自于宙斯之手!

谁敢在这种时候强行表态!

嗯,如果非要找出一个值得怀疑的点,那么就是……好像这一次宙斯所说的话有点长,并不是特别像他以前的风格。

可是,霍金接下来的操作,却几乎证明了这一条霸气无边的弹幕是出自于宙斯之手!

因为这时候,屏幕上的所有弹幕几乎都是在疯狂地滚动着,可是,只有这一条弹幕是始终悬浮在所有弹幕之上,似乎永远都不会沉下去!

这几乎水相当于官方的盖章认定了!

很多人都能够猜到幕后的主使者,在东洋可以指挥特种部队对付苏锐的,能有谁?

自然是现任内阁首脑,清武弘嗣!他在这件事情上有着最高决断权!没有谁能够取代他在这件事情上的作用!

虽然距离苏锐发出那响亮的“挑战宣言”只有一天半的时间而已,但是东洋这个国家已经开始了全方面的下行之路,如果这个势头不及时刹住的话,用手替男闺蜜解决生理那么东洋的未来十年将变得非常糟糕!

那100多腐尸似乎闻到了美味兴奋的散开。

“三公子,我看我们还是集体行动?这里我们更本不知道,我怕隐藏了许多的危险,你这样派出去,我看会有危险。”秦良小心翼翼的劝道。

秦牧听后冷冷看了他一眼道:“知道你作为腐尸一族第一天才而境界和战力只能排在中等吗?

那就是做什么事情没有一点冒险精神,做任何事情都太保守了,所有你的成就只能到此了。

而我们伟大的腐尸一族需要开疆扩土那么必须要有冒险精神,这里是未知,那更加好的淘汰一批,再选出最优秀的一批人。

到时候这一界不但统治了,人也顺利培养了。”说完就不再理会秦良而是来到腐尸一族刚搭建好的帐篷,他需要在这里等他们三天,只要活下来的人他们就继续探查这个世界。

死掉的人将被淘汰,如果这钓界不是规定他们只能带100多人,他都将一半的腐尸一族带进来。

最后他只选择最精锐的100多人,秦狂就跟在他后面,这个沉默寡言的人,眼里时时刻刻冒出凶光。

所以现在小商品生产是各种赚钱给海南造血,肥的都流油了肯定不会有窟窿。如此那需要补得窟窿自然就是前几年房地产留下来的烂摊子了。

“不是这个大窟窿还有什么哦。”余飞宏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关系到你父亲了?”杨东旭皱着没有思索一下开口问道。

“肯定的,给男闺蜜解决生理问题这个烂摊子收拾不好我父亲肯定没办法挪屁股。”余飞宏也没隐瞒:“不过这坑虽然有点大,但肯定能填平。而早两年填平我父亲就早两年回京。”

杨东旭点了点头,余飞宏的父亲作为目前海南的省高官,不但在当地产崩盘的时候力挽狂澜,没有让海南经济彻底沉入泥沼中,这两年更是励精图治的让海南经济开始复苏,从泥坑里面爬出来一些身子,手腕和能力那都是没的说的。

如此表现肯定被高层看在眼里,所以现在就是看他父亲什么时候能把眼下这个烂摊子给胡撸平了即便赶不上换届,但他被招入京城坐镇重要部门开始熟悉工作是肯定的,说不定要是表现更好等到换届直接入常也不是没可能。

可是,宙斯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立刻把所有的压力都转移到了清武弘嗣身上了!

那可是真正的西方黑暗世界之王!

他的话语就代表了黑暗世界的态度!宙斯要为阿波罗出头!

于是,不知不觉间,苏锐多了一个强大的后盾。

清武弘嗣想要对付苏锐,无疑相当于与整个西方黑暗世界为敌!

…………

“所以,就像是我说的,这个问题真的不用着急,阿波罗那小子的人缘一直很好,就算是咱们不出手的话,也会有很多人站出来的。”苏无限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笑呵呵的说道。

苏意也点了点头:“是啊,毕竟这一次苏锐在喊出‘华夏苏锐’之前,用的可是‘黑暗世界阿波罗’的名号,以苏锐在黑暗世界里的粉丝量,恐怕那里的人早就已经同仇敌忾了。”

苏天清没好气的说道:“我觉得你们两个压根就是在互相推卸责任。”

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吧天清,你的那个弟弟一直都是被老天爷眷顾的,这一次,清武弘嗣不光动不了他,反而可能会被苏锐一口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