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乐想了想回道,“他打搅我们吃饭了,我当然生气啊。”

袁冰瑶:“……嗯,是有点,不过背后应该是我爸的意思,我爸也是担心我的安全吧,……再说,明天不就又见面了吗,我会来上课的。”

陈乐:“那就好,……还有,我觉得,他应该一直派人监视了你。”

袁冰瑶小巧的脸蛋上顿时露出了几分笑意,“你担心我啊,……你傻不傻,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啊,只要是我手底下的人,谁是谁,家里有几口人,背地里打着几分工,我都一清二楚,你以为他们骗得我了我吗。”

“问题是,你就算给人换掉,人家也会安新的人进来,或者去我收买旧的人,还不如就这样着呢,多省事,得不到我的行踪,他也不安心吧,也会担心我的安危。”

陈乐:“额,那就好,那没事了。”

袁冰瑶正发着短信呢,就发现前边坐在副驾驶座的文宇转过头,微笑道,“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单独跟这些男生来往的好。”

“哦?”袁冰瑶抬起视线看向文宇,等待着他的解释。

其实甲区那边聚集了很多留守的人,应该是有什么变故。

林逸本来有些兴趣,可记挂着名额的事情,没有接到征召命令之前,暂时压下了心中的好奇。

回到地面,林逸一行直接到任务堂回复任务。

有黑风火豺的内丹作为击杀数的证明,自然获得了额外的积分奖励,比起五十武盟积分的基础奖励,足足多了二三十倍。

这还不算,任务堂也有回收战利品的职能,这些内丹也能换取一笔丰厚的武盟积分!

当然了,明面上的说法是将内丹贡献给武盟,然后贡献转化为贡献点,九炼归仙也就是武盟积分。

实际上,就是一次回收战利品的交易而已。

只是这个交易,是武盟官方认可的,积分也是正规的贡献积分,而不是交易积分。

不管怎么说,最后林逸和手下的九个成员,都获得了丰厚的积分奖励。

“司马副会长,我们不同意分配方案!”

张不同很是激动,面孔通红。

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林逸是要独吞所有积分奖励,导致他们几个要造反。

又要杀那么多黑暗魔兽,又要收集内丹,还要找出封印阵法的破绽,打开缺口离开封印阵法!

了不起!

这种水准,来阵法协会当个副会长……说不定也够用了吧?

即便不行,拿个白银三剑的徽章也绰绰有余了!

当然了,人家现在是黄金一剑的徽章,怎么也不可能去阵法协会拿低一级的徽章。

所谓白银三剑,就是白银徽章的最顶级了。

每一种徽章,都分为三个等级,林逸这个就是黄金徽章中的最低等级。

“略懂一二,献丑了!”

林逸稍微谦虚了一下,然后就帮忙修补了一下封印阵法,将其稳定之后,就带队离开了。

任务完成,不光有基础武盟积分奖励,还有那么多的击杀黑暗魔兽的额外奖励,换取名额足够了。

至于司药迁等人,林逸没再理会,任由他们继续在原地怀疑人生好了。

这次魔窟任务,用时非常短,林逸主要目标是赚取一点积分,九炼真仙够换取额外的考核名额就完了,所以没有耽搁时间。

很快,他们走出了竹林小道,进入了静妙别处的一处院子,他之前通过手机还有神识已经看到过,院子里的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小石桌,不过周围却是长满了花草,看起来十分的美丽,还有蝴蝶在上面飞舞着。

整个静妙别居的灵气,非常的浓郁,神识来到的时候,什么都感觉不到,他现在以真身进入,整个人都进入到了一种非常舒爽的感觉之中,比起上等聚灵阵所聚集的灵气,还要更加纯悴浓郁。

毕竟上等聚灵阵,虽然是以仙石为基构建而成,但凝聚的还是地球上的灵气,比起仙侠世界的灵气差了许多,现在整个院子里,包括地上铺的石板,都带着灵气。

周宇拉着兰素心的手,走进静妙别居的厅堂之中,来到门口,他顿时感受到了兰素心有些紧张,似乎想要松开自己手,他扭头笑了笑,用手捏了一下,拉的更紧了一些。

而此时,清涟坐在桌子一旁烧着茶水,感觉有人走了过来,她抬头一看,瞪了瞪眼睛,张大了嘴巴,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眼睛更紧紧的盯着那两只拉在一起的手。

当然,这还要感谢苏锐手下留情,否则的话,白城壁的两只耳朵绝对会被生生撕下来!不朽仙庭

“你看看,我放你一马,你还来劲了。”苏锐说道,“你们白君山,都是这么不识好歹的人吗?”

此时,白城壁的嘴巴上,还有一个大脚印。

而他的剑,已经不知何时落在苏锐的手中了。

那锋利的剑锋,正抵着白城壁的喉咙呢。

白城壁现在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之所以能够接连战胜李洪先和高东亮,绝对不是凭着运气,他有着可以笑傲江湖所有同龄人的实力!

妈的,自己一个不留神,竟然被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给坑了!

“人善被人欺,我啊,就是太善良了。”苏锐摇了摇头:“有些时候,是得露出自己的獠牙来才行。”

“你……你想怎么样?”白城壁说道:“你不能杀我,这是规矩,你……”白城壁已经意识到,自己打不过苏锐了,但是,他还想找个机会试着发起偷袭。

所以,先苟着撑过眼前这几分钟吧!

“你家人能同意吗?你毕竟是悬壶医馆的大小姐,来给我打工不太合适吧。”宁飞还有所顾虑,说道。

“观主,没问题的,我刚才和我哥说过了,他也完全同意。而且在温言鹿舍里,哪里是打工啊,那里的环境那么好。”

“好,那再看看吧,鹿舍还有一段时间才建好,到时候我再通知你。”

“好的。”

“对了,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吧?之前和江枫聊过几句,说你恢复的差不多了。”

“嗯,灵鼎仙缘医馆里韩爷爷给我抓了些中药,慢慢调理,现在气血已经恢复了。”

“那就好。”

两个人闲聊几句,宁飞就挂掉了电话。

对于江雪,宁飞还是比较放心的。

这个姑娘看上去柔弱,实际能力很强,在清风观那段时间,做短视频、收拾卫生、做饭之类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助理的角色。

不过温言鹿舍的建好还需要一段时间,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倒是也不急于定在一时。

“那你早点休息吧。”

虽然他也很喜欢占人便宜,吃别人请客的饭,但令人讨厌的人的请客,终究是不如用自己的钱买的食物香的。

正自思索间,发现袁冰瑶又来了条短信,“你见过文管家?”

“没有啊。”陈乐回答。

“那你好像看到他很生气的样子。”

“……”

这话,让陈乐不得不慎重思考了。

袁冰熬比他想象的更敏感。

也许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孤独的人都比较聪明,也许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更容易早熟,袁冰瑶对于他人的情感表现,仙府道途明显比常人要敏感多。

这里随便糊弄的话,肯定会被怀疑,

现在也不是能给她解释实情的时候。

如果知道实情,让袁冰瑶以后可怎么办,怎么面对她的家人?

话说,那些真的能算是她的家人吗?

派人来杀她的哥哥?还有那父亲?

这对一个人的打击太致命了。

“宁观主,我愿意做鹿舍舍长,从此愿为清风观鞍前马后,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还请师父收我为徒。”

宁飞脸上已经浮现出几道黑线。

他想要看到的是类似从事过动物养殖、救治的简历,或者是谈一谈自己对动物的爱心。

这些都是什么?

第三封:“宁观主我超喜欢你的,能不能给我寄个签名照过来。”

第四封邮件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寄过来的,还附上了几张自己比着剪刀手嘟着嘴的照片:“宁观主你看我长得可爱吗,能不能当鹿舍舍长啊。”

“好吧,你们厉害。”

宁飞算是彻底服了。

就在这个时候,宁飞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电话的人宁飞熟悉,正是江雪。

“你想当鹿舍舍长?真的?”听到江雪的应聘要求,宁飞顿时觉得心头轻松了一些,问道。

“嗯,观主,鹿舍的环境我很喜欢,而且我特别喜欢小鹿的。”江雪在电话那头,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