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哦,那我就希望我老公...”

“嘘~”

“啊!”章楠楠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摇着头说我不说了。

柳月茹推门而入,低着头不去看周煜文和在周煜文腿上的章楠楠,她端着切好的水果说:“老板,吃水果。”

“嗯,你放那边吧,”周煜文说。

柳月茹听话的把水果放到了一旁,章楠楠在周煜文怀里玩电脑,周煜文把在电脑上画的设计稿给她看,她问这是不是自己以后的家。

周煜文说对。

柳月茹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和女式西裤,踩着高跟鞋,高跟鞋的鞋口很大,露出柳月茹穿着黑丝的脚面。

她把水果放到了桌子上,周煜文随意的就把手放到了女士西裤的后面捏了一下。

柳月茹脸蛋微红,但是什么话都不说,周煜文问:“网吧活动现在怎么样?”

“游戏活动已经有五千多人报名了,充值活动还没有开始,但是有好多人来店里面咨询。”柳月茹在那边回答。

霍雨蝶对自己的姿色一向很有自信,就是因为这样才要面,否则男人都会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追上来,麻烦实在太多,这种情况下她想当然的以为林逸也会提出这种要求,然而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绕了半天居然是在说这个。

霍雨蝶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看着一本正经的林逸半天说不出话来,这种感觉实在是让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如果她是世俗界的人,说不定会当面来一句,我连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我什么我,这点回报已经很小了好不好,你想想看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这样都有问题吗?”林逸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道。

“不行,说好了三七的,一码归一码。”霍雨蝶不知为何忽然心情大好,嘴角一弯道。

“那我不是白给你吸了?漩涡玖辛奈波风水门”林逸瞥了她一眼道。

“反正我已经好了。你再想反悔也没有用,说好的三七就是三七,至于你替我解毒么,可以想个别的办法回报你。”霍雨蝶有些得意的翘着嘴角道。之前没有这种感觉,不过现在她却是觉得就算这么跟林逸斗斗嘴,好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除此之外,正是由于骨灵冰焰的发现,让萧凌剑圣越发坚信,这燕山底下,存在一个巨大的秘密,哪怕不是道祖的遗迹,也差不了多少。

只不过,这一切,都被那一层厚厚的岩浆层给覆盖了。

如此神秘的骨灵冰焰,在面对杨云帆的时候,居然表现出了畏惧……由此可见,杨云帆掌握的先天神焱,品阶要远远高于骨灵冰焰!

“小友,你身具先天神焱,难道,你也是一名炼药师?”

此时,骨大师目光十分激动的看着杨云帆,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杨云帆的身上流转着火焰法则的气息。

对!

火焰法则!

不是什么火焰元素的气息。

这一方世界,大部分的修士,只会吸收一些基础的元素之力,而根本无法理解法则奥义。唯有炼药师,从小吸收先天神焱修炼,第四代火影其中天赋强大之人,才能摸索出一些火焰法则的奥义。

在骨大师的眼中,杨云帆就是那种从小吸收了先天神焱,又能领悟法则运用的绝世炼药天才!

你够了,你还真当这是在夸你呢!你说你除了吃,还能知道什么,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你这是缺根筋的表现你知道吗!真搞不懂你是为什么活到现在的,要不是我的话你都不知道让别人卖了多少回了。

缺就缺呗,也不是缺胃怕什么,只要不影响吃的,一切都没有影响,哈哈哈没有什么比饿了时候,吃上一顿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得重要,至于你说让别人卖了,这是不可能的事,不是有你吗!何况我只是贪吃,也不是笨蛋。

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这样子不会觉得很尴尬吗!要知道那只是你学姐,朋友都不算,别人叫你,你就直接坐上去吃了,你这样真的好吗!总感觉你这样不太正常。

我很正常好吧!如果不是为了吃这样做才不正常,只要有吃的,火影忍者尴尬什么的都不存在的,尴尬也不会死人,可是一顿不吃是会饿死的,何况这一顿还是难得早上的火锅。

“算了,我不劝你了,只是我这样跟着尴尬了啊!”

好了,只要你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他们,反正你这个做主播的脸皮厚,一会就过去了,我们埋头吃就完了,别的事管这样多做什么,你看我都是这样过来的,我有经验的。

千手人屠先前带来的人,哪里晓得袭来的东西是爆炸之物,用手中的武器承接下来。结果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

整个局势,瞬间扭转过来。

鹫爷见势头不好,拉着白鸽快速向后撤退。

原以为大局以定,可以一举攻下“五族村”,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种诡异威力惊人的爆炸物。

鬼医被“爆弹珠”的冲击波击退。

他虽然没被炸到,却被这威力惊人的东西,释放出的气体,熏的像个烧锅炉的一样,活脱脱一个包黑炭,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鬼医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来没吃过这等大亏。

他彻底被激怒了。

番僧也被“爆弹珠”逼退,刚才若不是用一粒佛珠,挡下了袭来的“爆弹珠”,恐怕就要受伤了。

番僧退到鬼医的身旁,说:“对方有火器!”

所谓的“火器”,是指枪、炮、炸弹这类的东西。

要是枪还好,像他们“神榜”高手,可以轻松避过子弹的袭击。火影忍者水门情头一些炸弹之类的物事,速度在他们的眼里,极其缓慢。但这“爆弹珠”,只有指甲大小。在陈小刀这等暗器高手手中使出来,比子弹更要令人恐怖。关键威力惊人,不亚于一枚小型爆弹。

这一刻,他莫名的对杨云帆起了一些爱才之心。

“这个,我也不瞒骨大师,因为一些缘故,在下的师门的传承断了。对于炼药,在下只是略懂,称不上炼药师。”

杨云帆脸上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

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可是精通炼药的。

只不过,诸天神域一脉的修炼方式,更注重法则的领悟,对于丹药的需求却是不多。杨云帆就没有多花时间,继续钻研下去。

谁知道,这一方世界的炼药技术,却是达到了这种恐怖的程度。可以单纯的用丹药,堆出一个永恒境大宗师!

“果然如此,小友也是一位炼药师。”

一听杨云帆的话,骨大师以为自己猜到了一部分真相。

他微微点了点头,看向杨云帆的时候,语气柔和了不少,劝慰:“小友天赋不凡,炼药师这一条路,还是不要过早放弃的好。”

“现如今,宇智波带土能炼制星纹道丹的人,越来越少。能炼制三品以上星纹道丹的人,更是如凤毛麟角一般。这也导致,如今的大宗师,越来越少。”

“很多大宗师,只能靠着以前留存下来的道丹,勉强维持着修为。甚至,像酆洛尊者这样的强者,为了道丹,不惜背叛人族,加入到妖魔那边,只为了让妖魔一方的强者提供道丹。”

骨大师连连感慨。

他年纪很大了,经历过人族最辉煌的时代。

那时候,一方天关的镇守使,几乎都是由永恒境高阶修士担任,不像现在,只要拥有永恒境第三重,第四重的修为,就可以成为一方镇守使。

只是,没办法啊。

高阶的炼药师,越来越少,人才凋零。

炼药师的减少,也导致四品以上星纹道丹,几乎断了供应。

永恒境修士,想要提升修为,也变得越来越难。

一些老辈的强者,失去了道丹的滋养,修为甚至不断跌落。

我吗!我就一个小透明,什么时候出名过了。

这个你都不知道吗!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不知道也好,那快吃吧!我可是知道你的饭量可不只是这一点,不用节制、放开了吃,我知道一个人比你能吃多了。

何学姐你是指小白在学校的称号。

噫 !这个你也知道,你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吧!我是如何知道的。

我和她可是闺蜜,我乍可能不知道,也就只有她这样迷糊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是怎样办到的,哈哈哈、、、这事怎么看都觉得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确实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学妹应该会心灵感应吧!可是有心灵感应为什么这样的事会感应不出来。

这个我大概知道,看着现在全心全意放在吃上的白茹,花想月笑着说道。

“那你说说看到底是为什么,总感觉有些神奇,就算再单纯,也不会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吧!特别是有她这样感应能力的人。”

这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这个能力,有些太不厚道了,所以一般都不会主动的感应别人的想法,不但这样,还会特意的去屏蔽别人的想法,所以不知道也很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