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尔夏普一直站在苏锐的身边,她的面部基本上都被黑色墨镜给挡住了,让人看不清表情。不过,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伸出了手,捅了捅苏锐的肋间,然后微微仰起头,把墨镜往鼻子下面拉了拉。

“什么事?”苏锐用眼神询问道。

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来,那意思非常明显:“装逼装的挺像啊。”

“多谢你配合。”苏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当走进全景餐厅的时候,几个人更加的震撼了,云空蓝等人也算是吃遍全国的高档酒店,但是从来没有体验过阿尔卑斯山中的七星级,他们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惊叹,就像是刚刚进城一般。

这种反应正是李万义想要的,他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两排手下已经在两边列队了,气场十足。

“这逼装的,我要给九十九分。”苏锐说道。

“那剩下的一分呢?”丹妮尔夏普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明媚的春光瞬间洒满了整个餐厅。

“还有一分没给,是怕他骄傲。”苏锐淡淡说道。

大堂经理看到苏锐拒绝,差点没急死了,连忙解释道:“我不会认错的,您就是阿……”

“我叫苏锐。”苏锐拍了拍大堂经理的胳膊,笑着说道:“所以你真的认错人了。顶破羊水十世”

苏锐这个答案在让大堂经理困惑无比的时候,也给了李万义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大堂经理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李万义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一笑,说道:“就是嘛,我就说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不然怎么会……哈哈哈。”

李万义在那里哈哈大笑,看起来畅快无比。

丹妮尔夏普也走上前来,站在了大堂经理的面前,似有深意的说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他说你认错了,你就是认错了,你明白吗?”

大堂经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实,站在其他人的角度,都是可以猜到大堂经理的这种反应已经预示着苏锐有着极为不凡的身份,李万义也不是傻子,可是他偏偏就没意识到,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本身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从内心深处还认为苏锐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少爷而已。

武道境界达到长生境以后,要想继续进步,那是难上加难。而就算陈岳能狗屎运地达到长生高境,寿命也超不过百亿年。

所以即使陈岳与李倩之间的道侣情分再深,也会被漫长的岁月无情磨灭。扶着临产的肚子李倩如果够明智的话,在离开陈岳不久就会选择淡化与陈岳之间的感情,去寻找与她同阶的武道修士作为道侣。如果她此生还想找道侣的话。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名大佬所说的话,真的不是风凉话。

这个道理,薛定文自然是明白的。

薛定文只能在心里为陈岳嗟叹了一下,然后静静地注视着检测大殿前的现场情景。

......

检测大殿前,李倩从走出检测大殿之后第一次开口。

“陈岳,茵茵,涵涵......”李倩一一叫着众人的名字,眼光也从她叫到名字的人身上一一掠过。

陈岳八人看看敞开舱门的无人飞船,再看看面露哀伤神色的李倩,彻底傻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肖舜直言不讳道:“不为什么,因为你们这些人的感情,打动了我。”

能够在如此艰苦有环境中,产生出这等不离不弃的感情,清河村众人相处关系,深深的打动了肖舜。

这样一帮能够在困难中互助互爱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坏人,能够和他们做朋友,十世腹部隆起临盆在即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旋即,肖舜已经在心中打定了注意,告诫巴黑:“你等下在附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事到如今,巴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感恩戴德的话,他说的已经够多了,要是在说的话,那就真没有什么意思了啊!

于是,他也不在多言什么,而是按照肖舜的吩咐,缓缓朝着水潭外围退了出去,打算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待着恩公的捷报。

巴黑此时并不担心肖舜的个人安全,无非就是十余个绿荫村的低级猎人而已,这样的角色,即便是他都能够一人对付三五个,遑论是恩公这等实力强悍的修者。

就在巴黑退去的同时,站在水潭边的绿荫村猎人,也是躁动不安了起来。

想到这夜雨......依旧心潮澎湃!马爸爸神人也,自己跟他比什么?以后看谁不顺眼,直接拿黄金砸死他!然后他还得像看爸爸一样看自己。甚至露出一副享受的目光!夜雨想到这乐的就跟个一百多斤的傻孩子似的......

金子玩腻了就用紫宝石!用黄宝石!用猫眼!砸!让你们看看什么是钞能力!我要当钢铁侠!穿越什么?我自己研发!有钱!任性!夜雨开始不断的往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搬金子,甚至把月老的袖里乾坤拿过来用了用,十世挺着肚子要生了帝王嗯,舒服!也多亏自己有个好大哥,自己的储物戒指大到了一定境界,不然就这些金子还真搬不走。

至于自己的储物戒指有多大?夜雨其实也不清楚,只知道神识进去甚至一眼望不到边!

好大哥!给力!

夜雨越来越为自己随手拔花的习惯而感到自豪了......但是!小朋友们千万不要学习哦,随意拔花是不道德的!老泰泰不是说过嘛!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去采鲜花来保存,因为在这一路上,花自然会继续开放。啧,我可真是个大诗人!

就连远在欧洲的程依依,也在结束了巡回演唱会后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不过临走之前,林逸忽然想起邹若明和梁若晴的婚礼不知道办了没有,他这个大媒人答应过会在松山市为他们主持一次婚礼的,在回天阶岛之前,还是应该要兑现这个承诺的。

既然想到了,林逸也就没有耽搁,直接取出手机拨通了邹若明的号码,只是响了一下之后,对面就接通了,就好像邹若明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一般。

“林逸老大,你回来松山市了吗?”邹若明惊喜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出来,让林逸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能够成就一桩良缘,确实让他很高兴。胎腹膨隆坠胀蠕动低喘

“对,有些事情,耽搁的久了一些,你们的婚礼办好了吧?我要补你们一份结婚礼物才行呢。”林逸当然不会说你们还在等我主持婚礼吗这种话,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

邹若明哈哈笑着说道:“林逸老大你这是要折煞我吗?我和若晴能够有今天,全都是托了您的福啊!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还有婚礼的事情,我们在若晴家里已经办过一次了,但是松山市这边可一直在等着林逸老大您呢,没有您的主持,我们宁可不办这个婚礼的。”

不说是要断然扼杀,至少种种谋算是少不了的。

“九星级?”陈岳又传音问道。

这次,李倩点头了。

“九星级里面的上等品质?”

李倩摇头。

“中等品质?”

李倩再摇头。

“下等品质?”

李倩点头。

陈岳心里的沉重心情立即略微缓解。九星级虽然是超纲了,但九星级里面的下等品质还是让李倩以后不至于会遭受到太大的风雨。

这时候,一艘无人飞船忽然降落在陈岳等人面前,缓缓地打开了舱门。

李倩抬起头来看了看舱门方向,又转头眼露哀伤地看向了陈岳。

陈岳心里轰然大震。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李倩从现在起就要与他们分开?他感应到的不妙难道就是分离?

......

“看样子陈岳似乎已经知道了李倩的情况。啧啧,真不愧是两心相通的道侣,什么话都不说就可以表达事情。不过,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未来。”清晰‘看’到现场的一名大佬若有意味地说道。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说这种风凉话。不要忘记了李倩现在的身份和前途。”薛定文看了那个大佬一眼,声音平静地说道。

说话那名大佬微微一愣,神情稍有后悔。

不过,他很快又梗起了脖子。

“薛督学,我这算

是什么风凉话?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李倩现在的身份地位已经与陈岳等人截然不同,陈岳以后恐怕连站在李倩身边的资格都会没有。他们的未来,还不确定得很呢。”那名大佬说道。

薛定文一下子默然。因为说话这名大佬说的非常有道理。武道修士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从李倩被检测出是九星资质的那一刻开始,李倩的命运与陈岳的命运就注定不会再有多少交集。

想想也是。李倩以后是手拿把掐的永生境超级大神。即使她只停留在永生一境然后一直不得寸进,寿命最少也是一万亿年。

而陈岳呢,只是有很大概率能晋级到长生境一境。至于他在长生一境之后还能继续取得多大进步,那可是未知的事情。