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

跟着,一个耀眼的阵法结界,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浮屠宝塔,出来!”

方川随手一挥,一座宝塔出现在地面,随后,暴涨十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宝塔。

宝塔的顶级宝器的气息,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唰!

他一下进入宝塔,盘膝而坐,漂浮在空中。

“浮屠子,开启宝塔的防御阵法,给我护法。”方川的声音,在整个宝塔里响彻。

“是!”

浮屠子连忙回应,毕恭毕敬,然后打了几个手势,顿时,浮屠宝塔光芒大作。

方川随后目光一凛,隔空一抓。

嗤啦——

一团灰色的天地之力,一下从浮屠宝塔的深处飞来,然后进入了他的手中。

不一会儿,他开始吸收这一股古老的天地之力。

嗡嗡嗡——

这一股天地之力,很快进入他的丹田之中,随后开始跟他丹田产生反应。

雪儿听到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淡定说:“是与那个女人摊牌,但是那个女人那么会哄人,我怕孙晓东把持不住自己的内心,刘玉婷的三言两语就把他哄好了,我怕他会有任何改动,所以说我也赞成你们的想法!”

刘鸿远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走了,很是客气说:“这件事如果拿不定注意,你们把佳佳叫过来一起讨论一下,佳佳鬼点子比较多,他考虑的事情会想到很多层,你们三个人在一起的话,综合起来,事情还考虑的还比较周全!

但是呢,我的意见就是,雪儿,你必须拿出离婚的决心!一定要闹到民政局,离婚证拿不拿都无所谓,主要是给孙晓东一个血的教训,可以告诉孙晓东,离了婚你可以把我再追回来,但是你要拿出一些骨气来!

不然你这么容易哄好的话,那么以后你们路还长着呢,班主任怀孕上课肚子痛今天出现是刘玉婷,明天会不会出现了李玉婷呢?后天再出现个什么马玉婷,我看你怎么收场?”

刘鸿远边说边开门,还是不放心的说:“雪儿,其实那这件事情我跟你说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虽然说我说话不是太好听,但是我希望你能慎重的考虑一下我的话,我本身就是局外人,我的话希望你能听进去!”

愣了半晌,他才支吾道:“这合适吗?万一……”

小豆丁却摆摆手,一脸得意道:“安啦!这上面的报价都是正常的市场价,绝对没有问题。再说了人家是保利博纳,后台大老板可是保利!两百万的项目对于人家来说只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项目,人家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倾城看着这架势就知道刘鸿远要去忙,很是无奈说:“刘鸿远,你去忙你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们自己会商量,也会慎重考虑作为男人的提议!我们现在就给佳佳打电话,让佳佳过来!”

刘鸿远走出了家门,笑呵呵的说:”我知道了,拜拜!”

刘鸿远来到了工地,看着自己的合伙人,也是自己的好哥们,心中实在是按耐不住了,将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王鑫说:“王鑫,老师上课要生宝宝了我现在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但是我又不敢表白,您说我是不是很怂呀?”

王鑫身高比刘鸿远要高很多,一米八的壮汉,用好奇眼光看着了刘鸿远淡然说:“刘鸿远,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我们这千年铁树又开花了?”

刘鸿远完全忽视好哥们的玩笑,笑呵呵说:“她是一个离异的女人,遭遇和我的有些相似!我是前妻出轨给我戴绿帽子,而她是丈夫出轨给她带绿帽子!而且还在外面赌博所做的事情让人很愤怒!

所以说他才离了婚得,和她相处了这么久我发现这个女人很是不错,仗义对朋友也不错,会照顾家!但是也有自己的缺点,每个人都有缺点不是吗?再说这些缺点都是一些小缺点!他呢?也有任性闹脾气的时候!

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但是我就不知道该怎么与她表白,以前那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给她好的生活,现在我有这个能给他一个美好的生活!

你一个送外卖的,一个月拿两三千块,还不够你那三个化骨龙买零食吃的。

包包是人家顾小姐说送给我的,孕妇被绑着双手生孩子不用你惺惺作态。”

顾月幸笑说道:“林先生,真不用了。

我爷爷的胃癌就是被你治好的,这么一点点心意是我们应该做的。”

吃瓜群众还没散去,听到顾家城的癌症痊愈,无比惊讶。

“这可是大新闻啊,顾氏集团的顾家城,胃癌晚期都能好?”

“没听人家顾小姐说了嘛,好了,是被这个小伙子治好的。”

“乔氏集团上门女婿治好了顾家城,真是不可思议啊,他丈母娘不是说他是江湖郎中吗,怎么他能治得好呢?”

刘雪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刚才想推荐胡荣明给顾月幸给顾家城治病,没想到顾家城已经被治好了。

这都怪这个废物女婿,破坏她的计划。

她粗着脖子,嚷了起来。

“你们别听他瞎说,人家顾老爷子本来命就好,前面人家那么多医生给治过,给这废物装神弄鬼弄了弄,就当成自己的功劳了。

看着对面防贼一样防着自己,仿佛自己就是个大灰狼一般的苏莉,李世信一阵绝望。

这个世界,对老头太不公平了啊!

“苏总您在吗?哎呀,运营部那面都要吵翻天了,您快去看看吧!”

就在李世信无语凝噎,想要解释的时候,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一下子从外面推开了。

看着屋里面的李世信和苏莉,医生骑孕妇肚子生孩子来人眨了眨眼睛。

“额、对不起苏总,我这着急忘了关门。您......”

再看了看捂着胸口,整个人紧紧靠着沙发,一副即将被侵犯样子的苏莉,那人咧了咧嘴。

“用我报警吗?”

我他妈?!

李世信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小助理,只觉得自己已经降下去好久的血压又上来了。

“不用。李老师,我去处理一些事情,您自便。”

助理的到来,让苏莉如蒙大赦,赶紧从沙发上起身,小跑着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这小妞的背影,李世信长长的叹了口气。

(???)

杂物间里,手机屏幕将苏莉的脸映得惨白。

看着李倦那不以为耻到坦荡的回复,她的三观碎了。

一个堂堂经纪公司的总监,竟然靠着这种方式上位!

“太乱了,这个世界太乱了啊......”

(???)

.......

滴!

收到附加【好奇】的喝彩值,55点。

滴!

收到附加【恶心心】的喝彩值,33点。

滴!高中学生怀孕上课肚子痛

收到附加【好奇】的喝彩值,66点!

滴!

收到附加【恶心心】的喝彩值22点!

“......”

酒店里,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李世信忍不住的一阵脑壳疼。

晚上七点半了,从酒店回来已经整整五个小时。

新闻联播都特么播完了呀!

这连绵不断的怨念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认干爹也就罢了,丫还没完了是吧?!

胡荣明心中一阵激动,这一趟来对了,要是能给顾家城治病,那可是能吹嘘一辈子的事情!

林风看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了。

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不咸不淡地叫了一声。

“妈。”

刘雪萍看到林风出现在这里,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她指着林风的鼻子大骂起来。

“你还好意思过来?

刚才我在这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到哪里去了?

要不是荣明及时赶到帮我解围的话,我早就被人抓去坐牢了。

你这个废物,简直就是没用到极点,我们家也是瞎了眼,在垃圾桶里捡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林风已经习惯了丈母娘一见面就是恶毒的话语,他就当做是耳边风,跟顾月幸说起了话。

“顾小姐,事情的经过我都看到了,这钱不能让你出。我加你好友,待会转给你。”

刘雪萍不依不挠地挖苦林风。

“我那包可要二十八万,你给的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