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

李老看着许阳,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于是他便只好装出深以为然,一副欠打的样子,说道:“不错,可能这就是我强大的人格魅力所带来的的一定的好处吧。”

李凌闻言,啧啧了几声,不停的打量着叶君泽,像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些什么蛛丝马迹的样子。

李凌口中的啧啧不断,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说道:“叶君泽,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呢,这一本正经说胡话的本事,还是你比较在行啊,我甘拜下风了。”

叶君泽摆摆手,回嘴道:“不敢当,不敢当,那能和李大公子抢风头。”

李凌笑骂道:“去你的,少来。”

突然,老村支书与女知青从耳边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正在互相打趣的两人。“哎,李凌,叶君泽,你们两都在啊。”

两人闻言,纷纷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正朝着他们两人缓缓走过来的樊嫣,于是两人同时挥手打着招呼。

等到樊嫣走近后,叶君泽笑着说道:“看样子你也通过了,感觉怎么样?”

青年没吭声。

方寒看了一眼青年,松开手腕,微微沉吟。

这个病也是心病,母亲被儿子打了,无论有没有打到,这心是伤了,正是因为心伤了,再加上家里这一段事情多,这才郁郁而疾。

全身无力,头疼,头晕,心口疼.......种种症状其实都是心病所致。

心结解不开,这病看多少医生都无济于事。

很多时候,患者看病都会怪医生,我花了那么多钱,病没看好,亦或者我这小病你都看不好云云。

然而事实上很多病并不是医生能掌控的。

“医生,我内人这个病没什么大碍吧?”男人关切的问道。

虽说他们去过不少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很多医生都说这个病问题不大,可总是不好,差不多三个月了,哪怕是心病,这么久,女人的身体其实已经相当差了。

有个词叫郁郁而终!

一个人心情抑郁,女知青为回城献身老农心结不疏,时间长了那是会危及生命的,女人病了这么长时间,这心结要是还解不开,越往后情况就会越严重。

又赶紧把药塞到患者嘴里。

许阳继续用针刺抢救,救急之法,最快不过针刺。虽然这个患者一样病情严重,一样是垂死边缘。但许阳却不一样了,他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大学生了。

患者家属这才问西医:“医生,这个医生是?”

年长的医生回道:“中医科的。”

“哦。”患者家属顿时放心了一些,然后又着急地问:“李主任来了没有啊?”

“哎,来了!”

几人都赶紧看去。

一个身形干瘦的中年人,一脸肃穆,正在快步赶来。他虽然身形并不高大,但在他跑来这一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势狂涌而来,恍若巨人天神一般。

“哎呀,李主任来了!”

“李可医生来了,哎呀哎呀!”

家属顿时激动起来了。

李老身后还跟着一群医生,李老快速跑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净麝香0.5克,冰片0.05克,冲服。5粒速效救心丸,1粒苏合香丸,含服。”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再帮你研究研究,总不能让我的孙媳妇死吧?”林老头笑了笑,安慰道。

“呵呵……”林逸也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林逸对于林老头很是信任,这是一种莫名的信任,有时候,自己遇到了麻烦,林老头的话总能让自己莫名的心安:“对了,我的玉佩,会不会有用完能量的时候?”

林逸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玉佩,生产队长日女知青自己每天都用来修炼,而那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鬼东西也占据了自己的玉佩里面和自己抢夺里面的天地灵气,如果自己的玉佩和王心妍的一样,那岂不是很快就用完了?

“哦,你的不会。”林老头摇了摇头,否定道:“王心妍的那一个是试制品,有缺陷,而你的是成品,没有缺陷,你玉佩中的能量是……哦,简单的来说,你只要知道,是无穷无尽的就好了!”

“原来如此!”林逸顿时松了口气:“那玉佩的事情暂且不论,那株灵药,要怎么获得?”

“灵药……”林老头迟疑了一下,再次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老头子,难道那个灵药也很难寻?”林逸的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

他又一次不顾一切地冲到了病人面前。

许阳冲到病人面前,抓起了病人的手,发现病人双手冰冷,已过手腕。他再摸病人的双脚,亦是发现脚冷非常,冰冷已过脚腕。

许阳掰开患者的嘴,观其舌象,患者舌象尖边淤斑成条片,舌苔灰厚腻。许阳再诊患者脉象,发现患者脉大无伦,糟糕,这是阴虚而阳暴绝之象!

这是急症危重垂死之象。

旁边的医生赶紧询问患者家属情况。

患者家属急急忙忙答道:“我……我我我爸爸他之前查出冠心病一个多月了,然后然后然后今天下午两点钟,突然心痛的厉害,然后他就含了硝酸甘油。”

“稍微舒服一点了,女知青约村支书到粮仓后来到下午六点钟,突然心又疼了,然后又含了硝酸甘油,可是没有用,然后又用了亚硝酸异戊脂,也还是疼的厉害,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我们一看不行,就赶紧把我爸爸送过来了,医生啊,医生啊,你们一定要救救他啊,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爸爸呀!”

家属不停恳求。

虽然有些事方寒没问,可大概还是猜得到的。

慈母多败儿,儿子败家,敢打母亲,也和母亲的教育脱不了干系,男人家境不好,却依旧会养出一个败家子,肯定是女人对儿子很疼爱,哪怕自己受穷,也不让儿子受半点委屈,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家里无论多穷,母亲总是予取予求,儿子也就没那个概念了。

二十五岁的青年,和父亲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钱却在父亲身上,从这一点其实就能看出一二,父亲对儿子的德行很清楚,这个钱不敢让儿子拿,哪怕是母亲看病的钱。

人之初,性本善,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天生的败家子,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因为母亲对儿子溺爱,儿子动手打人,母亲才更伤心。

爱之深,责之切!

自己那么疼儿子,那么宠儿子,生怕他受半点委屈,结果他却打自己,那一瞬间,女人的心就已经碎了,绝望了,对生活没有留恋了。

女人自己都绝望了,感觉活着了无生趣了,身体自然也就垮了,后果可想而知。村支书和女知青电视剧

青年的脸色微微一变,男人也急了:“医生,这究竟是怎么一个病啊!”

“心病!”

方寒有什么说什么,道:“这个病就是被气的,家里情况不好,儿子动手打自己,心伤了,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女人从头到尾,一直没吭声,那会儿男人吐血,方寒过去的时候也只是在女人的眼中看到了绝望和无助,从那会儿一直到现在,女人都是一声不吭,也就方寒问症状的时候低声说了几句。

这正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现。

五十来岁,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十之八九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可以说活的就是子女,奋斗、赚钱,干劲十足,不敢病,不敢休息,不敢喊累,都是为了子女。

子女要上学,衣食住行,儿子长大了要成家,要结婚娶媳妇,要买房买车,这都是很大的负担。

可无论负担再重,只要子女懂事,父母再苦再累总是有盼头的。

然而青年的举动却等于熄灭了女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