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一个头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男子正站在城楼之上。

眼眸中,四散着冰冷的杀机。

只不过,冷月国的国主,见到索命身旁那个手持酒壶,衣着褴褛的老者后,身体好似没了力气一般,瞬间瘫倒在地上,一脸的绝望!

什么叫做算无遗漏?

林凡所布置的计策便叫做算无遗漏!

老酒鬼和索命便是早早被林凡安排在这里,阻挡敌人撤退的。

当初林凡跟他们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老酒鬼都觉得林凡他疯了。

虽然炎夏儿郎们的精气神,的确是世间罕见。

但,精气神在战斗中,只能让一个人悍不畏死罢了。

他并不是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

老酒鬼并不认为,林凡能够获得这一场战斗的胜利。

他觉得自己留在那里会起到更好的作用。

可,林凡却让他们放心,甚至还告诉他们,战斗最多持续两天的时间,便会结束。

最终,林凡还拿出了团长的命令要求老酒鬼和索命前往云龙城阻击敌人的逃军!

所以为了能够布置出这场绝杀的计策,林凡等人可谓是煞费了苦心。

天时地利人和,差一点都达不到如今的效果。

这一场与四国联军的胜利,可谓是瞬间打响了炎夏的名号,也让整个东域都认识到了炎夏的崛起。

此刻,东林国的皇城内,林凡坐于高堂之上,神情凝重的缓缓开口道:“战斗到现在,其实我们并非胜利了,想要真正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还需要将胆敢对我们炎夏出手的势力,统统剿灭!”

“所以,我已经安排了我们炎夏佣兵团出动,穿越之绝色精灵女王抓捕四国的国主和四位武神殿的执法者,我要压着他们,亲眼看到他们的国家是如何被灭的!”

话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林凡所散发出来的杀意。

也明白了,林凡接下来想要干什么!

感觉习以为常的炎夏儿郎们,没有对此感觉有什么不妥。

但,孙武等人却是惊讶万分的看着林凡,声音有些颤抖的问了声:“你不会是想要反攻吧?”

“为什么不呢?”

这时候,王晓歆、周皓、叶布依、彭方明、王小白几个人全都站到了白彦军的身边,以示见证公证。

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包括小道士张零跟他的师姐青依寒。

看着白彦军缓缓的摊开卷着的天丝纱巾,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这一刻,时间似乎都已经停止,空气都已凝固。

困扰无数人的谜团在下一秒就要揭晓。

老祖宗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遗嘱给后世子孙。

那天丝纱巾非常的薄,比起素纱襌衣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但上面的字却是清晰可见。

当白彦军看见最上面的那一排字后,顷刻间眯起了眼睛,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神情。女主是精灵的玄幻小说

若有深意的看了夏玉周一眼,静静说道:“金锋……”

话刚落音,金锋在外面冷冷叫道:“不要念。”

白彦军却是哪管这些,大声说道:“金锋……”

金锋沉声冷喝出声:“白彦军,给夏老留点脸。人,死,为大!”

因为,在她心里即使他很强势,她都非常在乎他的安危,哪怕是受一点小伤也会疼痛不已,可这次还是难以避免的冲突。

“你不要难过,我没事,为了你就算跟他拼命也值得。”

“……”

乔子谦轻轻握着夏洛依的手,轻言细语安抚着她的心,即使带着伤也不忘信誓旦旦。

夏洛依感动得无语了,乔子谦表面看似温文尔雅,到关键时刻却相当英勇,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咳咳……

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家人都难为情的闷咳两声,表示这都快火烧眉毛了,他们既然还那般肉麻!

“洛依,凌风那小子纠缠你,你为何不早说?”

夏振兴拧紧眉头对着夏洛依,语气虽温和了些,依然少不了的责备,这事对于夏家来说非同小可,他这做做父亲的可不得不重视。

“我……”

夏洛依心里不好受,谁叫是自己招惹的是非,这个时候她只得低头不言语,家人都为之叹息不已。

纳兰熏这人冒冒失失的,要是拿来给人试验,不得出事?

这人体的穴位,多扎一公分,或许没事,但是如果扎错了,可是要出人命的。

杨云帆这门针法,穿越之绝色百花仙子本意是用来救人的,这折磨人,逼供之类的功能,纯粹的刚刚想到的。

要不是这个嫌疑犯实在是太缺德了,杨云帆也不想这么折磨人。

……

到了警察局,纳兰熏怒气冲冲的进了拘留室。

“人在哪里呢?”

纳兰熏拦住一个警察,目光凶厉的问道。

那个警察被吓了一跳,这是谁家的家属,这么凶?难道是老公嫖娼被抓住了,所以来兴师问罪?

长的这么漂亮,老公还出去嫖娼,不会这么眼瞎的?

那个警察心里嘀咕了一句,而后问道:“这位女士,请问你找谁?你没有工作人员陪同,不能单独进拘留室的?”

纳兰熏闻言,知道这个小警察估计不认识自己,压住怒火,解释道:“我叫纳兰熏!刚才你们队长打电话过来,让我来认人的!”

“只要你还了我父亲的遗嘱,我们夏家跟你金锋,恩怨两清!”

金锋紧紧的抿着嘴,低垂着头,静静说道。

“夏老生前的时候,我没有机会报恩,这个恩,我报给你们……”

“你说我拿了夏老的遗嘱……”

“你自己看看你脚下,踩着的是什么?”

此话一出,夏玉周身子剧震,以精灵女王为女主的小说低头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自己的脚下踩着的……赫然是那根手杖机关中射出来的钢针。

颤颤抖抖的把钢针摸到手里的一瞬间,夏玉周便自变了颜色,禁不住巨颤起来。

钢针摸着恨怪异,有些柔软,里面装着的不是夏鼎的遗嘱又是什么?

夏家上上下下无不惊喜过望,潮水一般的涌上前来。

夏玉周这一刻拿着钢针站起来,当先就要揣入怀里。

这上面涉及到太多的秘密,肯定只能自己知道。

这当口白彦军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抬手就将钢针夺了过来交给徐新华。

夏振兴因对女儿期望太高,才让她出去抛头露面,谁知引来这等风波他也很无奈。

当然,他不能任由凌风继续骚扰夏洛依,否则败坏豪门名声不说,对乔家也不好交代,他一时半会找不出应对的方法,只得拿起电话给萧云打过去 ,准备拿她试问。

“夏老爷最近可好?怎劳驾你亲自打电话过来。”

萧云示意接通电话,不失礼的向对方问候着,脸上依然挂着随和的笑意。

“好什么好,我还没被你那养子给气死。”

听到夏振兴忽然这般口吻,并且火气还不是一般大,萧云疑惑不解的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那小子怎么又惹到你? ”

解语被他那眼盯得,感觉屁股底下坐着的不是柔软的沙发垫子,而是荆棘编制的毯子,刺得她坐立不安。

但好在也是见过风浪的人物,她道:“霍总,我说的是姜不渝的名字啊,穿越hp之长发女王您听成什么了?”

她庆幸的是,自己刚睡醒,说话声音模糊不清。

霍衍不能十分确定听到的是什么,也许是女孩子之间私下的昵称。

解语看了看他,心道:真不知道浦隋玉面对的是个什么怪物,冷冰冰的,惜字如金。她再热情,对着这冰山也得冻僵。

而且,这个男人的气场也太强了,让她这个久经沙场的老人事都不知道应该干点什么人事。

她也不知道平日里浦隋玉跟霍衍说些什么,怕多说多错,还是安静等人回来比较好。

解语只知道此时气氛诡异,还尴尬。

她挂着笑,端起水杯喝水,目光随处瞥了瞥,见摆在桌角的礼盒。

是奈尔新出的“见爱”系列香水,时下的热门货。

解语眼眸轻动,原来是来送香水的,浦隋玉还说霍衍对她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